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宁小闲御神录第645章天器石锛双更合一咳

2018-12-07 21:00:4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宁小闲御神录 第645章 天器石锛(双更合一,咳,求粉红票)

“这药物封住你的伤口,现在就开始起愈合之效。”宁小闲淡淡道,“不过这药透支了你的生命力,未来半年内你都会时常觉得气虚体乏,神怔思滞。”还有房|事无力,不过这话她说不出口。

阿吉浑不在意,冲着她和长天深深鞠躬道:“多谢两位救命之恩。”

“老四”在边上催促道:“寒喧完了,人也救了,这就快些走吧。”这矿洞非久留之地,一会儿若再来上几头蜥蜴,几头山锚,那乐子可就大发了。

一行人赶紧原路返回。得药效之助,阿吉暂时不需要人搀扶,大伙儿行进速度顿时快了许多,出了矿洞才看到,外头还躺着一头变异蜥蜴,当然也早已死去。昆老大和“老四”盯了两眼,都没看出这大家伙的致命伤在哪里,不由得对宁小闲和长天的手段更加好奇。

眼前的青铜大道笔直康庄,看起来也不像有埋伏的模样,只是身后很快又传来细微的沙沙声,大家知道这代表又有山锚走近,赶紧加快脚步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才往来路看去。果然见到四十余只山锚已经奔到了矿洞门口,正合力将变异蜥蜴的尸体往里头拖,那乌压压的一溜儿大长腿,看得人心里直发慌。这怪物原本是它们的天敌,彼此仇怨极深,此时山锚正恨不得食其肉,一时也无暇往众人这里顾看。

有人就低声埋怨道:“这些大蚂蚁为何非要舍生忘死地挤到矿洞来,有宝么?”

既达成了暂时的协议。宁小闲也不藏私,笑道:“有宝。那矿物对山锚来说就是宝。这矿唤作云英石,质地较软。对人类来说没甚大用,但是山锚每隔十天半月若不啃食,身上的甲壳就会越来越软,再无护身之能,在这地宫无异于等死。就像人类必须食盐,否则全身无力一样。所以无论青铜大殿中有多危险,它们也必须冒险突进。”

她方才进矿洞时。也顺便瞄了几眼那里头的情况。隐流当中有不少低级妖怪要定期食用某些特定的矿物质,所以这类特质对她来说毫不稀奇。就像在地球上,亚马孙流域的许多猴子、鹦鹉平时食用的浆果当中带有微毒。同样需要定期服用特殊的粘土解除。

刚被她从蜥蜴嘴里救下来的人名为韩春林,闻言插话道:“这群山锚当真倒霉,续命的矿石居然被青铜大殿里的怪物给拦住了。”

宁小闲望了他一眼,笑了笑道:“恐怕地宫里原本就是这样设计好的。这些怪物在地宫里生存已久。已经适应了几乎没有空气的环境,但不能不吃东西。你看山锚通行的甬道对变异蜥蜴来说太窄,根本过不去,如果这些蜥蜴长久捕不到山锚,估计早就饿死了,也不会繁衍至今。”

她总结道:“所以,这地宫里特意在山锚的栖息地和矿脉之间建起侧殿,也就是为了让蜥蜴能够捕猎山锚为生。同时山锚每十天进食一次云英矿石即可。蜥蜴捕到的猎物数量有限,这也有效地控制了蜥蜴族群的总数。”

这是地宫设计者有意为之?众人心里都忍不住透出一股子寒气。韩春林道:“这群大蚂蚁则是以河中的鱼鲜为生?我们穿过甬道,发现它们数量极多。”

昆老大想得更远,沉吟道:“山锚以河中送来的猎物为生,这大蜥蜴又以山锚为猎物……照此说来,后头岂非有更厉害的怪物?”

这推测一出,大伙儿齐齐咽了下口水。

长天淡淡道:“很有可能。建这地宫之人大概也想过,时日一长,再精巧的机关都会腐朽,只有两种东西能够长久地运转,守护这地宫不受外人侵入,里面的宝物不被别人拿走。其中之一就是能够繁衍不息,兴旺至今的生命。恐怕越往里面走,怪物也越发厉害。这些东西本来就是被充作守护者之用,在地宫中自成生态。”

有人忍不住问道:“那另一种东西呢?”

“你们也该很熟悉才对,那便是诅咒或者阵法一类了。”长天知道,眼前这些凡人都修过一些天师之术,虽然不能像修仙者扩展了神念后可以看到煞气,却能隐约感觉到它的存在。源源不绝、越发浓厚的煞气,的确能够维持阵法继续运行下去。

宁小闲问出了从最开始就盘踞在心中的疑问:“这里连修仙者都进不来,否则就要被浓厚的煞气压制修为、夺走神智,你们是如何行动自如的?”

