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一世之尊第一百二十二章素女道

2018-11-08 15:13: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世之尊 第一百二十二章 素女道

临海港口,一艘适合远洋航行的楼船内。…

百花夫人与孟奇隔着案几相对而坐,婴宁照例半躲于“母亲”身后,只支出一颗千娇百媚的脑袋。

“这次之事多亏有先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百花夫人将感激加倍又浮夸地表现了出来,双目尽是仰望和崇慕,换做平常男子在此,肯定自信膨胀,自高自大,虚荣蔽眼。

对,若是没有我,你们根本不会差点被抓……孟奇姿态悠闲,神情漠然,腹诽了一句,对那双秋水含情目视而不见,缓缓开口:“临海之事已了,夫人可详细说说你们门派之事了。”

百花夫人眼角微跳,暗骂这老怪物心如铁石,油盐不进,然后嘴角勾出最美好的弧度:“天下之大,有足够分量化解先生与灭天门、罗教仇恨的可不多,婴宁又擅长阴阳相济之术,莫非先生还猜不到?”

“**道?”孟奇神情一“凝”。

他心中暗自叹息,难怪播密那帮老怪物拼命想突破境界,只有表现出足够的实力,足够的利用价值,才有大势力庇佑,或保护或化解追杀之事,否则肯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若自身没杀掉蓝血人,被黄太冲和何九等认为是宗师,态度通过云九爷反馈回了百花夫人这里,她们肯定不愿意为普通绝顶高手消耗人情,甚至直接开罪罗教、灭天门和丐帮。

“先生法眼无差。”百花夫人掩嘴笑道,神情之间多有自傲,目光审视着孟奇的表情变化。

孟奇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目光转“冷”:“夫人莫非当老夫是三岁小儿,**道采补男子人尽皆知,招老夫入门,是做那炉鼎还是药渣呢?”

为了表达“不满”。将某的自称转为老夫。

这是正常左道强者的正常反应,百花夫人毫不意外,咯咯娇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将熟透身躯的美妙尽展无疑。

还真是无时无刻不用媚术……孟奇目光不变,依旧冷酷。

“世人以讹传讹,先生岂能尽信?”百花夫人终于止住笑声,眼波流转道,“**道分为两脉。一脉传承自上古九天玄女,修因缘,走男女合籍双修的路子,向来是双方受益,从无采补之说,这一点,相信先生也该有所耳闻。”

当然听过,而且我还知道《**经》的核心内篇是因缘因份显化双修的“应身法”,当代玄女及玄女传人之外的长老弟子才是正常的男女合籍双修。炼《**经》的外篇!孟奇忍住抽搐嘴角的冲动,轻轻颔首:“这点倒是不假东莞户口怎么办理
,这么说来,夫人是玄女一脉?”

“不。我们是欢喜菩萨一脉。”百花夫人坦然道。

孟奇不“怒”反笑,目光深敛,似乎随时会发难杀人:“夫人是在消遣老夫?”

百花夫人失笑道:“先生稍安勿躁,切莫动怒。且能妾身分说。”

她略微收敛媚态,正色道:“我们欢喜菩萨一脉传承自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取肉身布施世人之举。行乐运双空之实,采补之事确有,能藉此凝结欢喜菩萨金身,但若要更进一步,升华法身自‘大慈大悲观自在菩萨金身’,则需要彻悟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并反哺男方,普渡世人……”

听着百花夫人的“自我介绍”,孟奇隐有点目瞪口呆,不知欢喜菩萨一脉的开派祖师是谁,能想出这样的法门往观音菩萨方向靠,真是一朵奇葩,难怪水月庵与玄女一脉关系密切,却与欢喜菩萨一脉势同水火,这简直是在污观音清誉,让她们这帮正牌子传人怎么不恨得咬牙切齿!

至于百花夫人后面所言的内容,孟奇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就算真有其事,反哺也得欢喜菩萨金身大成之后,目前为止,当代欢喜菩萨连法身都还未凝结,升华至大菩萨金身更是水中花镜中月,其他有菩萨称号的强者比她距离还远,期待反哺,还不如期待自己风姿出众,才华横溢,引得对方动了真心,不愿采补,反正一样是在做梦!

见毒手魔君没有半点欣喜和向往之意,百花夫人知道这番说辞打动不了对方,含笑道:“先生乃我们请的客卿,非是抓的炉鼎,根据我们欢喜一脉的规条,若你不被诱惑,不半推半就,没谁会强行采补你,而其他功力较浅无法撼动你精元的外景以下弟子陶瓷片
,除了那些个真传需要对方同意,其他随你采撷,呵呵,里面不乏刚开始修炼的清白处子。”

孟奇神情古井无波:“这不过是你们空口白话,若贸然去了你们老巢压滤机滤布
,以欢喜菩萨的实力,老夫还不是任人宰割?”

