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四十九章 倒霉孩子拜·托克

2018-11-09 17:54:4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四十九章 倒霉孩子拜·托克

章晋阳大手一挥,表示这都不是事,除了弗兰克和刀锋这两个无家无口的流浪汉,谁干这个不是兼职,他还是只名侦探呢。

“在哥伦比亚医学院修法医学,本来打算学牙医的,可是没考上。”

还好,她是一个单科学生,要是像彼得和格温那样专修选修好几个学科,章晋阳得怀疑自己的人生,他有着外挂都没这公母两只小蜘蛛学得快呢。

“法医?看不出来你还是挺有胆子的嘛,不害怕那些肉肉的白白的腻乎乎的大尾巴蛆吗?我认识个法医,同样也是个女的,格温应该也熟悉吧?”

格温点了点头,她知道章晋阳说的是安德里娅警官,她父亲的得力下属。

章晋阳略微的直了直身子,女孩子选法医确实不多见,这种职业对于心理素质要求特别的高,所以感性的女人就不太适合。

“我想我并不害怕,我的父母都是昆虫学家,虽然是研究古代昆虫的,可是那些稀奇古怪的场面我也没少看,所以那没什么的。”

“不必担心你的学业,你的情况特殊,今年应该可以办休学,正好做一些基础训练,参加一些简单的行动什么的,至于今后是否从事夜行者工作,还是要看你自己的选择,当然,这份工作是有薪酬的,算是你的业余兼职,大家都这样。”

章晋阳想了想,觉得提前和她说这些也没什么,现在超能罪犯的数量越来越多了,有的时候他们也觉得人手不太够,好在有了个人武装战甲之后,不少等级略低的超能者就不会再占用几个主力的时间了。

比如说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叫疯人吉姆的家伙,这家伙实验失败了,变成了一个吃人肉的疯子,只能靠不断地注射肾上腺素和睾酮活着,可是他的能力也让人头疼,一旦注射了那些药物,他就会变成一个没有痛觉,狂暴的破坏者。

偏偏在平时他的智商也不低,好几次都给他逃了出去,最后还是惩罚者出手,带着一队身穿“个人武装”的士兵堵住了他,这些被好事者称为“重金属骑士团”的战士还被疯人吉姆的陷阱坑坏了两台装甲。

所以他原则上不反对任何有能力和愿望的人加入到这个行列,他建立三个宗旨不同却有统一阵营的组织就是为了吸收不同性格和理念的人。

住在这个城市的人每天都与罪恶擦肩而过,有的时候章晋阳也在想,是不是这就是明明北美鹰没有计划生育政策,可是人口就是上不去的原因,在新约克城这座人口千万级的城市里,每天的失踪人口和死亡人口都在千人左右。

虽然这其中有着大量的非法移民、黑户、外来者,可是这样的人口削减速度依然是骇人听闻的。

章晋阳不是北美鹰人,对这个国家也没什么使命感,不过多几个英雄打击犯罪还是好事——把坏人都杀光了,剩下的哪怕不都是好人,生活的环境也就勉强可以接受了。

像杰西卡这样的人在未来会愈来愈多,不光是那些做实验的后遗症,现在还出现了一个苗头,在其它国家里惹了祸的,呆不下去的超能者羡慕北美鹰这边对于超级英雄的追捧,会有人穿洲过洋的来讨生活。

如果不是有这样的人捣乱,杰西卡这样的好苗子章晋阳才不会推给红闪蝶,那个女人婆婆妈妈的是个圣母,虽然手底下不含糊,但在处事决断上能力太差,完全感觉不出来她之前是个杀手。

在队伍里对红闪蝶最经常的评价就是“现在杀手这么容易干嘛?连脑子都不用就行了?”

所以长明殿也很少用她出去做什么,一般她只负责培训和侦查,还有检验基地的防卫系统。

不过杰西卡这种迷茫的萌新交给她倒也合适,这种幸福中长大的孩子,虽然现在正在体验父母双亡的痛苦,可是毕竟没有黑暗心思,无论是荒芜之地还是夜神宫都不适合她,莫不如一开始就定向培养的好。

将来在对外联手作战上,杰西卡这种没有污点的超能英雄更合适一些。

格温当场约好了红闪蝶,不过基于保密原则,会有一队人专门过来,遮眼头套什么的都是常备品,这点格温也给杰西卡打了预防针,女孩也表示理解,看女孩的样子似乎打算确定是红闪蝶之后就会加入,这让章晋阳起了是不是现在就开通博客让这些人都上去做些自我宣传,好吸吸粉什么的念头。

不过章晋阳转头就把这件事放下了,现在他手上有一个棘手的案子,也是从TPE中转过来的,一件十分蹊跷的事儿。

这是一个叫做拜·托克的倒霉孩子,他刚刚从高卢外籍兵团退役,打算到新约克城来旅个游,顺便推广一下他的爱好:高卢踢打术萨瓦特。

结果他惹了大麻烦,在一次抢劫珠宝店的时候后被警察追捕,再街上表演死亡飞车的时候,被蜘蛛侠一家伙糊在脸上,光荣的成为了一名阶下囚。

如果是这样,一名当场逮捕的抢劫犯是不会成为TPE的客户的,不过是又一次犯罪过程清晰,事实确凿的公诉案件,派个人走个过场就完了。

然而警察在调查时发现,拜·托克不但频频喊冤,他的行为也不对劲儿。

在追捕过程中,拜·托克是个鲁莽的愣头青,虽然体格健壮,可是要不是手里拿着枪,几个保安就能把他胖揍一顿,动作缓慢,反应迟钝,说话的语气生硬,古里古怪阴阳怪气的。

可实际上,这个倒霉孩子是高卢外籍兵团的精英,大小数十战不说毫发无损,也是全身而退,不但枪法精准,行动谨慎,更是个格斗高手,一双长腿抡开了,要不是使用了催泪弹搞不好就被他从警察局打出去了。

根据他的身份再一推他的抢劫计划,简直漏洞百出,就连他自己都被蠢哭了,要是只能设计出这样的抢劫方案,他还不如自己一头扎脸盆里淹死。

按照他的描述,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犯下了一系列不可侥恕的错误,在一个错误的时机和一个错误的地点上身不由己的干了一件能载入史册的愚蠢犯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路过那家珠宝店的时候,他不受控制的走进了卫生间,在里面换了一套质量差的要命的衣服,打扮成了一个只有电视剧里才会有那么业余装扮的劫匪,身不由己的冲进营业大厅开了几枪。

他试图从这种感觉里挣扎出来,可是毫无效果,眼看着自己把一堆堆看着不错实际上没什么价值还不好出手的廉价珠宝装进了一个袋子,在警笛声中连个人质都没抓就冲到了街面上。

被控制着站在一台出租车面前,差点没被撞断了腿都没开枪,撵跑了司机自己开车,走了一条看起来最宽广可是连他这个只到了新约克城三四天的外国人都知道那是一条堵的连上帝都没办法的路。

然后就被从天而降的身穿红蓝格子的紧身服怪人射了一脸白花花。

“我一定是得罪了哪个神秘的巫师,他控制着我,他要报复我!他要羞辱我,让我以这种只要智商高于——不,只要年龄高于七岁就不会干的愚蠢行为来羞辱我!让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拜·托克在TPE派去的律师面前痛哭失声,这个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战士痛苦的捂着脸,哭的像一个委屈的孩子。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