昆老大沉沉看了她一眼,有些儿不愿开口,毕竟这也是他们的底牌之一。宁小闲挑起一边黛眉,提醒他道:“约定?”

这还是同舟共济的时候,所以昆老大也抿了抿嘴,三言两语将前因后果叙了一遍。

原来他们当真是千里迢迢远来。昆老大是距此七百里外昆山人士,只听这姓就知道昆氏至少在当地曾是望族。这个家族原本坐拥良田万顷,每年收租都收到手软,的确称得上香火鼎盛,但两百多年前有族人拜入名噪一时的方士门下,随后更是将“天师”请回来小心供奉,子孙习天师之术的颇多。

可是循了天师之道的人,最后多失命于孤寡,昆家也不能例外。原本是近两千余人的大家族,传到昆老大这一代已经是家道破败、人丁凋零,唯一的亲兄弟早在十五年前就撒手人寰,临死前托孤给他,这孩子也就是阿吉。昆老大的婆娘到现在蛋也没生出一个来,所以一直将阿吉视若己出。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昆家唯二的两个男丁此刻都在地宫里了,也难怪昆老大敢这么光棍地将自己的背景交代出来。

说起来这昆老大运气也真是背,原想着到他这一代再也不从事那晦气行当。看看能不能重振昆家香火,一开始用手里积蓄买了几亩良田回来耕种,哪知道不久就赶上两年洪涝、三年大旱。田里的庄稼几乎死光;随后他又仗着自己有几分武力,想跑单帮做行脚商人,学人经商。哪知道这里头门道道儿也很多,他又被骗了两三次,输得毛干爪净,手里彻底没钱不说,还倒欠了一p股债。

欠什么都不能欠债。所以他只好又干回了昆家的老本行。幸好昆老大手里当真有几分本事,名气渐渐在十里八乡当中打开了,但凡有遇鬼逢精的。都来找他帮忙。他做回方士之后,反而各种顺风顺水,于是长叹一声,只道天意如此。也就绝了再另寻生计的念头。经过这些年的经营。他倒也拉拔起自己一支队伍,也就是带进地宫中这几个人了。

一个半月前,有人找上他,开出一个他无法拒绝的天价,让他赶往七百里之外的赤鬼山,探究一处地宫,事后再付同样的金银为报酬。昆老大缓缓道:“那人说,发现什么都可以归我。他只要这宫中的一样东西。”

宁小闲听得入神,追问道:“是什么?”

“一颗心脏形状的石头。”

石心。这东西为什么听起来这般耳熟?宁小闲方自蹙眉,长天已经传音提醒她:“当年那小猫妖偷入镜海王府,要偷的不也正是一颗石头心脏?”

她旋即恍然。昔日她救下小猫妖的时候,就听他说过,门派长老要他偷入镜海王府盗走石心,现在这地宫中也有一颗,也就是说,这石心存在于世的,至少有两颗?它们到底是做什么用?

可是地宫也只在半年前因天灾才意外打开,雇请昆老大之人是如何得知这里面藏有什么宝物的?听这些方士道来,她心中的疑团反而越来越多,忍不住转头看了长天一眼,却见他目中光芒莹润,没有半点迷惑,心里突然想道:“莫非他也知道了?”这地宫毕竟是数万年前的遗存,和长天正是同一个时代,他了解的秘辛比她多,岂非再正常不过?

她正思忖间,昆老大那里已经继续道:“当时那人就已经言明,这地宫非等闲人能进,恐怕连那些陆地神仙也避而远之。我们想要安全进出,除非是执有这物。”手心打开,里面躺着一件长方形的薄边石刃,只有食指长,宽度不及二指并拢儿童游乐设备厂家
,打磨手法粗糙,刃端还有反复磨过的痕迹,看起来也不锋利,大概就是在掌心割上一刃也不会伤到人。若说有什么异样,就是在黑暗中仍然散发着黯淡的青光。

她奇道:“这是何物?”

昆老大摇头道:“不知。那人分给我们人手一个,原先我们也将信将疑,毕竟这东西原先和普通的石片没区别,可是进了地宫以后,它就开始发光了。”

长天突然插口道:“这不是石刃,而唤作石锛,原是上古先民割肉剔骨之用,后来演化为祭天所用的礼器,一组至少有十二件。每一件凝聚了大愿力的礼器,都可能得到天赋的神通,称为天器,存世极稀少,并且具有唯一性。这组石锛大概长久以来都是蛮民用于沟通天地的器物,久而久之也拥有了自己的神通,也许就是邪异不沾之力。”

地宫中的煞气,乃是天地之间血孽邪异之力所聚,若有这石锛护身,哪怕是凡人也的确可以进出自如。不过这宝物的效力也就到此为止了,地宫中的种种变化,还要人们自行应付。

只是拥有这等至宝的人为什么不自己来,反而要拜托凡人进来取物?她摇头道:“事儿还没办就处处透着诡异。这样的活儿铝单板厂家
,你也敢接?”

