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不朽道魂第230章神秘的渊将之首

2018-11-08 17:24:3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不朽道魂 第230章 神秘的渊将之首

“我娘的好姐妹,具体身份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我小时候她经常来我家串门,后来不知怎地就消失了……”方子衿小声道。

璇珠不禁瞪大眼睛,也小声道:“你娘的好姐妹?!那你不是应该叫姨么?”

方子衿更加小声地道:“她不让啊,我有什么办法……”

墨灵笙直接赏了他个爆栗:“你想叫姨就叫啊,我又没拦着你!我当年逼你叫姐是因为我那会儿还没到二十呐,你叫我阿姨我还开心那是我有病!”

方子衿努力地露出最真诚的笑脸:“啊不用不用,叫姐就好,灵笙姐看起来依旧是如此的青春靓丽,怎么能叫老了呢?”

“哟,十多年不见,怎么变得这般油嘴滑舌?这是跟谁学的?我记得你小时候多正直憨厚一孩子啊,既听话又乖巧还懂事儿,咋我现在越看你越欠揍了捏?”

说出了我的心声啊!璇珠对她的好感度蹭蹭往上涨,早就对某个老欺负她家小蛇的无良大师兄深恶痛绝了,这世上简直没有比他更欠揍的人,就连玉凌她现在都觉得比方子衿顺眼多了。

“那要我怎样?姐你直说,我改还不行么……”方子衿苦着脸道。

有墨灵笙在的时日,绝对是他的童年阴影啊,一天到晚要么是被当时还是少女的她撵得鸡飞狗跳逃无可逃,要么就是被各种恶作剧戏弄,最后哭着跑去跟娘亲诉苦,结果娘亲只笑呵呵在一旁看着,谁也不帮。然而……还没开始修炼的方子衿没人帮忙的话,哪里折腾得过这位古灵精怪满腹鬼点子的灵笙姐姐?

虽说,当年她突兀失踪的时候,他心里确确实实有那么“一点儿”不习惯和舍不得。但四五岁的小孩子终究不记事,一晃十多年过去,方子衿虽然还有一些印象,但早已不记得墨灵笙长什么样了。

此刻再看面前这位容颜清秀柔美的女子,仿佛才和记忆中的那人重合起来,似乎十多年的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刻下什么沧桑的痕迹。

“少在这装腔作势,我说了你也不会改的,你这家伙打小就是比牛还倔的脾气,当我不清楚?”墨灵笙哂笑一声,看着面前青年尴尬得不知如何自处,眉眼忽又柔和了起来,轻声道:“走吧,换个地儿再聊,我都站得有些腿酸了。”

“……姐,你都幻神境了,还腿酸?”方子衿无语道。

众人便开始边走边聊,由于这么一层关系,大家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还好这位幻神中期的渊将强者不是敌人,否则刚刚那种情况他们还真是逃无可逃。

这么说的话,现在应该算是安全了?

进入暗渊之后,难得有这种身心放空的感觉,这许多天来的担惊受怕亡命奔逃似乎总算有了个停顿,可以安安心心休息一下了,不用再担心随时可能出现的渊兵渊将,不用再风声鹤唳杯弓蛇影。

方子衿两人扯了半天家常后,忽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询道:“姐,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准确位置?还有,你既然能脱下那铠甲,是不是有办法破开暗渊规则的限制?尤其是……”

墨灵笙没好气白了他一眼,打断道:“你一个一个问行不行?一口气说这么多,我怎么回答你?!”

方子衿讪讪一笑后,墨灵笙方才接着道:“我当年仓促离开是因为家里有点急事,因为我家在金域嘛,所以我横穿冰域过去比较快。结果走到半途遇到一帮子人劫杀,跟他们杀着杀着就稀里糊涂打进了暗渊,最后那些人逃的逃,失踪的失踪,大部分被我杀掉了,但我也受了重伤,还凑巧碰上一个暗将想捡漏,我气不过直接砍杀了他,结果却被圈禁在这鬼地方了。听说想离开的话只能尽力往上爬,那还能怎么办?只能拼命修炼咯,这么多年混下来就成了这样。不得不说,这里暗渊之气的浓度够高,倒是个修炼的好地方,如果没有那劳什子规则限制就更好了。”

听她说得轻松,众人却是一阵无语,方子衿更是弱弱问道:“姐,你刚进来时修为如何?”