“先生所言有理,可即使妾身发下元神誓言,订下隐秘契约,也只限于妾身,相信先生亦不会信。”百花夫人很是理解,“不若这样,先带先生去本派某个据点,同时有欢喜与玄女两脉的据点,如果出现强行采补之事,先生自可投入玄女一脉,与她们的弟子合籍双修,等到宗主菩萨同意,立下誓约,先生就能放心了。”

她们对欢喜菩萨的称呼为宗主菩萨,有别于其他菩萨称号的强者。

说了这么多,我不就等这句话?孟奇千辛万苦想接触的是玄女一脉而不是欢喜菩萨一脉,闻言颔首:“这样老夫就放心了,还请夫人引路。”

“妾身要主持郢城临海一线的事务,抽身不得。”她转过头,看向婴宁,“婴宁,你引毒手先生前去离华岛。”

“是,娘亲。”婴宁螓首低垂。

“若先生想直接拐走你,你就随他去,反正已经算他的人了。”百花夫人打趣了一句。

婴宁浑身乱扭,娇哼薄嗔,好不容易收敛住情绪,红着张脸对孟奇道:“好教先生知晓,离华岛与潜离岛一隐一显,一正一副。同在一地,乃本脉八大菩萨之一的‘怜欲菩萨’道场,同时住着玄女一脉的‘商水仙子’,她夫君新亡,正守寡在府。”

孟奇不动声色点头,保持着高深莫测的样子,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目前自己的变化在戒备提防的宗师面前还是容易被看穿的,不是人人都像黄太冲般被假象迷惑,想着先看穿自己隐匿的气息。被沾因果震住,未发现隐匿只是表面,实质是变化。

不过那时候就算被发现,苏孟的身份一露,何九、何休都算有香火之情,不至于出岔子。

而这次,怜欲菩萨与商水仙子都只是绝顶高手中的佼佼者,第一步算是幸运,不用找到离华岛后就舍弃身份。变做岛上之人再潜入,艰难寻找**仙界的蛛丝马迹。

至于见欢喜菩萨成为客卿之事,那是根本不可能去实现的!

有万手带着,孟奇卷起婴宁。飞遁十数日,总算在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上看到了潜离岛。

“先生,接下来得坐船才能‘前’往离华岛。”婴宁目送万手归岛,他们算是**道的合作势力。类同于云家与东海剑庄。

…………

大海辽阔,水色近乎黑蓝,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一艘楼船以独特的行进路线绕着潜离岛打转。不远去也不靠近,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孟奇没有多问,在夜色里走入舱房,发现婴宁躺在床上,仅仅裹住被子,地板上洒落着衣裙亵衣,散发出让人气血翻滚的奇香。

“你做什么?”孟奇负手立于门边。

婴宁脸红耳赤,眼睛紧闭,长睫毛一颤一颤:“奴家已是先生之人,来为先生暖床,共享极乐。”

根据约定,临海事了后,交易就算完成。

孟奇眼皮微跳,负手迈步,微微笑道:“暂时不用,你处子之身得用在关键处,老夫目前距离突破还差一点,需得修身养性,等到万事皆备,根基巩固,再好好疼惜你。”

说是疼惜,语气却不含半点暧昧。

这货身份不明,鬼知道修炼有什么秘术,换做定性不强之人来,怕是会被采补成人干。

“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婴宁似乎也有点紧张,闻言长舒了口气。

孟奇回想刚才的对话,含笑道:“说起男女合欢之事,你似乎不太有羞涩之情?”

婴宁娇憨道:“男女合欢,人伦大道,有什么值得羞涩?奴家因为是初次,才会脸红。”

“而且世间多少男儿苦闷于没有此乐,正需要我等慈悲为怀,布施肉身,慰藉他们。”

说到这里,她自觉有些失言,悄然吐了吐粉色小舌:“奴家已是先生之人,只会布施先生。”

不愧是欢喜一脉教出来的弟子,三观完全不同于常人……孟奇好不容易才忍住抽搐嘴角的冲动,借此叙话,以摸清楚离华岛的虚实。

“……离华岛大阵对外不对内,不禁止炉鼎们离开,但他们无一愿意。”婴宁有些天真烂漫地介绍道,“而怜欲菩萨的炉鼎分为‘妙药’、‘大补’、‘小补’、‘药渣’、‘零嘴’五个品阶。”

话音刚落,忽有飓风袭来,卷得楼船打转。

“先生不要紧张,耐心等待。”婴宁赶紧提醒了一句。

海浪高涨,让楼船在波浪上起起伏伏,快要倾覆。

对于这种程度的天灾,孟奇早就不惧,负手看着窗外漆黑又深沉的夜空。

不知过了多久,飓风停息,晨曦初露,碧空如洗,一座郁郁葱葱的岛屿出现于孟奇眼前,海面四周皆有迷雾,看不到别的岛屿!

“离华岛到了!”婴宁披上衣裳,欢快开口,声如银铃。(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