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

垮掉的一代名門后裔

时间:2019-05-22   浏览:0次

本文設置了防盜功能,定閱≥80%便可收看最新章節, 謝謝!  “有事?”莊湄剛勉強自己生出一點睡意來, 就被趙惠林的敲門聲給震沒了, 她有些被打擾的不耐。(有☆(意☆(思☆(書☆(院“哦,你已經睡了。那就算了,本來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呢?”“公司的?”“不是。是……”趙惠林剛要說話, 就傳來老板的聲音, “莊小姐,實在不好意思,今晚上住店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眼看地下停車場都住上人了, 有一個媽媽帶著三個孩子, 實在擠不下了,我和小趙商量了半天, 希望……”這時,莊湄披著羽絨服打開門, 走廊里正站著那個挽著頭發的媽媽,及大約十歲、六歲和一個被抱在懷里約一歲多的三個孩子, 媽媽身邊站著爸爸, 他滿臉討好, 同時又有些為難,不知道怎么開口。莊湄看著這一家五口人, 心里像是有根隱隱作痛的刺在戳她, 她不適的摸了摸后腦勺, 作出頭疼的樣子。“老板,我看,讓他們住我的房間,我……”“你和莊小姐同住吧,我立刻給你們再搬上來1床被子,莊小姐,你看怎樣?”“我不能和他人同床。”莊湄脫口而出,隨即又覺得臉上訕訕的,這是溫禧要求她的,而她居然已經習以為常。氣氛一時兩難,那媽媽哄了哄懷里的孩子,臉上只剩下黯然。莊湄出神的盯著那名媽媽,她想了很久,問:“他多大了?”“哦。一周半。”莊湄側過頭,眼神堅定又冰冷,“老板,你去拿個簾子過來,再搬一張床板過來,讓媽媽和三個孩子和我同住吧。”趙惠林異常意外,她皺皺眉頭,“孩子夜里會吵的,你還是和我一起睡吧。”“就這樣吧。趁我沒改變主張之前。”那爸爸連聲說:“謝謝您,謝謝您,謝謝您……”他普通話十分不利索,說完就樂顛顛的隨著老板去找床板和被褥,很快就動作迅速的鋪好床,又站起來,禮貌的說了一通,原來他還要幫他的兩個兒子洗澡。“他動作很快的。”那媽媽背過身去,給一周半的小娃娃沖奶。“好。”簾子裝好之后,莊湄便拉上簾子,上了床。趙惠林發來短信,說:“你要是不習慣,歡迎來我房間。”莊湄無心回復,等那爸爸離開后,門關了,那2個洗完澡的男孩在被窩里不安生,想要看電視,但還是被媽媽給制住了。隔著簾子,莊湄的半張臉從被子里露出來。“乖啊,睡啦。明天我們就能回家。不準淘氣啊。你們看,mm多乖,喝完奶就睡了。”那媽媽的聲音很熟習,亦也許,這世間,所有真正愛自己孩子的媽媽都有這類……天籟般使人平靜祥和的聲音,莊湄側過身去,聽著那媽媽對三個孩子說得一字一句。“媽媽,外面的風沙真大,我好畏懼。”一個男孩說。“怕甚么,哥哥,我都不怕,你還怕。”另一個男孩說。“對啊,不怕,媽媽在這里陪你,爸爸也住在我們隔壁的隔壁,明天就能見到他了。你們倆閉上眼睛,媽媽給你們講個故事,好么。”“好啊,好啊。”兩個男孩異口同聲的說。那媽媽開始講老掉牙的故事,她說著說著,莊湄的眼眶就紅了,她鉆進被子里,扼住自己的哽咽,窗戶被風沙走石敲得咯吱作響,屋外的狂風席卷到莊湄的心里——她不知道她的媽媽如今是生是死,事實上,她更不愿承認溫順的母親已死這個事實。往事的畫卷被一圈一圈的卷起來,母親的模樣倒映在那巨大黑色深淵里,音容相貌,無一不是昨日的模樣,她太想念母親了,以至于刻意要去忘記她教會她的所有事情。眼淚混合著頭疼,令莊湄咬緊牙關,蜷縮在床上的一隅,一動也不動,后半夜,她摸到藥盒,吃了2片止疼藥,不知是不是出于對母親、對昔日家庭溫存的眷念,她竟忍不住輕輕掀開簾子,想在靜夜里望一眼那三個在那媽媽懷里熟睡的孩子。“別動。”簾子剛掀開五分之一,冰冷的槍口便抵在她額頭上。莊湄在黑私下看不清那人的臉,只知道是個高大強健的男人。“你是薄湄嗎?”