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权国1608西南对西北二

2018-12-07 21:21:4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权国 1608 西南对西北(二)

胖子轻车简从,带着撒隆及一百二十骑奔赴瓦尔帕莱要塞,沿途海景迷人,凉爽的春风吹绿而来大地,胖子的眉毛却有些拧,并没有为眼前的景色而松开,美丽的景色并不能掩饰商路的萧条,沿途商队不多,偶尔能够看见的商队,也大多规模不大,胖子记得上次看报告时,还曾经记载有三十多家商会在西南设立了办事处,在过关记录上,瓦尔帕莱走廊,多的一天是186队商队,超过3000辆的运货马车

可是眼前,一路遇到的商队数量寥寥几,要不是装载着货物往回运,要不就是一副被霜打了茄子一样,没精打采的,丝毫不见一点生气,算上刚才超过的一队,胖子竟然只看见3队商队,

这有些出乎胖子的预料,就算西南封闭了商路,但在边界上也有不少走私贩,怎么样也不应该凋落至此,要知道,西北的羊毛和山羊角以及手工编织的粗麻布匹,在西南可是很畅销的

对于这些一般性的生活物品,西南军也不是完不留情面,只是加重的税收,导致边界上走私横行,

“看来西南封锁对于西北商贸的影响很严重”

胖子的眉毛微蹙了一下,西南是通往高卢帝国腹地的捷径,所以大部分运往高卢内地的货物都会从这里进入高卢,对方有恃恐的底气,应该就来自于此,经过一座商货站时,胖子看见里边的货物堆积如山,有200辆以上的货运马车停满货站小镇前面的广坪,不少的商人都滞留在这里,以货站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小镇,此刻已经是人满为患,商人们在等待着西南方面开关,但谁也不知道何时能够通过。高品质一时间反而形成了一种难得的人群涌动,这种情况很麻烦,一旦西南封锁不松开,谁也不敢不保证,这里边的商人里边,没有破产自杀的,或者一蹶不振,这对于整个西北海岸的商人都是一次极其残酷的冲击

紧勒着手中的马鞭,胖子从一个摊位别过头去,那里正有一个中年人愁眉苦脸的靠在哪里。摊位上摆出不少的货物,但是没有一个人买,一名才2岁的小男孩,在货物堆里来回翻滚着,嘴里发出咯咯的笑,或者只有孩子,现在才能够笑的出来

加速从小镇穿过,急促的马蹄声中,前面带路的近卫骑兵。突然手指着前面喊道“陛下,前面就是勒吉尔多山脉了”

胖子抬起头,只见眼前的辽阔大地在前方的边际,突然被一处隆起的巨大山脉所遮断。巨大的山脉豁口就像一张大张着的黑口,正是被誉为天险的瓦尔帕莱走廊,在瓦尔帕莱走廊驻扎着一万中央军,

接到斥候禀报猎鹰陛下即将到达的消息。两名猎鹰中央军的将军,身铠甲的已经在长廊入口等候beplay官网
,看着从对面策马而来的马队卷起烟尘。两名猎鹰中央军的将军,连忙整理了一下衣领,现在还能够有马队前来,也只有猎鹰陛下了

”瑞波斯蒂、雅格林斯参见陛下!“两名中央军将军连忙立正身体整齐向迎面而来胖子行礼,在他们的身后,五千名中央军士兵组成的迎接阵列,同时齐齐半跪下

“猎鹰陛下万岁”声震四野,响彻苍穹,锐利的长枪如同卷起天空的萧寒,带来一股不输于身后长廊如同边黑洞般的萧杀,

这里的每一名士兵的胸口,都镌刻有属于胖子直属军团的白色荆棘花,自将军后面是中队长,然后是士兵,犹如一个巨大的三角形,每一个队列左端军官身后的红色披风上都绣上了一对分开双翼的银色军徽,因为中央军初是以猎鹰近卫为基础扩展的,随着中央军从近卫军团中脱离出来,为了表示两者的区别,中央军军官披风的军徽是银色,而近卫军团的双翼披风则是金色,当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猎鹰双翼”