昆老大苦笑一声:“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没遇过这么邪乎的事儿。不过那人开出来的价格,我实在无法拒绝,除了足够子孙吃用好几辈子的金银之外,还有昆家失传已久的秘册,上头记载了诸多天师术法,由不得我不心动哪,还有……”他轻轻咳了一声,老脸上居然露出几分扭捏,“他说手里还有一味药剂,让我服用之后,就能生出儿子来……”

中年无后,乃是凡人最大的遗憾。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神秘东家抛出的好处,对昆老大来说,是不得不吞下的蜜饵。

至于暗中视物、隐去自己的体味和气息。对天师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们平时捉鬼降魔也有此需要,否则恶鬼们闻到了活人的气息,天师还能有几成胜算?谈到这个,昆老大明显放松许多,并且还有其他天师也参与进来讨论。

几乎每一流派的天师都有自己的敛息之法,可以封闭全身毛孔。不使气味外泄,还有的能够长时间闭住气息,甚至只用皮肤来呼吸。昆老大等人所采用的办法,就是佩带烘干后的小灵香豆。这种豆子的个头和颜色都和红豆差不多大小,每年秋季灌浆之后可采,炮制之后可在体表形成过滤。将污浊之气排除在外。地宫的空气非常稀薄资质代办
。也就到了小灵香豆生效的时候了。

凡人的本事,当真是不可小觑了。宁小闲瞧得好玩,要了一把豆子来放在香囊里佩上,果然深呼吸两下之后,都觉得空气清新了许多。至于那石锛,她也向昆老大讨了两个来,分给长天一个。有此物入手,她顿觉周身压力涤荡一清。身畔原本无孔不如、如丝如蛇的煞气立刻避开了她,那种阴窒难受的感觉消失不见。神君大人自然不需此物避除煞气。可是做戏自然要做足全套。

说话间,众人都能看到青铜大道两侧影影绰绰,其实有许多石制的低矮房屋,只是众人都没甚心思去探寻一番。宁小闲好奇道:“这地宫受了地颤之威才打开了一个小缺口,重见天日。你那东家,又是如何拿到这里的地图?”

昆老大耸了耸肩膀道:“那我便不知晓了。他给的图并不细致,只标明了个大概,有好几处地方还是错的。就像甬道当中的水室,地图中就没有标注。可惜我现在也拿不出来给你们瞧了,那人让我当场记熟,然后在我面前将图烧掉。”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所以,现在地图在这里了。”

这也是其他队友不离不弃跟着他的缘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前方的路。

宁小闲正要说话,目光一凝,却向头顶望去:“蜥蜴来了。”

众人神色皆是一凛,俱提高警惕。果然过了数秒,他们路过一根大柱时,又有软舌从暗中射了出来,这一回直取人类头面。大概是变异蜥蜴观察过后,发现人类的头部最为脆弱,于是改变策略,不再像猎食山锚那样取敌中段。

不过这种怪物最大的本事还是偷袭功夫了得,昆老大一行得宁小闲提示,已经事先做好了准备。这头蜥蜴出手虽快,却也在人意料之中,被他偷袭那人虽然没有宁小闲的身手,避之不开,可是看起来也不甚惊慌,被长舌卷住了头面之后,反手从腰间囊中抓出一把红红白白的粉末,一下子撒到这根软舌的舌尖上。

“嗖”地一声,这原本威力奇大、刀枪不入的软舌,竟在瞬间放开了猎物,然后狼狈地缩了回去,缩回去的速度几乎比弹射出来还要快。蜥蜴也不知受了什么攻击,发出几声凄厉的婴啼,小山般的身体居然硬生生后退了两步,紧接着死命地摇头晃脑,似乎有什么东西跑进脑子里去了。

宁小闲琼鼻微动,噗哧一声笑了。长天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味道好辛辣。”这些凡人玩的哪一出,他怎么没看懂?

