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乾坤剑神第2649章两个蠢东西

2018-11-08 17:12: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乾坤剑神 第2649章 两个蠢东西

第2649章两个蠢东西(第1/1页)

内庄园正门守卫,立刻将邀请卷轴双手还给景言。

“景言大人,请进庄园!”守卫恭敬的道。

“多谢。”景言收起递回来的邀请卷,对守卫笑了笑,迈步进入内庄园。

刚一进入,就有大衍会的人员来引路。这些前来参加大衍会老庄主寿诞的修行者,虽能进入内庄园,也是不能随意乱走的。大衍会的人员,会将修行者们引到寿诞大殿。

寿诞大殿,其实就是大衍会专门用来举办老庄主寿诞的地方。因为老庄主寿诞百年举办一次,大衍会已经举办了很多次,所以在程序上显得很成熟。这个寿诞大殿,结构是圆形的,看上去有一种古老斗兽场的感觉。当然,这里没有斗兽场那种血腥气。

大殿中央,是空出来的。四面中,有三面不满了大量的座椅,一看就知道这些座椅是被诸多参加寿诞的修行者使用的。三面座椅很多,第四面虽然也有一些座椅,但是座椅数量很少。简单看一眼,就能明白,那第四面的少量座椅,肯定是被非常重要的人物使用的,可能是大衍会内部的长老级人物,也可能是大衍会之外的人物。

大衍会的人员,将景言和金青青两人引到寿诞大殿就转身离开了。景言两人进入大殿后,大殿内到来的修行者并不很多,显得比较空档。景言两人,自然就向着靠近中间位置的座椅走去。

大殿确实是非常庞大的,景言和金青青两人接近中间圆心,也着实用了一点时间。

“我们就坐这吧!”景言对金青青道。

“好的。”金青青点头。

两人前面还有几排座椅,不过景言没有继续往前走。就在附近的两个座椅上,坐了下来。

从大殿外,陆续有修行者进入寿诞大殿。起初时大殿没什么吵闹的声音,但随着修行者越来越多,嘈杂声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景言和金青青两人,在这里也不认识什么人,他们两人就坐在那里,偶尔观察一下其他的修行者。

当然了,景言观察别人,而观察他和金青青的就更多了。两人身上的地脉长袍,实在是太醒目了一些。参加大衍会老庄主寿诞的修行者,一般至少也是高品级长空层次修行者。或许也有一些长空层次之下的修行者,但那也是跟着某些大人物来的。

比如说一些世界层次、高品级世界层次的修行者,他们可能会获得多个名额,便可以带亲近的随从来参加大衍会老庄主寿诞。可毕竟,这样的幸运儿是非常少的。所以,在一片长空修行者中,景言和金青青两人就非常明显了。

金青青被那诸多的目光不断的扫视,她的心理压力明显就比较大。她坐在那里,无法放松下来。

“金青青副庄主,不用紧张。我们这次参加寿诞,就是吃吃喝喝的事情,当然还有那高级修炼资源。”景言笑对金青青道。

“嗯。”金青青望着景言点头,虽是想不紧张,但还是难免有些坐立不安。

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在景言和金青青四周,也有一些修行者入座了。并且,在这片地方入座的,赫然都是世界层次的。景言也看出来了,那些长空层次的修行者,都是坐在偏后的位置上。这前面,似乎坐着的都是世界层次修行者。

或许是因为景言和金青青两人身上的地脉长袍缘故,在最靠近两人的座椅上,始终是没有世界层次修行者入座。

“看来,我们坐的位置有些不合适。”景言笑了笑说。

刚开始的时候,景言确实没想那么多,要不然,他也就坐在后面了。

“庄主大人,那我们往后?”金青青当然也看出了这一点。

“算了,已经坐下了。反正,这里又没有规定我们不能坐在前面。”景言摆摆手说道。

景言话音刚落下,就觉得眼前光线略微一黑。

一道魁梧人影,站在了他的面前。景言略微收了收身体,他以为是自己挡住人家路了。不过,站在他面前的人,却并没有马上走开。

“这两个是哪家的随从?”一道粗犷的声音轰隆隆传出。

这一声喝问,令景言皱了皱眉。这声音,就是从他脑袋上方传来,显然就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修行者问出来的。这个时候,景言抬起头。

是一个世界层次的修行者。

此人身穿世界层次长袍,袖口处有七条金丝。就是说,这个人是一名七品世界修行者,已是跻身高品级世界层次修行者之列了。

“喂,这两个蠢货到底是哪家的随从?没有告诉我的话,我可能会忍不住一巴掌将这两个蠢货拍死,到时候可别怪我没事先说话。”那人又吼了一声。

他说的两个蠢货随从,指的就是景言和金青青。这一片,只有景言和金青青两人身穿地脉长袍。其实这一片,都的身穿世界长袍的,连长空层次长袍都没有。附近的世界修行者,自不可能被认为是愚蠢的随从。

“伯中兄,我来得早一些,这两个小家伙很早就坐在这里了,我也没看到他们是跟谁过来的。”不远处,一名同样是七品世界层次的修行者开口道。

刚才说景言和金青青是蠢货随从的人,名字叫季伯中。这个人,也是一个大型庄园的庄主。此人在大衍会势力辐射范围内,名气不小。他的脾气很差,一般就算是同样的七品世界层次修行者,都懒得与他计较。

“嗯?”季伯中眼皮子翻了翻,脸上的不耐烦神色越来越浓。

“你们两个蠢东西,还不滚开?这里,是你们能坐的地方吗?真不知道你们的主子是怎么教你们的,一点眼力都没有。今天大爷我心情不错,要不然现在我就捏死你们。”季伯中低了低头,对景言和金青青喝道。

此时,景言的脸色已是有些冷了。

这季伯中,就一个人而已。而在景言和金青青附近,还有几个空的位置。季伯中,完全可以随便选一个座位入座。

福利色色漫画,各种言情!你懂的!(记得自备纸巾)长按复制xlmanhua搜索>阅读址:m.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