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仙魔变第四十六章天赐之

2018-11-08 17:19: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魔变 第四十六章 天赐之

动用的力量越大,就越容易留下线索,要想让人理清线索的时间更长,就唯有杀死许多能帮助人追查这些线索的人。

所以在引燃江家这个火药桶时,文玄枢几乎将手上所有的力量都砸了出去。

他要刺杀的,不仅仅是江烟织和江家的一些重要人物,还有许多有可能对他有疑心的官员,很多有可能帮那些黑金马车中的人,帮皇帝追查这些线索的人。

为了让局势变得更加乱不堪,他甚至会牺牲一些自己的人,杀死一些毫无干系的官员,使得接下来一时追查显现的结果,就像是在追查一名毫无理由乱杀的杀人狂。

在他看来,在这样的乱之下,来自于唐藏的,大莽的,甚至闻人苍月的一些力量,也不可能不出手,不可能不乘着乱制造更多的乱,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

然而江烟织一开始的克制与忍耐,接下来江烟织遭遇刺杀之后,那些黑金马车之中的元老采取的一系列雷霆的手段,反应之神速,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是超乎了他的预计,使得很多他要杀死的人,都活了下来。

在被各种情绪笼罩的一些普通官员看来,中州城许多街巷流淌鲜血,就连皇宫之中都连起数次刺杀,已经乱到就像云秦立国之前,然而文玄枢知道,这种乱的程度完全不够。一些局势的被那些元老控制,就代表着他的失控。

有条不紊的主动被打破,接下来他的处境,就开始陷入被动。

任何聪明人都可以做出一个近乎完美的谋划,然而没有人可以确保自己可以精准的控制一切。

即便只是跟踪一辆车夫和马车中人都不是修行者的普通马车,林夕也遭遇了失控。

因为先前的讯息之中,明确的指出了神象军中“大黑”的存在,所以在黑夜降临般的恐怖气机出现在感知的刹那间,林夕就已经反应了过来,这应该就是“大黑”的力量正在迸发。

他不能肯定对方是凑巧和自己遭遇到,还是在戊人城中就已经发现了自己和高亚楠在跟踪卢天福这名商人,一直等到远离了驻扎着军队的戊人城,才发动了这样的刺杀,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和高亚楠根本无法阻挡住这人的力量。

感知中黑夜骤然降临。

天空却依旧清明。

林夕感觉到有某种强大的力量洞穿了他的身体,将他的魂力顷刻间全部击溃,迫出了体内,因为速度太快,完全超过了他此时修为感知的极限,所以他根本无法感知清楚,这是箭矢还是什么别的力量。然而他却又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不会马上很快的死去。

在长久的磨砺下磨练出来的坚韧心性,使得他硬生生的克服了充斥于他全身的强烈恐惧,硬生生的没有推动他脑海之中的那个“轮盘”。

……

黑夜在感知之中迅速消隐。

强行压住了生死之间恐惧的林夕看到自己和高亚楠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

他和高亚楠周围的草地都没有多少异常,唯有被两人倒飞而出时冲出的一条沟壑。

两人身上的衣物都甚至没有多少破损,只有数个细细的孔洞。

或许是因为觉得林夕等人此刻距离“大黑”的层次尚远,或者又因为林夕一直没有回到学院之中,所以夏副院长和佟韦之前也从未对林夕讲述过一些大黑的事情,林夕对大黑这件张院长留给学院的强大魂兵并没有多少了解。

所以他也不确定,自己方才有没有听到箭声。

反正此刻他极度的虚弱,就像顷刻间被废除了修为,但是却还有坐起来的能力。

就在他努力的支起身体,坐起来时,他看到道上那辆马车还在前行,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后方他们这里发生的事情。

“不要担心,有我。”

然后他只是握住了高亚楠冰冷的手,在高亚楠的耳边轻声了这一句。

时间过得很短。

有没有什么掩饰的脚步声和分开草丛的声音响起。

然而因为林夕在细数着每一息的时间流逝,所以这很短的时间,也显得分外的漫长,令人窒息。

背着一个很大的黑铁皮盒子,双鬓染霜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林夕的视线中。

“你就是那名得了大黑的唐藏将军?”林夕没有勉强站起,只是坐在地上,看着这名分草而来的中年男子,问道。

中年男子的眼睛已经很明亮,此刻听到林夕出声,他的双目更是骤然明亮得如同宝石,“你们的形容,让我觉得很像两个人。”他深深的看着林夕和高亚楠,“你们是青鸾学生?”

