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蛮荒风暴第五十四章娘子别急

2018-12-06 18:01:2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蛮荒风暴 第五十四章 娘子别急

一个门派中,除了常年闭关的太上长老外,掌门的修为往往是最强的。就像云雾宗的掌门云飞舞,虽外出游历多年不归生死不明,但余威还在。玄鼎门的通臂老怪却是个例外,修为据説还在掌门拓跋熊之上,喜怒无常,连不可一世的拓跋熊都往往要让他三分。

看见通臂老怪的身影,玄鼎门的人马齐刷刷眼前一亮。

护法长老亲临,叶川他还能往哪里走?

拓跋xiǎo鸟都还没表示什么,洪列就哈哈大笑起来。刚才,差diǎn就阴沟翻船死在叶川手下,在人们面前丟尽了脸,现在,看叶川怎么死!

“你是谁?”叶川看着挡住去路的通臂老怪,镇定自若,似乎浑然不觉危险。又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后,催动吞天符箓挺直了腰身,淡然直面老家伙的威压。

“咦……”

通臂老怪有些意外,上下打量叶川几眼,猫抓老鼠般笑笑,“通臂长老,本尊就是玄鼎门的护法大长老,你可以叫我长老大人,也可以叫我通臂老怪。嘎嘎嘎,老夫的名头你知道吧,心情好就杀人玩玩,心情不好也杀人。xiǎo子,怕了么?嘎嘎嘎……”

通臂老怪嘎嘎大笑,叶川面不改色,一番话却听得玄鼎门的人马暗中心惊肉跳,咄咄逼人的洪列都暗中喉咙发干。通臂老怪这老家伙,在玄鼎门内那是出了名的古怪和可怕。

“通臂老怪是吧?抱歉,没听説过。”叶川回答。

一瞬间,人们目瞪口呆,通臂老怪的笑声也是戛然而止,神情无比精彩,意外、羞红,然后是震怒,恶狠狠踏前一步,“xiǎo子,你当真活腻了?”

发起怒来的通臂老怪,看上去更加吓人,胡须一根根翘了起来,扛在肩上的青铜鼎嗡嗡作响,似乎就要迎面砸下来兽性大发。

见机不对,玄鼎门的人马暗暗后退,唯恐祸及池鱼。叶川却是面不改色,心中突然微微一动多了一缕微弱的感应,抬头看了看遥远的天边,心中大定,淡淡説道:“老家伙,活腻的不是我,是你。看你修炼到这个境界也不容易,还是回去好好修炼吧,都这么大年纪寿元都快尽了,我不跟你计较。”

通臂老怪不可一世,但扫了一眼,叶川就发现他已经时日无多,寿元将尽了。

一旦突破到修士境,修炼者就跳出了凡人的范畴,寿命大增。修炼到真人境后,寿命更长,但再长也有一个期限。通臂老怪虽然厉害,但也远远没到逆天改命的境界,超脱不了生死。

“xiǎo子,你……”

通臂老怪又惊又怒,也不知叶川是随口乱説,还是当真看出了自己的心头大患,再次上前一步,狠狠説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废修为,要么乖乖跟我回玄鼎门,给本尊做一个炼器童子。把本尊侍候好了,收你为徒都説不定,就看你有没有那样的机缘了,嘎嘎嘎!”

通臂老怪嘎嘎大笑,突然间不想杀人了。

叶川修为不怎么样,但身份非同一般啊。把堂堂云雾宗大弟子抓回去做一个炼器童子,説出去倍有面子,比直接把叶川杀了好玩多了。

“炼器童子?老家伙,你懂炼器么?”叶川冷笑,再次抬头看了看天边,空气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热浪。

前一世只手遮天的时候,叶川那是要什么就有什么,想琢磨一下炼丹就派人把当时的一代丹王抓来,想琢磨炼器就把当时最厉害的炼器大师连同他的宗门一打尽。论炼器上的造诣,通臂老怪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好xiǎo子,你倒説説看,方圆八千里内,我不懂,谁懂?”通臂老怪怒极而笑,双眼越来越红,开始要暴走发狂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叶川回答。

他实话实説,只不过落在人们眼里,却是大言不惭,不,是活腻了找死。

云雾宗大弟子叶川一向愚钝,修为稀松平常,这早就广为流传人人都知道了。虽説最近突然开窍,让玄鼎门的阴谋无法得逞,但也仅此而已,修为仍然停留在武者境,连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都不如。什么时候,听説过叶川会炼器了?

现在,在通臂老怪面前这么説,不是活腻了找死是什么?

“哈哈,好,好,xiǎo子,给你活路你不要,偏要自己找死!好,本尊成全你!”

通臂老怪怒极而笑,猛然抛出扛在肩上的青铜鼎。呼隆一声,上万斤重的青铜鼎就狠狠向叶川砸下去,又快又狠,要直接把叶川砸成一团肉酱。

“砸死他,砸死他!”洪列目光炙热,玄鼎门的人马一脸兴奋大声喝彩,唯有拓跋xiǎo鸟双眼闪过一抹不忍,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説些什么,但瞬息之间沉重的青铜鼎已经到了叶川头上,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

一出手,通臂老怪就不留一丝余地,説杀就杀,果然是无法无天喜怒无常。不是魔头胜似魔头,比许多横行蛮荒的大魔头还要可怕!

一股炙热的热浪,骤然在空中散发开来。

就在人们以为叶川必死无疑,要看着他怎么死的时候,一条黑影突然从黑暗中冲了出来,伸手稳稳地托住从天而降的青铜鼎。上万斤重的青铜鼎托在手上,身体竟然纹丝不动!紧跟着,掌心呼的一声冒出通红的火焰,在人们的眼皮底下把沉重的青铜鼎融化成水。

炎阳之火!

关键时刻,炎魔飞身赶到,接下了通臂老怪的绝杀。

因为两人间微妙的感应,叶川早有预料,玄鼎门的人们却是大吃一惊。看上去,炎魔一身布衣,头dǐng宽大的大斗笠,布鞋上沾满了泥土十足一个老农,看上去其貌不扬,修为却是逆天让人大吃一惊!就连通臂老怪,也是脸色凝重。

“公子,老奴来晚了。”炎魔向叶川躬身请罪,按胖子赵大志所説,天黑了叶川还没回去,他立马就出来寻找,循着两人间的感应及时杀到。

“不晚,来的刚好,走。娘子,别急,我们总有洞房花烛夜那一天的。”

叶川扫一眼站在人群中的拓跋xiǎo鸟,邪邪地笑笑,带着炎魔转身离去。

“xiǎo子,大比武就要到了,到时,我必在生死擂台上杀了你!”洪列咬牙,没想到这样都能被叶川躲过一劫,心中愤懑。看看叶川身后的炎魔,却又不敢追上去。

“随时奉陪!”

叶川淡淡地回答,看都不看洪列一眼,扬长而去。

身后,玄鼎门的人们个个脸色难看,通臂老怪也是一样,双眼一直盯着头dǐng大斗笠的炎魔,喃喃自语,“是他?难道,当真是他?怎么可能……”

通臂老怪依稀认出了炎魔的身份,但一时之间,怎么都无法相信,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云雾宗历史悠久,也许掌门云飞舞外出游历前,在弟子叶川身边留下了一个守护高手也説不定。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