“嗯?咋啦?化尊中期嘛。唉,我还说二十岁前突破到幻神境,争取一下天下第一天才的称号呢,看样子实在是天赋太差,不是可塑之才啊。”墨灵笙一脸遗憾。

你够了……

所有人心里都只剩下了这三个字。你以为幻神境是玩玩嘛?说突破就突破?你让那些七老八十了还在化尊境晃荡,甚至一辈子都没突破到化尊境的修者咋整?

果然,天才的世界,我们不懂。

也是这时候,众人才记起来一个非常惊悚的事实,眼前这个女子并不只是看起来年轻,而是她的的确确就不老,从她刚刚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信息,她现在恐怕就是三十多岁,这对于一位寿命接近三百年的幻神强者来说简直是年轻得不能再年轻。

曾经有人做过调查,但凡能突破到幻神境的便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了,而这些天才当年突破时的平均年龄至少也是四五十了,要想在幻神境中突破一层,那难度就像是造出光速飞船一样,几十年了都未必有所进益。

这就牵扯到了幻神境的精髓。何谓幻神?幻,不是幻术的幻也更不是幻阵的幻,而是取变幻之意,神即意念,说好听点叫神念。变幻神念,方能将意志融入到灵力中,达到对灵力最细微最精确的控制,使同样的灵力发挥出更大的作用,说通俗点就是用十块钱买到一百块的东西来。

但难就难在这里,如何通过统筹规划把十块钱花出一百块的效果来,由于每个人身体状况不同,所修功诀、灵力性质都不同,这就使得修者界幻神强者凤毛麟角,毕竟道理谁不会讲上两句?真轮到自己做事情,那就是另一番感受了。

所以……三十多岁的幻神中期强者,说实在的他们还真是这辈子第一次见着。

墨灵笙像是没看见众人怪异的表情,继续说道:“你问我怎么知道你们的位置?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呀……”

她忽然伸出手摸向方子衿的灵戒,后者下意识缩了缩,结果被墨灵笙一瞪后,又乖乖地伸出手,然后就被取出了一块墨蓝色如深海般的晶玉吊坠。至于灵戒上面附着的方子衿的印记,这对幻神强者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随便也就破解了。

“不错不错,还留着嘛,这上面有我的印记,我当然能找着你咯。嗯不对?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留着?!还没找着女朋友送出去?”墨灵笙先是笑了笑,忽而脸色一变,十分严肃地语重心长道。

方子衿期期艾艾没说话。

“哎哟这可不好,你今年虚岁都二十三了吧,你娘这个年纪你都满地乱跑跟我玩了,你这进度严重落后啊,我送你这生日礼物可不是让你雪藏的,赶紧找个顺眼的姑娘谈一谈,不然一点经验都没有,以后可咋整?姐可是跟你说正事儿呢,你脸红个什么劲,大男人脸皮这么薄真是活该没媳妇儿啊……”墨灵笙碎碎念道。

“求别说了……”方大师兄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众人幸灾乐祸忍俊不禁,尤以璇珠小姑娘笑得最没心没肺,就连小蛇也摇着尾巴在璇珠肩上打滚,模样可爱至极。

“下下下、下一个问题!”方子衿瞅着空挡匆忙转移话题。

墨灵笙将那漂亮吊坠又塞回他灵戒,倒也没接着继续调笑,脸色忽然真正地凝重了起来:“我先成为暗将,后成为渊将,几年前被那位渊将之首古雍赏识,特意召我去见了他一面。此人修为深不可测,他告诉了我一个法门,说是可以稍稍解去暗渊规则的束缚,还说我试了之后若是有效,以后帮他做一件事,他就会告诉我离开暗渊的方法……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有没有对其他渊将提起,但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甚妥当。”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