“是因为这点,你才没有将我们直接杀死?”林夕直接点了点头,道:“你的感觉应该是对的,我是林夕,她是高亚楠。”

中年男子的眼睛更加明亮,面上出现了欣喜和欢愉的神色,“可是你应该是一名灵祭祭司,你应该有两头妖兽伙伴。”

林夕看着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身穿紧身服饰,不便于携带两头幼兽,不如让它们留在城中好好修行,而且你可以看看我的弓。”

“你的对。”中年男子赞许的点了点头,毫不客气从林夕的背上取下布条包裹着的长弓。

布条在他的手指接触到弓身之间,便全部碎裂。

深红色的弓身瞬间充斥在他的双瞳之中。

“的确是胥秋白的深红。”中年男子笑了起来,笑得眉角的皱纹都尽皆舒展了开来,“看来你的确是林夕。”

林夕点头,“我当然是林夕。”

“想不到那么多军队和大莽修行者都没有杀死的林夕…传中青鸾学院拥有将神天赋的天选学生,却是误打误撞的落在了我的手里。”中年男子笑容骤消,无比感慨。

“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林夕微微一笑,他的神色很平静,但在他的心中,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他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压得他握着高亚楠的手都是开始微微的颤抖,手心之中全是汗水。

“你可以把我们交给青鸾学院,我可以保证夏副院长不会再对付你,你可以回到唐藏,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他很快的道。

“这是个很好的提议。”中年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林夕的眼睛,“若是在之前,我应该会答应你这个提议。”

林夕直接道:“意思是你拒绝?”

中年男子有些惊诧于林夕的语速,但还是点了点头,“若是青鸾学院不出内乱,我便根本不敢出现在这里,既然现在的青鸾学院没有让我恐惧到唯有躲着的力量,为什么我要交出你们,交出大黑?”他转头,目光落在了背着的大黑箱子上。

“你不是圣师,也没有用过大黑,所以你还不能体会,拥有这种力量的感觉是何等的美妙。尤其你还没有想到,你对我意味着是什么。”中年男子转回头,目光落在了林夕的身上,充满感叹,“我是唐藏人,我自然明白,谷心音得到的,是般若寺何等强大的秘法。而一切的证据表明,他将这门秘法传给了你,既然你是青鸾学院最为重要的人物,除了这门秘法之外,你的身上,应该还会有青鸾学院的强大秘法。这些,不仅对于那些大莽修行者,对于我这样的修行者,更是难以抵挡的诱惑。加上大黑,这是足以让我超越这世间所有人,超越夏副院长,超越炼狱山掌教的力量。”

“我根本无心争这天下,一落魄人,只想求活。然而天却将这天下,送到了我的面前。”中年男子感慨道:“天予之我再不取,我难道会不受天谴么?”

“我不喜欢废话。只要你答应我的一些要求,回答我一些问题。我可以将我知道的这些修行秘法,全部告诉你。”林夕看着中年男子,飞快道:“不妨告诉你,我有学院的明王破狱,还有祭司院的光明。当然还有风行者的坠月。”

中年男子笑了起来,笑得深入他眉宇之间的落拓神情都消失不见,开始散发容光,“我喜欢爽快人。”他看着林夕,道:“你有什么要求?我可以放周首辅的女儿离开,我可以让你活着,但我不会让你恢复修为,不会让你离开我和神象军,因为你毕竟是传中的将神天赋,我不想留这样的人在世间,对我造成威胁。”

“好。”林夕飞快的看着中年男子,道:“既然如此,你可以回答我的一些问题,你们神象军,是和谁合作,进入到这里。”

“这个问题我暂时不能回答你,你以后很快就会知道,因为在成事之前,我不杀死你的话,毕竟要防备你用什么暗记或者暗号,告诉青鸾学院或者外界一些事情。”中年男子摇了摇头,微笑道:“在上天将你送到我的面前之后,我做这些事情,必须要更加心,因为夺取这个天下,我从很少的机会,到现在却是陡然变成了极大的机会。”

“你们神象军隐藏在哪里?夺取的那些军械,现在又在哪里?”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中年男子,“这些问题,你总应该能够回答。”

“神象军的行踪并不是秘密,就在般若走廊和鬼城之间的黄沙荒原之中游走。云秦现在并没有任何军队,能够越过般若走廊对神象军造成威胁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至于军械下落,倒也可以告诉你。”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