“都起来吧”

胖子停住战马,神色威严,目光如闪动着锋锐的寒芒,五千名士兵的喊声,让他身体内的血也沸腾起来,军队,国之利器,而且雅格林斯,瑞波斯蒂两人在远征之战中表现可圈可点,胖子已经将两人调入中央军,也算是对两名悍将的补偿

“谢陛下!”一阵恢宏的回应声随着五千名士兵口中出来,震动的空旷的天际隆隆作响,

所有人整齐站起身,一名中央军将军上前牵住胖子的战马,胖子从战马上下来,另外一名中央军将军非常熟练的接过胖子手中的马鞭,五千名列阵的士兵就像被劈开的洪水一般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条宽达五米进入长廊的道路,

大军如云,气冲霄汉,胖子的嘴角微咧,墨菲家不是要狩猎吗?不知道是猎物还是猎人!不管墨菲家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如果放开西南还好,如果以此来要挟自己,自己倒也不介意挥军西南,将高卢帝国在西部的屏障从后面碾碎,

西南虽然是四战之地,但也同样是枢纽之地,占领西南,就等于打开了一条通往高卢腹地的通路!这个诱惑,对于胖子也同样有,穿过走廊,进入瓦尔帕莱要塞,在众人额簇拥下走上要塞的城头,

胖子见到了近名震西南的墨菲龙甲骑兵,墨菲家的旗帜就在城门前方500米左右的距离飞舞着,十几个帐篷,外面是一圈围栏,似乎就如同真的狩猎一般,但胖子知道,对方一直在等待着自己,所谓的”狩猎“,只怕就是眼前这两座被誉为西南门户的要塞了

在刚刚长出翠色的大地上,一队紫色的骑兵队长正飞驰而过,如同一道刺入眼帘的紫线,整齐而居昂的骑兵,”以前倒是小看了高卢!”胖子盯着远处平地上的紫色身影,眼睛微眯而来一下,

依他的目光自然看得出,对方也是一支久经战阵的精锐,凌厉中带着股迸然而出的杀气,他对于突然出现在西南的墨菲龙甲重骑兵也早有耳闻。高品质就在高品质

当初已经从西南回京都的朱利尔斯福堡,在离开时,就特别说起过“墨菲龙甲重骑兵”

虽然名称是重甲骑兵却与其他重骑兵的区别很大,装备的不是笨重的身板块甲,而是相对轻便但极具韧性的鳞片甲,里外两层的鳞片叠加,足以抵挡住大部分刀剑的平砍,武器也不是一般的骑兵长枪,而是带有弧钩的骑兵突击长枪,专用于破坏步兵防御

按道理来说。这种鳞片构造的铠甲是法抵挡住刺枪的穿刺,而墨菲龙甲可的的特点也就在这里,墨菲龙甲骑兵之所以被称为“龙甲”,并且声名极盛,恰恰是以破坏对方枪阵而威震高卢的“

”专克枪阵的重骑兵!“

胖子对于这个称呼,也深吸了一口气,眼中光芒闪动,

他不是不相信朱利尔斯福堡的提醒,但他并不是一个没上过战场雏鸟。作为伊卡迪瓦大陆公认的不败战神,以步兵军阵击溃骑兵集群战术的第一人,当初在于芮尔典对战时,前前后后遭遇的重骑兵总数接近十万。

对于这种极度耗钱和装备的顶级兵种,胖子虽然是战胜方,也一向都抱着敬畏的态度,在冷兵器时代。如果骑兵是战场上决定胜负的一柄利枪,那重骑兵就是这股力量为疯狂和让人发憷的枪尖,在重骑兵面前。就算能够有效的阻挡,也是一片惨烈的血色

