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冷王怪妃第四节共饮望月空长叹

时间:2020-01-21   浏览:0次

冷王怪妃 第四节 共饮望月空长叹

雪凡音跟着东方辰言来到停了下来,“梨舞院,这王府虽大,原路回来我还是知道的。”雪凡音有些气愤,让她回来做什么。

东方辰言什么也没説,只是一手抱着雪凡音,飞到了屋dǐng上,“这儿更近,坐下。”説着自己便做了下来。

雪凡音第一次见识到了轻功的厉害,脑子还是懵的,听着东方辰言的话就坐了下来。她回过神来,看着东方辰言,倒觉着自己误解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

“好好看你哥哥吧。”没等雪凡音把话説完,东方辰言就打断了,话落,有飞身离开了屋dǐng,只留下了雪凡音一个人。

雪凡音,转过头来,东方辰言就不见了,连忙喊道:“东方辰言,我怎么下去啊?”雪凡音见半天没回应,就自顾自地説道:“算了。”雪凡音只安静地坐在屋dǐng,看着天上的星星,晚上的风吹来还有些冷,她将两手抱在胸前。就这么静静的坐着。

“给。”东方辰言带着那两坛酒又回来了,依旧是那副万年不变的表情。

雪凡音接过东方辰言手中的酒,“还以为你要把我丢在这了呢。”

东方辰言只顾着自己喝酒,雪凡音看着那坛酒説:“这是给我哥喝的。”

“他要喝早喝了。”

“你……”雪凡音瞪着东方辰言。

“本王如何?”东方辰言把酒坛放到一边,也看着雪凡音。

雪凡音喝了一口酒,“我哥哥应该不喜欢你。”

“本王不稀罕。”东方辰言傲气地説道。

“雪凡音,雪凡谦确实是个好哥哥。”东方辰言仰头似乎是在看着那些星星,“他出征前来找过本王,跪下来求本王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可以善待你,护你周全。”

“除了君王父母,你是个例外。”

“雪凡谦确实傲。”

“东方辰言,你会守承诺吗?”雪凡音一双眼睛看着东方辰言。

“他跪他的,本王未曾答应。”

“皇家的人果然奸诈。”

“这么好的酒别浪费了。”东方辰言,説完就灌了一大口酒。

雪凡音一边喝着酒,一边説着她和雪凡谦的事,“七岁那年,我缠着哥哥带我出府去玩,他怎么都不肯,可是我知道哥哥受不了流眼泪,他説过的,男孩子不应该让女孩子哭的。于是,我就装出一副欲哭不哭的样子,哥哥果然心软了,带着我出去了。”她停了停,“谁知我太贪玩了,一不留神哥哥就找不到我了,他可着急了,从街上跑回府中,一路跑一路喊着我的名字,来来跑了好多趟。”雪凡音笑了笑,“最后他居然坐在雪府门前哭了起来,而我呢已经被府中的人找到,在门前看到他这副样子,竟然还大笑起来。哥哥没有怪我,还一个劲的问,妹妹,你没事吧,有没有人伤到你?”

“傻。”这是东方辰言听了半天后给出的评价。

雪凡音只是按着自己的话説下去,“从那以后,每次出去他都会牵着我的手,生怕我一不xiǎo心就丢了。你説,他是不是真的把我保护得太好了?”其实雪凡音也不知道这是在问谁。

夜风伴着星辰吹着,月亮渐渐淡去,酒坛中的酒也已喝尽了,雪凡音有些醉了,只对着夜空大喊:“雪凡谦,你怎么可以跪下去求别人,你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妹妹托付给这么冷血无情的人,你为什么不自己保护我,像xiǎo时候那样不是很好吗?”雪凡音的眼睛是红红的。

“哥哥,你是不是还有很多话要跟凡音讲,可是为什么不让凡音见到你呢,哪怕是梦中也好啊,哥哥……”雪凡音或许已经忘记了身旁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雪凡音醉了,但这diǎn酒又怎么难得到久在沙场的东方辰言呢,“你是不是雪凡音?”

“当然是啊。”现在雪凡音已经认为自己就是那个雪凡音了。

“你从哪里来的,有什么目的。”东方辰言早就觉着她与雪凡音虽然长得一样,可性格却与原来不同了,原来雪凡音很怕他,处处躲着他,而眼前的人竟然敢直呼他的名讳,除了刚醒来时,何曾怕过他。

雪凡音如果知道东方辰言是这么想的,一定会觉得冤枉,雪凡音是真的怕东方辰言,只是习惯叫人家名字而已。

“我从很远的地方来,你不知道的,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了?”

东方辰言看着她的样子也不像説谎,东方辰言以后就会知道雪凡音説不説谎都是一个样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现在东方辰言只是确定了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雪凡音了,心想着,日后还需谨慎些,还得让暗卫盯着她,免得生出什么事端。

第二天,雪凡音醒了还觉得奇怪,“暮雨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昨晚不是在屋dǐng吗?”

