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玻璃缸里的精灵

2019-05-16 19:41: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淘宝聚划算推出2999元马尼拉双人蜜月游
上海互联网如何利用互联网风口实现弯道超车
四龄童逛庙会亚硝酸盐中毒医生-不要吃大量新腌菜肉
aejr/111422.html" target="_blank">一键获得个性化内容和服务手机QQ浏览器欲

太阳冉冉从东方升起,整座城市沐裕在阳光中。

雅凡蒙胧中觉得脸上热呼呼的,睁眼一看,呀!天亮了,太阳都出来了,阳光是从没拉好的窗帘的那道缝中透进来的,她想起来了,昨晚回来太晚了,以往都是丈夫把一切整理好了,她回来就收拾自己就行了,可丈夫前天出差了,儿子要上学早早就睡了。她回来后,怕吵醒儿子,小心翼翼的洗漱完后胡乱把窗帘拉上,就一头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她伸了个赖腰,瞅了一眼墙上的电子表,快八点了,她坐了起来穿上睡衣,去了洗手间。

儿子是个很懂事的孩子,看妈妈睡得很香,就自己弄了早点,给妈妈留了一份,吃完上学去了。

从卫生间出来,到餐桌前,看到儿子给她准备的早饭,心里暖融融的,同时也有几分歉意,由于自己工作的关系,她很少给丈夫和儿子准备早饭,大都是丈夫做,家务她也是干地少。

刚吃了几口,她突然想起今天酒店里还有事,得早点去,算了别吃了,收拾收拾就去门去了。

雅凡在一家大酒店当餐饮部经理,她四十出头,中等个,身材匀称,一张瓜子脸上有一双笑眼,你啥时看她都好像在笑。头发盘在后面,用一个很漂亮的发卡别着,打眼一看就是个精明强干的女人。

来到酒店,看门的老张迎了上来,吴经理今咋来这么早,

哦,有点事。老张,给咱送山货的老于来了没?

还没呢。

说话间雅凡就走进了大堂。她习惯地瞅了瞅,见大堂整理的很干净,桌椅摆的整整齐齐,靠墙边的冷鲜柜是空的,只有那个玻璃缸里有几条蛇在里面爬。

雅凡每次走到这她都觉得头发丝往起站,感到一丝凉意从头顶一直到脚跟,她总是下意识地把头转到一边,不知不觉地就会离那远点走。心里想:这些人现在也不知咋地了,吃啥不好,专吃蛇,改革开放以来,有些人钻了国家政策的空子,挣了几个钱,都不知咋花好了,成天地花天酒地,鱼呀肉呀都吃腻了,就想起吃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每天都有人点什么山鸡,蛇,蛤蟆,狍子肉,熊掌等,有一些都是国家保护的珍稀动物。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今天她要到市行业协会去开个会,早点来拿材料,从抽屉里拿出材料瞅了瞅对了,就放包里,拎着走出了办公室。

老张正在门口擦大门的玻璃呢,看见她出来,就把大门打开,吴经理,您这是?哦,我去开个会,张师傅,一会送山货的老于来了,你告知他我去开会了,让她把东西交给荣采买,钱等下回算。好的。

过了一会,酒店里员工都陆续来了。采购的车也回来了,一直向后门开去。出来几个人忙着卸车。

老张走了过来喊到:小荣采买,吴经理开会去了,她说一会老于来了,给她捎的东西,让你给收着。

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她没说。

哦,好吧。

车还没卸完呢,就见来了一辆客货两用小面包,停在了采买车的后面。从车上下来一个人,上身穿着一件皮夹克,下身穿了一条运动裤,脚上穿着一双旅游鞋,脸黑黑的,头发挺长,有点乱。他走到后车厢,从上面拎下了一个麻袋包,放在地上,又拎下了一个筐,递给了随后下来的司机。俩人来到正在点数的荣采买的跟前。

荣采买抬头看见了他俩。

唉,山货于,你来了,有些日子没来了。

唉呀,你不知道啊,这山里的活物是越来越少了,有时几天都是空跑,可你们又要的多,我没办法只好四处去划拉,这不,好容易凑了这些,赶紧给你们送来了。

你真是及时雨呀,这几天真是断货了,昨晚,聚龙房地产的齐总,点着名的要你们大山里的山鸡顿磨菇,还有啥龙虎斗,服务员说点的今天没有料,做不了。同来的一个人听完就火了,你们啥破酒店,就要这么道菜你们都做不出,把你们经理找来。吴经理来了好一个解释,说这几天的确是断货了,是我的,改天你来,我保证让你满意。今天你们就将就将就,点点别的,我们酒店海味也是很着名的呀,为了表达我的诚意,今天我就自罚三杯,说完端起酒杯3杯下肚,把手里的杯子一挥,说:对不起大家了。

齐总站了起来讲:有啥对起对不起的,我们都是常客,以后有啥新鲜的山货,别忘了给我们尝尝鲜。

没问题,一定一定,恕不奉陪。

就这样才把他们给打发了,要不是吴经理,他们会没完没了的,这是常事。

荣采买领着山货于往里走,来到了仓库间,荣采买说:放这吧,今个都送些啥?