只有真正经历过战场的人,才会知道面对重骑兵冲击的可怕,那种大地在脚下颤抖,高达2米的重甲凶兽,满是狰狞的如同暴风般迎面撞来的可怕感觉,绝对能够让从未见过那场面的人,从内心中爆发出法控制的巨大恐慌,似乎自己是哪即将入洪流中的蝼蚁,那种助感,没有亲身体验过是绝对法想象的,当枪阵与重骑兵相遇,简直就是血肉之躯与钢铁的碰撞,

那一刻,鲜血飞溅包包生产厂家
,长枪断折

整排的枪手不是被一枪刺穿,就是被撞飞,就算是再勇猛的长枪手,也不敢说自己在第一次面对重骑兵集群冲锋时,没有被吓尿过裤裆,只是当时太乱,事后也不会有人说罢了,

”相信我,虽然墨菲龙甲军素来只在东部作战,但我年轻时也曾经亲见过其作战的凶猛,当时是3万墨菲龙甲对上中比亚人引以为傲的的大重龙枪手军团,我们大部分人都认为墨菲龙甲骑兵,会被长达五米的重枪刺穿,结果却出人意料,除了初的一下停顿外,墨菲龙甲重骑兵就像撕开纸片一样席卷了中比亚人,那种气势,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朱利尔斯福堡提到墨菲龙甲时的神色,显得比认真,他特别提醒一向喜欢”用险“的胖子

”第一次遭遇墨菲龙甲骑兵的人,往往因此不知道这一点,被突然间发动的大规模骑兵集群冲锋打的措手不及,以为稳固的长枪阵列能够阻挡住,谁知道被顷刻间突破,龙甲骑兵杀入阵内,尸横遍野,

因为轻视墨菲龙甲重骑兵而战死的中比亚将军中,有好几个都是以防御见长的名将呢!我告诉你这些,就是希望你在对上墨菲龙甲的时候,能够有一个的考虑!这个对手,能不战,还是不战的好!“

“三万重甲骑兵已经是非常犀利的存在,如果再不惧怕刺枪,那不是战场敌了?”胖子嘴角微微撇了撇。虽然嘴上表示不信,其实内心已经对墨菲龙甲上了一点心,朱利尔斯福堡应该不会夸大敌人来骗自己,

似乎也为了验证朱利尔斯福堡所说非虚,西南之战,墨菲龙甲骑兵与刚非的第一次大集群交锋,少有的以3万墨菲龙甲骑兵担任会战中军,结果就以摧枯拉朽的气势,一举冲入刚非军防御为严密的阵列河道垃圾治理
,当场把刚非人打懵了,中军数万人竟然法阻挡其推进的步伐,死伤数,阵列大乱,如果不是刚非军中猛将死战,两翼拼死护主,没准连中军的皇帝军旗都会被墨菲龙甲骑兵卷入马蹄之下,那丢人可就丢到家了!

接到这个消息的胖子,分析认为应该是墨菲家族在锻造技巧和骑兵上面有什么特殊之处,身披重型鳞片甲。专破对方枪阵,奔如滚雷,势不可挡,三万龙甲骑兵确实有让自己注意的资本,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胖子看着墨菲龙甲骑兵的眼睛顿时发亮起来,深吸了一口冷气”乖乖,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有专克枪阵的骑兵,不过能够将板甲和鳞片甲结合到这种程度。技术倒是其次,想法倒是出人意想!也算是剑走偏锋了!”

只见不远处一队飞驰而过墨菲龙甲骑兵,战马飞扬,上面的紫色骑兵身上的鳞片甲下面,随着上下摆动,竟然露出打磨的光滑圆润的桶装板甲,就像一个光滑的椭圆套在鳞片的内部,上面密布横钩,应该是用来悬挂鳞片。因为不是战时,所以这队龙甲骑兵明显没有副武装,要是外面将所有的鳞片甲片都覆盖上去,估计也没有人会知道在鳞片甲的内部。竟然是光滑弧面的圆筒主板甲,