莊湄覺得那姓氏分外刺耳,她咬緊下唇,這一場狂風,原來是老天來要她的命。“說真話,否則。”“我不是。我想你找錯人了。”“那薄小姐,就別怪我,搜你的身了?”“開槍吧。你就能交差了。”莊湄捉住槍身,使勁往自己額頭上磕,“來啊。沖這里。”那男人顯然沒想到莊湄會如此反常,居然不怕死自己往槍口上撞。掙扎間,男人抬手一擊!“啊!”——莊湄從黑暗中驚醒,房間里很安靜,她舉目四望,大汗淋漓的掀開簾子,原本該睡在那里的媽媽和三個孩子已經不見了,屋外陽光鉆進室內,她咳嗽了兩聲,推開窗,旅館的附帶餐館里熱氣騰騰的,院子里坐滿了人——這是已經到了吃中飯的光景。她撫了撫鈍痛的額頭,又對著鏡子照了照,額頭上并無明顯的傷痕,她撥開頭發,望了望頭皮,頭皮上也沒有。額頭上,原本溫禧摔砸成的傷疤已做過除疤手術,沒有半分痕跡。她又對這鏡子望了望脖子和肩膀……沒有任何淤青,難道又是噩夢?她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的位置,這時又有人敲門,她煩躁的打開門,門外的趙惠林訝然的望著她。“我來……請你中飯,吃完中飯,我們就要回城中了。”“我剛醒。洗漱一下。就下來。謝謝。”莊湄關上門,她捂住嘴巴,仔細回憶了昨晚那把槍和那個男人,但是毫無頭緒,慢慢的,她又覺得這是個噩夢。來回走了幾圈,莊湄開始穿衣服,穿戴整齊后,她對著鏡子,仔細的梳理了一頭烏發,斌角也掖了又掖,當她轉身時,她發現自己的皮包忘拿了。1瞧,被扔在靠墻的床邊。正在她拿皮包的時候,不小心碰了枕頭。!半個黑色槍柄從枕頭里露出來,她的動作愣了一下,隨即扔開枕頭,一把槍就這么安然的躺在她的枕頭下!!!拿過槍,上面沒有任何徽記,最重要的是,槍里有沉甸甸的子彈。一絲驚恐從莊湄平素波瀾不驚的眼睛里劃過去,她逆光站著,背影有些僵硬,只見她在窗邊視察著那些吃中飯的旅客,這時,門外再次傳來趙惠林的敦促。莊湄轉過身,她睫毛微顫,兩只眼睛眨了眨,隨即換上另外一副平靜的神色,緩慢的把□□用餐巾紙一層層包好后,放進包里。下了樓,趙惠林高興的說:“老板殺了一頭牛,我選了最好的2塊,做了牛扒。”“……”莊湄滿心戒備的點頭,她來回巡查那些來來往往的客人,“昨天和我同房的媽媽和孩子呢?”“他們一早搭大巴去城里了。他們夫妻倆還叫我謝謝你呢。”“嘗嘗牛扒,我自己煎的。嘗嘗?”趙惠林順著莊湄的目光看過去,“你在看什么?”“平靜的,好像甚么也沒有發生的,沙漠。”“小莊,你這個假一請就是半個月,你是……生了什么病嗎?”“是生病了。我把包里的病假條給你。”王經理看了病假條半天,才開口道:“其實如果你身體吃不消,還是最好回去修養。公司雖然需要你這樣努力工作的員工,但是可不想你病倒在工作崗位上。”“我現在已經沒事了。”莊湄似乎聽清了王經理的意思,這是讓她離職嗎?“可是你這個病,需要好好休息啊。”王經理上下打量了一下莊湄,“聽說你老家是淮安的?”“對。”“我老家也是淮安的。說起來還是老鄉。”莊湄無奈的笑了笑,她肚子里清楚,自己連淮安在哪里都不知道。“淮安是個好地方,山清水秀、民風淳樸,空氣質量也好,很合適養胎的。我看,你還是,早點回去吧。”莊湄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是聽錯了?什么叫養胎?她看向被捏在王經理手里的醫院正規的診斷證明書,“王經理,不太懂你是什么意思。”王經理露出了一個和煦的笑容,“我們也是一段時間的同事了,不玩虛頭巴腦的那一套。你是未婚,現在竟然懷孕了。我對未婚媽媽,一向沒有陳見可是……這懷孕了,最好還是回家休息。”早晨,她是從溫禧手里接過來的病假條,她壓根沒有打開看病假條上寫了甚么,左右不過和從前一樣是急性腸胃炎,然而現在王經理的表情可不像是開玩笑?“王經理,請你把病假條還給我?”王經理仍舊慈眉善目的遞給她,“都快3個月了,你太瘦,也是第一次吧?就一點也不知道自己懷孕了?”