“不是神通也不是术法,你自然看不懂了。”她笑不可支,“这粉末是用朝天椒、山葵、糯米、花椒、生姜、胡椒根碾成粉调配而成的,看色泽这么艳红,必然是麻辣得吓人……这蜥蜴的舌头就算挪作猎食之用了,毕竟也还有味觉,突然接触到这么可怕的辣度,不被一下子击懵了才怪。”她指着蜥蜴道,“你看它现在的动作,估计是山葵粉末呛到脑子里了,那滋味不要太美。”山葵做成泥状就是芥末了,多数人都晓得吃进嘴里那效果实在特别。

长天的脸色顿时变得很精彩。宁小闲在隐流也曾下厨,其中一回就用上了这朝天椒,貌似是两人闹了别扭的第二天……他就算有一身神通,也没办法把道行练到舌头上去,似魔鬼的味道让他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同情地望了这头怪物一眼。颇有几分同病相怜。

其他人也不是泥塑木雕,得了宝贵的时间都纷纷动用自己手段。昆老大喃喃念了一段口诀,左手食、中二指在剑脊一抹。这把原本就削铁如泥的凡铁,看起来顿时灵动起来,剑身发出淡淡华光,连剑尖都吐出了半尺长的一截剑芒。他身法颇为灵动,掠到蜥蜴项后,一剑刺了出去。

这一下,蜥蜴硬比木石的皮肤居然抵不住长剑的锋锐。暗血如泉般喷了出来。怪物怒嚎一声,张口就来咬他。

队伍中另有一名天师低低喝了一声。他身材原本就比别人更加高大,现在也不知动用了什么秘法。身量暴增,看起来身高都有七尺多(两米二左右,咳,差不多相当于姚大叔的身高了)。浑身肌肉突然贲张起来。每一根线条都若钢浇铁铸,皮肤上甚至泛出了淡淡的金属色光泽。他一直护在昆老大身侧,此刻上前一步,吐气开声,沙砵大的拳头狠狠一下砸在蜥蜴眼框上。

“卟”地一声,如中败革。要害上吃了这一拳,蜥蜴巨大的脑袋被打得一偏,连带身体都被往外带得歪斜。

宁小闲眉心微微一跳。她自己便是体修出身。对力量的观察最是仔细,这名天师在短短一息之内猛然爆发出来的力量。居然不下于三万斤!要知道,这已经是远远超越了普通妖怪的力量,几乎要达到了巨力妖种的标准,她当年在隐流里争夺龙象果的时候,力量也不比这大多少。

“老四”此刻甩出来的却是四枚丧魂钉,每一枚上头都有黑气萦绕,出手之后直接穿过蜥蜴的脚蹼,牢牢钉在地面上。蜥蜴用力挣扎,居然一时脱不出这四枚不到巴掌长的钉子困缚。

而在长天和宁小闲眼中清楚明白地看到,钉子上另有玄机,每一枚扎紧之后,钉子上都浮起一缕黑光,随后就有三只桀桀狞笑的小鬼浮了出来,使劲儿将钉子按牢在地。

这几只小鬼看起来白白胖胖,只眼中有淡淡的红光,甫一出现就表现得极为兴奋。

借着这一下缓冲之机,昆老大再次举剑,对准蜥蜴颈上的伤口再度用力切了进去。他的落剑也很有讲究,这一下终于砍断了强韧的肌肉,切断了蜥蜴的气管。

这一举原本万试万灵,毕竟多数生物的要害都在头部、咽部。可是这蜥蜴却挣扎得更加厉害了,四肢健猛有力,哪有半点气衰力竭的模样?

众人正惊讶间,宁小闲忍不住出声提点道:“地宫中空气稀少,这怪物本来就不怎需要呼吸,你得挑断它动脉或心脏才有效。”

昆老大一下子明白了,剑尖换了个方向,果然直直捅进大动脉里去。蜥蜴喉间血若喷泉,用力扑腾,四脚上的黑钉眼看快制不住它,那巨力天师干脆抬腿按住它身躯。

过了好一会儿,它的挣扎才渐渐放慢,最后终于不动了。

昆老大等人虽然胜了,但都有些气喘,尤其那巨力天师战斗过后身材虽然恢复了原样,但面色却苍白了两分。宁小闲问道:“路途还有多长?”

昆老大嘿了一声:“我们走过了大概三分之一!”他心下也发苦,但他是带队伍带惯的人,深知人心若是涣散就更不好办,因此尽量说得轻描淡写。方才他们围攻这蜥蜴,宁小闲二人袖手旁观,他们四、五人一齐动手,还费了好大功夫,于是更清楚地了解到自己与宁小闲两人的差距。他心里转过几个念头,再看宁小闲就觉得这姑娘的笑容似乎正在嘲笑他的多计多疑。

宁小闲看他目光闪烁,知道他腹里又有盘算,却一笑置之,懒得去揣度。在长天绝对的实力面前,凡人的阴谋诡计能有什么用?

变异蜥蜴虽然不好对付,但胜在不似山锚那样群体出动,反而像是划分出自己的领地来居住。(未完待续。。)

ps:2月5日:

粉红票致谢:wm1012、吟唱的歌、幽圣天使

打赏致谢:夜幕月(平安符)、日月甫芙蓉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