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第2830章血泥四更完

2018-12-05 11:08:4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第2830章 血泥(四更完)

“凌寒是吧,久仰大名了。顶点小说更新最快”罗同方说道,他恢复了一步的气势,带着强烈的自信。

天尊,哪一个不是最天才,同样是一步,谁又比谁弱?

所以,罗同方虽然同意郝景的做法,以血泥进行暗算,可他内心还是骄傲的,认为即使不用这样的手段,他也可以镇得住凌寒。

嘭!

可郝景却是做了一个让罗同方完全没有想到的举动,他直接破开了墙,身形急射,逃之夭夭。

这……罗同方又气又怒。

郝景会有这样的举动,说明对方根本不相信自己可以战胜凌寒,甚至连对抗的资格都没有,这才会第一时间逃遁。

靠,靠,靠!

罗同方气死了,他森然看着凌寒,心道若是自己摘下凌寒的脑袋,丢到郝景面前的时候,这个家伙的脸上又会是什么表情?

“喂喂喂,不要胡思乱想。”凌寒笑道,他并没有追击郝景,因为虎妞已经去了。

二步出手,还能让准天尊逃了的话,那真是好笑了。

以为谁都是凌寒吗?

“凌寒,同阶一战,

第2830章血泥四更完

我罗同方不输任何人!”罗同方自信满满地说道。

“哦。”凌寒点点头,“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吗?”

“你给我去死!”罗同方出手,嗡,他的手上立刻有天尊符号闪动,那是传世七符号之一,可以加持他四倍的力量。

同一时间,他也运转了一门秘法,背后有一头血狼浮现,仰天长啸,召唤出了一轮血月,散发着无尽的凄冷和孤绝。

轰,血狼吞月,而罗同方也推动着这一击袭来,右手探出,化成了一只狼爪,有无坚不摧之威。

凌寒摇摇头,很是随意地一拍。

啪,这一掌根本不可抵挡,罗同方轰出的手臂首先被拍断,然后顺势按在了他的胸口,恐怖的力量暴涌,将他的胸膛也瞬间轰碎。

罗同方的脸上全是震惊之色,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凌寒,嘭,整个身体都是四分五裂,头是头、脚是脚、手是手。

同样是一步天尊,他居然不是凌寒的一合之敌?

他终是明白了,为什么郝景一看到凌寒就逃之夭夭,因为对方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凌寒的对手。

这差距,大到天边去了。

他满脸的失魂落魄,同样是一步天尊,他怎么会比凌寒差了那么多?

凌寒自然不会在意他的想法,从对方的身上很快就搜出了一件空间仙器,然后用神识一扫,他取出了一只玉瓶。

本能地,他感觉这里面的东西十分可怕,让他悸动,绝对不想碰一下。

这就是被狂乱腐蚀的天尊血肉?

凌寒小心翼翼地拔开瓶塞,只见有一丝丝黑气冒出来,衍化出各种形状,但莫不是蜘蛛、蜈蚣这种毒物。

他蹲了下来,就在罗同方的那颗脑袋边上。

有他的力量压制,罗同方根本无法重组身体,将伤势复原。

“把那东西拿走!”罗同方发出了惊唿,满脸的恐怖之色,比之前被凌寒一拳打爆了还要紧张、害怕。

看来,这东西真是不得了,看把这个家伙吓得。

凌寒笑了笑:“既然这么害怕,你为什么还要带过来,还妄图让我吃下去话说,我虽然是个吃货,可又不是白痴,你觉得我会吃下这玩意?”

罗同方心道若是郝景真得下手,肯定会用手段掩盖这玩意,让人完全看不出异样来。

当然了,这话他肯定不敢说。

“阁下,我也是为人所蒙蔽,还请饶我一次!”他咬牙说道,身为一名天尊,要说出这般话来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勇气,让他满脸通红。

凌寒不由失笑:“人家千里送鸿毛,礼轻情义重,你却是万里送毒药,这又算什么?”

罗同方说不出话来,他现在唯一可以抓住的,便是此事郝景乃为主谋,他只是……送点东西而已。

“我对我师弟的行为真是一点也不了解。”他说道。

凌寒将瓶中的东西倒了一点出来,那是黑色的血泥,他抹在了罗同方的一条断臂上。

理论上来说,天尊的手臂,哪怕是一条断臂也应该万古不坏的,可被那血泥一碰,瞬间就开始腐蚀,化成了一滩血水

真毒。

凌寒看向罗同方,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凌寒,妞把人抓来了。”嘭,虎妞跃了进来,手中则是提着一个人,正是郝景。

二步出手,准天尊怎么可能逃得掉?

啪,虎妞将郝景丢在地上。

凌寒微微一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说你好景不长,现在来看,我还真没有说错。”

郝景紧紧地咬着牙,脸上更有不甘之色。

他不知道哪里出错了,这么多年下来,他一直表现得很正常,根本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啊!他惨然一笑:“你是怎么看破的?”

凌寒倒也没有隐瞒,将经过说了一遍。

郝景不由气死,他居然输在了凌寒的爱女之心上。

你这个护女狂魔,你女儿都已经是仙王了,需要这么紧张着吗?

他恨啊,这一切并非他的算计出了问题,也不是他行事不够谨慎,而就是凌寒他玛德护女成狂,才让他意外逮到了自己的小尾巴。

他恨、他恨、他恨啊。

“不用这么不甘,就算你对我家小宝贝没有什么想法,但你以为,一个一步、一个准天尊,却可以拿下三名天尊,而且分别拥有三步、二步的实力?”凌寒摇摇头,郝景真是异想天开。

这血泥确实很厉害,但想要他中招又岂是如此容易的事情?

“我认栽了!”郝景垂头说道,“你想要什么?”

凌寒讶然:“你以为,你给我一些东西,我就会饶你一命?”

郝景哼了一声:“我父乃是五步天尊郝天军,你若杀我,无论逃到哪个位面去,我父都会将你找出来,将你轰杀!”

凌寒仔细想了想,喃喃道:“我杀过五步的儿子吗?”

一会之后,他摇摇头:“杀过的人太多,实在想不起来了。无所谓,将你杀了,我就肯定杀过五步的儿子了。”

“你”郝景大惊,这又不是什么荣耀,你拼命往身上揽什么啊。他连忙道:“你就不怕我父的报复吗?”

“呵,你以为我若是害怕,就会放过一个打我家人主意的畜牲?”凌寒摇摇头,“你这种渣渣,还是早死早超生吧。”

嘭,他一拳轰了下去,郝景顿时被轰杀成渣。(未完待续。。)

娃娃机厂家
收费闸机
加长杆阀门公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