麻袋里装的是几条长虫,这筐里是山鸡,野鸡。

你把筐打开我看看。

山货于把筐上的绳子解开,掀开筐盖说:一共是十一只你数数。

不用了,咱都是老主顾了,市场价,我给你打个条。

你把那麻袋拎到大堂的那个玻璃缸那,放进去,我怵那玩意,你说个数就行了。山货于拎着麻袋往大堂去了。

荣采买一下子想起老张交待的话,这时山货于拎着个空麻袋过来了,荣采买就问:

山货于,吴经理好像让你给她弄点甚么东西,你是否是给忘了。唉呀!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你等会啊。

说着他就往外走,直奔他坐的那辆车,开了驾驶室的门,从里面拿出一个罐头瓶子。过来递给荣采买说:这是吴经理让我给她淘换的獾子油,这东西可不好淘换,前天我接了吴经理的,我就四处去打听,好不容易淘换了这么多,吴经理呢?

啊,她开会去了,她让我给她收着,她说下次再算账。

哦,你告诉吴经理,还算什么帐,这几年她也没少照顾我,这点东西算啥呀。你说是我送给她的。

那可不行,吴经理从来不收客户送的东西,那你下次来跟她说吧。你再什么时候来?今儿你送的这点东西太少了。

唉,山货于一脸无耐的样子,这几年呀,那山里的野味是愈来愈少了,伐林种地,滥砍滥伐,再加上你们这些城里人天天这么吃,有多少能供得上呀。

你看你这话说的,城里人城里人,没你们给打,他们吃个屁,就你们这些人给惯的。你看你这几年,还不是那些山里的动物让你发了财,你看你现在,皮夹克都穿上了。

你就别笑我了,我这身都是人家给的,只能是来城里的时候穿上,我怕人家笑我土里土气的,我在家钻山林子也不能男子驾豪车时打瞌睡 冲上人行道撞死小学生
穿这些,几回就刮烂了。我也就是挣几个辛苦钱,我们那大山沟子,土地少,种一年地下来连口粮都不够,我四个孩子念书,不上山去划拉点,我拿甚么供他们。

那你也得悠着点,我听老辈人说,蛇那东西是有灵气的。

那都是传说,谁也没看见,我倒是听过一些传说,不过人家说了,有灵气的常人也看不见,她们也不轻易出来,都在深山老林里修炼呢。我送来的这些都是我收的,我就打一些山鸡啦,野鸡什么的,这几年那些大的动物很难迂到。我得走了,我搭别人的车,别让人等急了。他把那破麻袋装筐里,拎着就急三火四地走了。

中午了,雅凡回到了酒店,这时候正是饭口,人挺多的,她上办公室把包放下,就去忙活了。客人走的差不多了,员工们开始吃饭了,荣采买走到雅凡的跟前说:

吴经理,山货于给你捎的东西,我给你放办公桌上了。他说送给你的。

好,我知道了,等他下次来我跟他说,山里人弄点东西也不容易,咱哪能白要人家的,给弄着了就不错了。咱这有钱买不着。吃饭吧。

雅凡弄这獾子油是给邻居田大娘的,田大娘就住雅凡的楼上。前天早上,雅凡还在睡梦中呢。忽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仔细听听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吴阿姨,吴阿姨。她敢紧披上件衣服来到门口。这时儿子以经把门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

颜颜,怎么哭了呀?

阿姨呀,你快去看看吧,奶奶脚让热水烫了。来的是楼上田大娘的孙女。

好,快走。

小民,你快吃饭吧,上学别晚了。

知道了。雅凡鞋都没换,穿着托鞋就往外走。边走边说:颜颜,别哭,有阿姨呢。

上楼到了田大娘家,见田大在厨房的地上坐着呢,脚上红红的,都起泡了,上面还能看见有酱油的痕迹。

大娘,这是咋啦?

我早上起来给孙女做饭,饭好了,我看暖瓶没水了,我就烧水,可能是火大了,等开了我拎的时候觉得烫手,1不小心水撒了,就把脚烫了。

呀,烫得挺历害啊!颜颜,给你爸打了吗?

打了,我爸说马上就来。

颜颜的爸爸是一家机械厂的老板,原先和田大娘住在一起,后来,他和前妻离婚了,女儿颜颜留给了他。他找了现在的妻子,又生了个儿子。这几年挣了钱了,在市中心买了1处房子,田大娘不愿意去,说在这住惯了,邻居都熟了,到了生地方,一个人也不认识,还不把我闷死啊。没法子,儿子只好答应了。

纳粹如何创造“经济奇迹”?
net/bdsshz/question/32658034.html" target="_blank">儿童感冒咳嗽
宝宝一直咳嗽怎么办
小孩白天咳嗽晚上不咳嗽怎么回事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