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暗影猎手 章二百九十六:樱花落(一)

2018-11-09 18:15: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暗影猎手 章二百九十六:樱花落(一)

宁淅雨觉得故事的发展非常具有戏剧性,就像一个落地的碗在半空被人接住,又被另一个人抢走,随后丢入水中,碰到礁石后被撞碎。

碗不会直接落到地上摔破,而是非要经历一波三折。

她觉得现在的发展真是应证了那句“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

心眼这种魔头竟然还有人前来营救,并且背后那股气息非常沉默,非常强大,非常恐怖,就像隐忍在地底的火山。

她当然可以不顾背后的危险,一剑刺死心眼,但把后背留给这样恐怖的敌人,想活下去并不大容易。

宁淅雨当然不会以命换命,她虽博爱,但绝不执着愚昧。

仙子调转剑尖,剑势挤压空气,空气形成风刃,往前疲斩。

墓宫王居高临下地望着宁淅雨,神色凝重,面对这简单的一剑却不敢有任何怠慢。

他吞噬了整个聚命九结阵内的命丝花,五官变得非常敏锐,隐约能够看到风刃中蕴含的花粉。

一旦吸入不知是否有毒的粉尘,必然会影响自己的速度。

蓝色的冰块形成铠甲,将墓宫王全身护住。

风刃切割铠甲,火花四溅!

“你是来救他的?”宁淅雨望着体型狰狞怪异的墓宫王,轻声询问。

敌人的体型,速度,反应,力量忍耐性格非常适合近战缠斗,并且那恐怖的肌肉告诉她,一般的寻常刀剑根本伤不了他。

她当然可以采用常规方法与墓宫缠斗,这样也能胜利,但时间会持续很久,而且变数太多。

所以,她决定行险,剑走偏锋。

在平原里打老虎,在浅滩里斗蛟龙,用智商应对莽汉,用蛮横去对付秀才。

她有些犹豫,不断地思考利弊。

“很感谢你救了我的性命,不知能否请你别杀他。”墓宫王褪去铠甲,眼中火焰燃烧。

事情发展完全出乎哈大士意料之外,宁淅雨不仅没有选择与心眼同流,对付自己需要扮演的心魔,她更是直接和心眼厮杀起来。

这意味着宁淅雨主动献出心脏的计划落空,心眼想完全复生成敦煌的计划也会随之落空。

计划已经失败了,他自然不用死,所以他很感谢宁淅雨。

但哈大士绝对不会让敦煌再次死亡,所以尽管他不喜欢心眼,甚至很乐意看到他在宁仙子的领域中挣扎,但还是在第一时间赶到了战场。

墓宫出现的瞬间,一直在周围观看分析占据的冰王与火主很显然变得激动起来。

他们望向墓宫王的目光有失望,有想念,有憎恨,也有理解……

但墓宫王没有正眼瞧他们,当然宁淅雨也没有!

“他并不是敦煌!”宁淅雨蹙眉,试图最后劝诫墓宫。

从气息上推断,墓宫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宗级,立场摇摆不定的冰王与火主皆是王级,她在必须分神困住心眼的情况下,还要对付这三个难对付的敌人还是有些吃力。

“他是不是敦煌与我没有关系,只与哈大士有关系。”墓宫王诚实回答,眉头同样皱了起来。

“我一定要杀他!”

“那这场战斗就一定会打!”墓宫王坚定气势不可动摇。

“森界临!”一言不合就动手,宁淅雨决定不再拖延。

迟则生变,哈大士还没有出现,一定躲在暗处筹谋,她不能与墓宫缠斗,等对方再叫来帮手。

必须尽快斩杀心魔!

“你不用抱歉,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墓宫说的极其认真,随后又转过头对着火主摇头苦笑,丢下一句没由来的叮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何苦?”

话音刚落,他的身躯开始长大长高,眨眼已接近五米,恐怖的肌肉上筋脉虬结,一对巨大的翅膀从背后长出。

“木临!”宁淅雨铿锵开口,白发纷飞,许多大树从地面呼啸而出。

“熊怒!”墓宫提起小山般的拳头疯狂挥舞,将半丈粗的巨木拍的粉碎。

拳成爪,一挥一收间就有一颗大树拦腰而断。

“森临!”宁淅雨再度开口,大树纷纷裂成绵软的藤条蒺藜,蒺藜藤条上密布玫瑰,花椒一样的细小尖刺。

尖刺上泛着各色的液体,具有粘性的液体,具有酸性的液体,具有毒素的液体,能够致人昏迷,过敏的花粉……

墓宫王胸前的一个脑袋喷吐出赤金色的烈火,将这些花粉毒素尽数烧灭。

他如敏捷的猎豹,躲过藤条的鞭挞,又如同灵动的长臂猿,荡来荡去,躲过一处处陷阱。

自从吞噬了聚命九结阵内的命丝花后他就获得了各色各样生物的部分能力,熊系生物的力量,猫科生物的敏捷,猿猴生物的攀缘,牦牛生物的体格……

所以现在的他很全能,集力量,速度,爆发,防御为一体,身体机能已全部提高。

他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险,寒冰护体,烈火清障,灵动身影摆脱枯藤老树的追击,警觉本能避过危险毒物……

但攻击越来越迅急,四周景物变化越来越快,尽管墓宫反应快的出奇,但在千变万化的景物中依旧像个乡野孩子看着城市的五花八门,灯红酒绿震惊不已,痴往神迷。

危险攻击层出不穷,花树野草成长的速度如雨后春笋,哗啦啦地冒了出来,最初的木突竟然在短短片刻演变成了一座森林。

“森界临!”他只来得及听到宁淅雨说出这最后的三个字,却已看不清外面的情况,更是不知宁淅雨身在何处。

这很玄奇,有种突然从山沟入城镇,由小溪入大海的突凸迷幻感。

心思恍惚震惊间,他就已经被周围的针草割伤,这种草异常锋利,削铁如泥,在他身上划出一道血红的划痕。

放眼望去,四周是无尽的枯黄野草,远方是隐约可见的苍茫森林,后面却是一大片花海。

墓宫王极其震惊,不知发生了何事。

自己明明在与宁淅雨交战,怎么突然出现在这平原森林里。

难道这也是宁淅雨的领域?

