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魔法门第一百二十章痛苦之城

2018-12-07 19:22: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魔法门 第一百二十章 痛苦之城

洛可瓦伦帝国和亚利山瑞特帝国隔海相望,巨大的海峡切割开了两个帝国,巨大的风浪让海峡的两边的商船们要非常的艰难才能顺利抵达对岸。

巨大的白色骨龙已经飞了一个晚上了,维德妮娜趴在龙骨背上,抱着一根巨大的摇晃得最轻的龙脊骨架,随着骨龙煽动翅膀,不停的沉浮。她已经整整一个晚上没有睡觉了,但她却还是一丁点困意都没有。

昨天夜里突然出现的骨龙让她内心震撼得无以伦比,她从来没想过竟然真的会有龙这种生物,也没想过自己第一次遇见的龙竟然是一只骨龙。

凯瑟瑞此时正和另一个死亡骑士坐在龙脖颈上交谈着什么,两人还不时的回头看着维德妮娜,不知道是怕维德妮娜逃掉还是怕她掉下去。

透过一点点月光,维德妮娜到他们已经飞过了海洋,抵达了陆地,也就是凯瑟瑞说的洛可瓦伦帝国。她不知道他们正在往哪里飞,但维德妮娜知道她已经距离特明纳斯非常非常的遥远了,不知道此生是否还能够回到特明纳斯,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还有缇雅她们会不会寻找自己,但是她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即使回去,也已经回不去了。

看着身边三具紧紧抱着骨龙的骷髅兵,维德妮娜心里知道,自己跟过去已经决然不同了,她已经走上了亡灵巫师的道路,虽然她还不是一个亡灵。

她到现在还在不时的回忆着,她对着自己父亲头颅念动那些凯瑟瑞教自己的咒语时的感觉,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熟悉的但又陌生的感觉,凯瑟瑞的咒语冗长又拗口,但她竟然一字不漏的念动了那些咒语,这让她自己都觉得很吃惊,而这之后那句自己不明所以的咒语就一直印刻在她的脑中,散不开,抹不掉,如同与生俱来的一般。

这些奇怪的感觉让维德妮娜觉得很迷茫又恐惧,有一种仿佛自己不是自己的错觉,让她怀疑自我。

她终究是跟别的牧羊女不一样,比如缇雅,这从她懂事的时候,就一直清楚着,自己和缇雅不一样,一点都不同。过去的十八年里,自己一直在等待,等待着自己那注定了与缇雅不同的命运降临。只是她没有想到,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降临。

“人类,真的该死啊。”维德妮娜看着身边的骷髅,迷茫又痛苦的不同翻想着这一句话。

不知过了多久,骨龙的躯体一点一点直了起来,维德妮娜紧了紧酸疼的手臂,让自己抓得更牢固一点。

随着一阵震动,骨龙落在了地面上,蒙蒙亮的天空,让维德妮娜并不能很清楚的看到所处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巨大的骨龙匍匐下了身躯,维德妮娜看到了凯瑟瑞跟那个不知名的死亡骑士从骨龙的身上走了下去,她犹豫着不知道自己是否也该一起下去,不过很快她就看到了凯瑟瑞朝自己走来。

“我们到了,维德妮娜,下来吧。”凯瑟瑞对她开口说道。

维德妮娜缓缓坐起身子,看着距离地面有些高的距离,她有些不敢跳下去,她试着站了起来,骨龙的背骨都非常的粗大,比她想象中的要稳得多,她慢慢沿着龙背,朝龙尾巴的方向一点点走了下去,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很低的位置,轻轻跳了下去,落在地面上。

几具骷髅兵也纷纷从龙背上跳了下来,朝着维德妮娜走了过来,守在她的身后。

“这里是哪里?”维德妮娜看着这一片荒凉的土地,远处是一块块歪歪扭扭的墓碑,看上去像是一片墓地。

“这儿是痛苦之城,也是拥器者死亡骑士艾莎的墓园。”凯瑟瑞对她说。

“痛苦之城。”维德妮娜听完凯瑟瑞的话后,呢喃着。她有些难以接受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不起一个好一些的名字,这名字听上去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跟我来,维德妮娜,我们需要先去找一些人。”凯瑟瑞说。

维德妮娜点点头,跟上他的脚步,边走边问他:“我们是要去见艾莎吗?”

凯瑟瑞笑了笑说道:“当然,不过不是现在。在此之前,我要去见一些老伙计。你要跟紧我的脚步,痛苦之城里,还活着的生灵可并不多,你得小心跟着我,要是跟丢了,那些亡灵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维德妮娜“嗯”了一声后,紧紧的跟在他身后。

很快,凯瑟瑞就走入了一片墓地,墓地到处都是墓碑,看上去非常的渗人,黎明前的黑暗让墓地看起来非常吓人,她有些害怕。

“这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墓地?”维德妮娜在凯瑟瑞身后问他。

“死的人多了,墓地自然也就多了。”凯瑟瑞笑着回答了她一句。

维德妮娜听完没有吭声,她一路看过去,根本数不清这片墓地里到底有多少块墓碑,几百块?几千块?或者上万块?她不知道,也数不清楚,她只看到了黑压压的无数墓碑。

不知道走了多久,一个灰蒙蒙的建筑物出现在她眼前,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重新看向那个建筑物,这次看清楚了,一个巨大的头颅,在建筑物的顶端上,头颅四周被一根根巨大的从地上延伸上去的木桩固定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个场景,这颗头骨是如此的巨大,大到足以当成一个房间!大到要用这么多跟木桩来固定。

“凯瑟瑞,这上面是一个头骨吗?”维德妮娜忍不住问道。

凯瑟瑞抬头看了看屋顶上的巨大头骨,对她说道:“应该是吧,不过我也不清楚这是什么生物的头骨。毕竟无论它是什么生物的头骨,它现在也已经死了,头都被砍掉当成了屋顶。”

维德妮娜忍不住又抬头看了一眼那巨大的头颅,跟着凯瑟瑞沿着建筑物下的石梯往里面走。

“WOW~凯瑟瑞,快看看,快看看你给我带来了什么礼物,一个人类!一个漂亮的人类女人!”一个声音从屋子里传来了出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