但对于胖子这个现代人来说却已经够了,外覆用于抵挡劈砍的鳞片,内则是光滑的桶装板甲。每一个龙甲骑兵必然都经过残酷而有技巧的训练,以保证在冲击的刹那,利用马背上的摇摆和高速冲力。灵活利用圆形板甲来规避对方长枪的突刺,这种训练对于这个时代的真正军人并不难,就像诺德和芮尔典,不少芮尔典骑士和传统武勋都是从小就进行难以想象的军事化训练,

墨菲家族必然也是如此,以出其不意的战术冲开对方的防御,然后再以高度集中的重骑兵推进荡平敌人,因为完法形成阻挡,大批重骑兵集群的横扫,就会像猛兽摆尾一样,足以让任何步兵集群为之心碎胆寒,虽然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谁敢保证,这种办法就没有让人意外的神奇功效!而且为了减少圆形板甲正面的受力面积,这些墨菲龙甲的穿戴者的身材非常匀称,如果像胖子这样惫懒的家伙,是绝对打死也笼不进去了。

查知了墨菲龙甲枪刺不穿的秘密,胖子内心的一丝担忧反而尽去,过于的神化,才是让人感到恐惧的东西,对方摆出这样的架势,明显就是来武力谈判的,筒形板甲能够避开长枪的穿刺,但绝对挡不住弩弓的近距离穿射,想到这里,胖子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天高气爽,万里云,风卷起浅薄的青草,一只海岸地区常见的白头鹰从高处飞过,

狩猎第三天,墨菲奥布恩接到来自对面反馈的消息,

维基亚猎鹰到了!并且这个蛮族之王毫不掩饰的已经看破了”狩猎“的含义,来信表示“三日后,150骑墨菲龙甲对150骑近卫骑兵,西南对西北,如果西北胜,西南需放开所有关隘,不得征收西北一分一毫的税收,如果是西南胜,没什么说的,两座要塞物归原主!”

“真是个不知所谓的白痴!”

墨菲林斯看完信函,非常不服的闷哼了一声,虽然他已经很高看猎鹰近卫骑兵,但那只是一种气势上的认同,

作战和气势完是两码事,就算是百战精锐又如何,面对枪刺不进,剑砍不入的墨菲龙甲重骑兵,对方又能够怎么样?而且对方还不是重骑兵,对上墨菲龙甲重骑兵有着天生的劣势,

要知道,任何地方,重骑兵都是位于巅峰的存在,是一切兵种的克星,在墨菲林斯的心中,只有重骑兵才算是真正的骑兵,其他的轻骑兵不过是陪衬,可是现在某个家伙却极其嚣张的表示,同等数量下,轻骑兵与重骑兵决斗

“太开玩笑了,也不知道对方怎么想的,是有点太过自大了!”

老成一点的墨菲奥布恩捡起报告,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他确实是为这两座西南门户来的,大门被人家看着,怎么也不是一件很爽的事,他封锁西南商贸,本就是抱着对方先礼后兵的打算,刚非人撤军已经成为定局,西南军现在正是气势如虹,兵强马壮,军中叫嚣复仇之声也不在少数,如果西北方面不识趣,自己就让墨菲林斯带领3万龙甲重骑兵为先锋,杀入西北海岸

只是没想到,对方倒也干脆,一局定输赢,各自150人,就算是死光了伤大雅,只是对方150对150!这种充满挑衅和自大的口气,就连墨菲奥布恩也在内心暗自摇了摇头

西北海岸的骑兵不错,可这个西北海岸的维基亚猎鹰就有些名不副实了,自己的墨菲龙甲可是重骑兵,按照以往一重骑兵等于三轻骑兵的战力,对方的150名也就等于自己50名墨菲龙甲的战力,难道维基亚猎鹰连这一点常识也不知道!百战精锐也不代表就可以轻骑兵打重骑兵啊,真是从未听过的挑战,如此不知衡量的挑衅,简直就是主动拿着鸡蛋往自己石头上碰!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