可是宁淅雨已经用一个领域困住了心眼,难道还能召唤出另一个领域?

她有两个领域?!

墓宫王后背的冷汗浸湿了毛发,紧蹙的眉头像揉成一团的纸,无法舒展开。

他试着了解这片古老的森林,却发现此地无比真实,绵延不知几万里,内部也有溪流小山,狼虫虎豹。

这不是镜花水月,也并非精神枷锁,而是实在自然的真实世界。

他在齐腰的野草里被蚊虫咬了一口,竟然有得痢疾发烧的迹象,一脚踩空的他掉入了被干草覆盖的泥淖,废了好大的劲才缓过神来。

出来的时候,身体臭不可闻,这反而形成了他天然的保护伞,许多对他有敌意的野兽都退却了。

数分钟后这里下了一场大暴雨,他茫然地站在野草中间,看着白茫茫的水汽,心如死灰。

森林里的确住着许多出色的猎手,狼虫虎豹,鹰隼雕鹤,但它们最大的敌手不是天敌,而是森林本身。

干旱,大火,寒冰,瘟疫,陷阱,泥淖,荒芜,毒物,不可抗死亡之力……

墓宫王茫然过后,决定以极快的速度飞行,查一查这个世界的面容和疑点,看一看它的边界与构造。

……

宁淅雨的眼前花草树木渐渐消失,与其一同消失的还有墓宫王的身影。

宁淅雨脸色惨白,有些虚脱地单手撑地,像一朵被雨压弯了身姿的莲花,憔悴到漂亮。

“他去哪了?”心眼惊恐地望着宁淅雨,再也没有了最初的自信与镇静,就像看着一个怪物。

而这种眼神,是旁人看怪物的自己常出现的眼神。

“难道这不是领域,而是小世界!”尽管心眼没有得到回应,但片刻过后,他再次惊恐地叫了起来。

他见识非常广博,自然知道领域是不会突然消失的,但小世界却会嵌入空间之内,让人无迹可寻。

领域之上为小世界,小世界之上为大世界,每一个小世界都是领域的演变,里面的生命与非生命都是现实大世界内的真实物种的繁衍或者搬移。

最初的小世界如同一片荒漠,必须种植,迁移,然后等待动植物成长繁衍,还需要人为的开垦开荒,付出无数艰辛与时间才能让小世界演变成长,生机勃勃。

当然,也有那种地狱般的小世界,恶鬼饿殍,幽灵地狱,火山盐海……

不死不息领域困住了自己,森界困住了墓宫。

这就是说宁淅雨很久之前就掌握了两种领域,并且将其中的一种领域升华成了小世界!

这能算人?!

“你这个疯子,你真的是个比我还疯的疯子。”心眼已经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了。

“你他妈到底是有多强啊!”

“为什么夸人也要爆粗口呢?。”宁淅雨揉了揉额头,有些不喜欢地强撑着站起来,漂亮的小脸认真地询问。

这是她第一次使用自己的“森界临”,并不太熟练,所以消耗非常迅速。

如果说领域是一种武器,小世界则近乎一种封印,专一围困那种缠斗极其麻烦的强者。

她并不担心墓宫王能破界而出,只希望在自己杀死心眼之前,他能老老实实地呆在里面,不要死!

小世界太过可怕,致死因素非常多,想要在那里生存,很多时候考验的是技巧与经验,而不是战斗力的强大。

……

“现在,没人来打扰你的死亡了。”宁淅雨长舒一口气,剑音清鸣。

“现在,你是真的虚弱了。”一直在旁虎视眈眈的冰王突然跳了出来,绵软的舌头舔舐嘴唇边缘,眼中的贪婪像星星一样明亮。

开启小世界需要极其庞大的源力,更何况宁淅雨还得兼顾心眼的围困,即使源力能够生生不息,但生的速度已经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现在的她源力入不敷出,每一秒都会变得更加虚弱!

贪婪的冰王又怎会放过这个机会?

宁淅雨太强了,所以她不会比现在更弱,这是实力仅仅处于王级的冰王所能掌握的最好时机。

“我虽弱,但依旧能杀你。”宁淅雨挑眉,握剑的手没有一丝颤抖。

她的确很虚弱,破哈大士的封印耗费了大量的精神与源力;影鬼的毒虽然已经解了,但影响还在,身体状态不可能达到了巅峰;随后破冰宫大阵虽然源力并未减少,但魂力和体力都有所下降;心眼伤了她,深深地影响了她恢复伤势的速度;墓宫王的出现更是让其源力都开始入不敷出。

但就是这样从进入极炎冰界初就一直在战斗的仙子,面对一个世界的王,平静到木讷,木讷到令冰王瑟瑟发抖。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