如果她的肚子能懷孕,那她就是當代的圣母瑪利亞,她肚子里“那位”,就是再次降臨人世的耶穌,聽說耶穌要是再回來就是末世了。這是不可能的,但病假條上寫得清清楚楚,她已經懷孕了2個月半。莊湄并不知道溫禧又想要玩什么,她面色愈來愈陰郁,王經理嘆了口氣,“哎,出去玩要記得戴套啊,這下玩出火了,我也救不了你。你這個崗位這樣辛苦,一個孕婦,是支撐不了多久的。我勸你,還是早些回淮安去吧。”“……”莊湄抬眼瞧了王經理一眼,“讓我想一想吧。我一時,也不能給你個準話。”縱使王經理這一臉勸退的奸相著實令人討厭,但莊湄仍舊在心里嘀咕著,若真能自動離職,前八百年,她就遠走高飛去了,哪里還等到現在……不過……溫禧這是……又要做什么呢?“好,你想一想吧,能幫你的,我都會盡可能和上面提。”王經理打開門走了出去,徒留一頭霧水的莊湄。上午仍舊正常上班,到了下午茶時間,莊湄去茶水間倒咖啡的時候,發現一塊方糖都沒了,她只能打開茶水間后面那件小食品儲藏室的門,蹲在里頭找糖盒子。沒一會兒,陸續有別的人進茶水間。“你們聽說沒有,人事行政部那個,就是挺漂亮那個,聽說懷孕了呃。”“誰啊?小莊啊?”“是啊,就是她。真看不出來,年紀輕輕的,沒結婚,就懷上了。你們都沒看見,王經理那臉色都綠了。聽說本來王經理打算給她加薪呢。”“懷孕怎么了,懷孕就不能加薪了?王經理也真是夠摳門的。”“真人不露相啊。我都沒在夜店碰見過她,居然玩出火了。肯定是1、夜、情。這孩子是誰的啊?”“誰知道呢,說不定她就是個小三兒什么的,本來嘛,長得那么漂亮,都這個歲數了,還沒結婚。我二十七的時候,二胎都生了。”女人的話題點開就沒邊了,在女人的漫談里,莊湄開始不想要走出這間小小的食物儲藏室了,她打開一罐花生醬,拿勺子挖了一大勺,放進嘴里咀嚼。女同事談完了,又來了一撥男同事。“真夠可以的,我看她一向很嚴肅端莊的樣子,還以為她和別的女人不一樣的。沒想到她比別的女人更爛!”“噓噓——瞎吵吵什么呀,難道她肚子里懷得是你的孩子啊?”“滾一邊兒去,我可沒睡過她。本來……”那男同事下降了聲音,“還想追求一下的,早知道是個有主的,我就不瞎獻殷勤了。”“嘖嘖,我剛進公司的時候,也喜歡過她呢。可是,現在她……哎哎,真是破壞我女神的形象和地位啊。”男同事們推搡著低笑——莊湄吃掉那一小罐花生醬,拿起一塊糖盒,從儲藏室走出來。男同事們意外的看向她,彼此眼神交匯之后,莊湄看到他們眼珠里的驚訝,她不做聲,夾出一塊方糖,放進咖啡里。“借過一下,謝謝。”莊湄端著自己的咖啡出去了,她還有很多東西要匯總上報,實在無心再聽茶水間的八卦。快下班的時候,王經理再次走到莊湄的桌前,語氣和藹的問:“小莊啊,斟酌的怎么樣?”“我想留在公司繼續工作,希望王經理能給我這個機會。”王經理面露驚訝,如今的女人真是使人捉摸不透,難道未婚先孕連孩子爹都不知道這種事情也是沒什么了不起的事?也不知道是誰走漏了消息,全公司現在連每周只來三次的保潔阿姨都知道,他們背后指指點點,居然有人說莊湄肚子是被他搞大的?天地良心,這個鍋,他可不想背,他有妻有子,多少年來都是規規矩矩過日子,爬到如今經理的位置,仗著得,就是他良好的人品,他才不會做這類道德敗壞的事情!王經理打量著低頭工作的莊湄,好吧,縱使這個女下屬確實能力不錯也長得足夠美貌,但是兔子不吃窩邊草是他奉行的準則。

本赛季NBA五大悬而未决事件浓眉去哪成疑赛季得分新高哈里森巴恩斯斯砍下28分5篮湖人幡然大悟补短板想请泰伦卢做球队助教只

竹凉席知识&信息专区
本赛季本土射手王武磊一纪录国内职业联赛前无古人
网上撩了个妹子,任我使用浑身招数,怎么也撩不下来。
相关阅读
随意又任性周星驰受访麦克夹在眼镜上
· 中国乘客遭日本出租司机拒载为啥却又遭出租

中国乘客遭日本出租司机拒载,为啥却又遭出租车高管上门道歉中国乘客遭日本出租司机拒载,为啥却又遭出租车高管上门道歉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