“xiǎo姐喝了这醒酒汤能舒服些。”暮雨边説边説边把醒酒汤递了过去,“xiǎo姐昨儿喝醉了,是王爷送xiǎo姐回来的。”

雪凡音知道是东方辰言送她回来的,差diǎn让这醒酒汤咽着,她怕呀,怕一不xiǎo心説了什么话,得罪了这尊的大神。

萧尽寒闲逛中看到雪凡音正在将花的叶子一片片摘去,不解的上前问:“王妃这是在做什么呢?”

雪凡音一心在自己的世界里,忽然一怔。

“是在下冒昧了,可有吓到王妃?”萧尽寒总是那么彬彬有礼。

“没事儿。”雪凡音停下了撕花瓣。

“这花是欺负王妃了吗?”萧尽寒指了指雪凡音手中的花。

“噗嗤。”雪凡音看了看手中的花笑了笑,説道:“这花哪会欺负我啊,只是有的事情做不了决定,才如此的。”

“哦?不知王妃有何困扰之事,可有在下帮得上忙的。”

“你别王妃前王妃后,在不在下的,就叫我名字吧。”雪凡音扔到了手中的花。

“那叫你凡音可好?日后你也直呼我名字便可。”

“都行。”雪凡音想了想,“萧尽寒,你説我该不该问一个人自己醉酒时説了什么话?”这个问题已经困扰雪凡音好几天了。

“恐怕你想问的人已经听到了。”萧尽寒指了指往雪凡音身后走过来,只有几步之遥的东方辰言。

“萧尽寒,你不会早diǎn提醒我吗?”雪凡音真的急了,尤其是看到那一脸是冰的东方辰言,她真的害怕呀。

东方辰言双手背后,看了一眼地上被雪凡音揪下来的花瓣,淡淡地吐出几个字“奸诈,冷血无情。”

“啊?”雪凡音还没反应过来。

“酒后吐真言”,东方辰言説着就往前面的回廊走去。

“东方……”雪凡音立马改口,“王爷,那个我説的一定不是你。”

东方辰言停了停,只道:“是本王错了?”

“不是。”雪凡音哪敢説他错了。

萧尽寒见雪凡音的紧张,便上前打圆场,“辰言,凡音她一定无心的,你就不要计较了。”

东方辰言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萧尽寒和雪凡音,缓缓开口,“凡音?你们俩什么时候有私交了?”

“冤枉啊,辰言,我们真的没什么?”萧尽寒一副无辜的眼神。

“她为何又在这儿?”东方辰言把头往雪凡音那儿转了转。

“这……我也不知道,我们是恰巧碰到的。”萧尽寒解释説。

“我上次误打误撞到这儿,觉得这儿很少有人过来,安静,就到这儿来了,你别为难萧尽寒了。”雪凡音如实説着。

“尽寒,去书房。”走了没几步,东方辰言又转过头,指了指地上的花,“这花不要随意摘。”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雪凡音想着不就是几朵花吗,至于吗?

“凡音,这儿你以后还是别来了。”萧尽寒在雪凡音耳边轻声告诉她。

“哦。”虽然有些扫兴,但每次来这儿好像总能惹到东方辰言,雪凡音也就乖乖听话了。

“辰言,那xiǎo丫头到挺有意思的。”萧尽寒一副要看好戏的样子。

东方辰言又怎么会让他如愿呢,“説正事。”

“王妃果真悠闲啊。”粉衣女子笑着説道。

闻声,雪凡音转过身去,只见这女子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宋梦琴?”,雪凡音试着叫出她的名字。

“王妃怎么独自在这儿,莫不是连那两个丫鬟都不愿跟着你了吧。”宋梦琴眼中满是嘲讽,却也有着几分不甘。

雪凡音只是看着宋梦琴这架势,还真是比自己更像正妃,长得也是貌美如花,娇俏可人,站在那儿一看便是个大家闺秀,也怪不得东方辰言这么宠爱她。

本着不惹事的原则雪凡音没有説什么,只管自己找路了,她又迷路了。

宋梦琴见雪凡音不声不响地要走了,又怎么肯罢休呢,“王妃,该不会因为你兄长无能战败,你伤心过度得连话都不敢讲了吧。”

雪凡音回过头,“宋梦琴,我哥哥从来不是无能之辈。”説完便离开了。

“主子就这么饶过她吗?”宋梦琴身旁的丫鬟不解地问着。

宋梦琴看了看一旁的丫鬟,“来日方长。”

河南省舞钢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郏县中医院怎么样
长春看银屑病权威的医院
深圳哪个医院妇科体检好
云南牛皮癣十佳医院
相关阅读
淘票票市值超同行两倍以上网友复联4观影决策最贴心伙
· 商业零售:1号店和网上超市行业研究

商业零售:1号店和上超市行业研究 类别: 机构: 研究员:[摘要]导读背景:从本期报告开始,我们开始关注互联与传统垂直行业融合的产业趋势,即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