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四十三顆糖抱抱我

2019-05-22 06:40: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他有糖糖心 4十三顆糖 抱抱我(小說屋 )被柳格當眾護了那末一下短,紀陳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連看著平日里最最討厭的數列題都覺得順眼了點。紀陳咬著筆帽寫題,第一堂課是數學題,反正就要放假了,各個老師干脆也都躲懶,把晚自習的時間給他們用來寫試卷了。紀陳的數學老師是一個年輕的姑娘,看著像大學當畢業,但是她的業務能力十分的強,班上三十幾個男生也是把她奉為女神。傳說她是X省的理科狀元,畢業之后可以直接保研的,但是不知道為何就是出來工作了。她在紀陳的這所學校已經有四年了,第二年就開始帶高三,也是一個傳奇人物了。小姑娘現在沒事做正拿著1支粉筆在黑板上抄題目,大家都無視了,這個場景太常見了,題目出出來也不是給他們做的,專門為柳格準備的。柳格可能今天真的是病的不輕,看著題目大腦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每個字都認識,但是當他們都湊在這黑板上的時候,仿佛變成了一個個白色的小螞蟻,讓人看著十分的煩躁,密集恐懼癥的人估計都要瘋。柳格看了一會兒題目,從草稿紙里抽出了一張白紙,把題目給抄了下來。出給他的題目都是超綱的困難,有次數學老師私底下給了他一張紙,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公式,他回頭1查,都是大學的知識了,他頓時無語。可能是覺得高中的生活實在是太無聊了,枯燥乏味,難得有這么一個腦袋聰明的學生,數學老師玩他玩的不亦樂乎。由于生病,柳格全部人有點懨懨的,他看著自己寫下的字,撇是撇,捺是捺,但是怎么看都比以往寫的字要丑。煩躁的把紙往書里一夾,趴下睡覺了。難得他有脾氣,還在課上睡覺,數學老師覺得神奇,但也沒說什么。解得出來解不出來柳格都會跟她說一聲。柳格這一睡是真的給睡了過去,他一睜眼已經是第三堂課下了,但是沒有老師說他,也沒讓人叫醒他。睡了一覺之后覺得自己頭沒那么的重了,拿出那張寫著題目的草稿紙,讀了幾遍題目之后,他稍稍有了點思路,然后拿出草稿紙開始演算。這道題的演算量很大,他算了好幾張紙才算出來,等他解決完這道題,第四堂課也下課了。柳格把算好的答案寫到紙上,連同草稿紙放在一起,明天去找數學老師用得著。第五堂課就是自習課了,紀陳已整理好書本準備出教室了。一場大雨之后的天瞬間降了好幾度,紀陳出門的時候都被冷的打了個冷顫,覺得自己下個星期過來需要帶幾件厚實點的衣服了。柳格今天都是悶悶的,給紀陳講題的時候也是。一道題講了兩遍紀陳都沒能懂,也沒有像之前那樣扔筆罵人,他只是深深的看了紀陳一眼,嘴角撇得很下,臉上帶著不耐煩的情緒,準備給她講第三遍。“你這樣好可怕啊,我們要不要歇一歇?”紀陳話音剛落,窗外劈開一道閃電,閃的天空一陣發白,沒過多久天空轟隆隆的如馬車顛過。紀陳被窗外拿道驚雷吸引了注意力,沒察覺到柳格方才閃點過后僵硬的身體,那白光閃到他的臉上,劈的他的臉色蒼白。柳格心底那莫名其妙的浮躁徹底變成了暴躁。他真的討厭下雨天,起初他覺得自己能像個正常人一樣對待這該死的雨天,埋怨歸抱怨,但是不會放在心上,它和四季一樣是必經的進程。可是柳格就是討厭,討厭的要死。他始終能記得那暴雨天里,黑色的雨傘,黑色的棺木,黑的西裝,白色的花,灰色的墓碑。整個世界好像除這三種顏色都失去了光鮮。暴雨之下,所有人默哀的鞠躬,致敬。雨水打在人的臉上,不知道是人哭了,還是天哭了。嘩啦啦的雨沖刷著他所有的記憶,一遍一遍,讓他永遠記得這場雨,它帶走了世間的灰塵,帶走了人的生命,卻帶不走世間的黑暗。黑云籠罩下的黑暗,人心滋生的黑暗,都在這個雨天里爆發。不管隱藏的多好,避開明媚的陽光,避開喧鬧的人群,避開正常的接觸。只要遇上和記憶里相差不多的雨天,那暗黑的膿水總要從心臟中漲破,咕嚕嚕的冒著黑色的水,占據他的全部身體。柳格閉了眼,企圖疏忽方才的那道驚雷,讓自己處于一種冷靜的狀態。可是越是控制,自己心口那道被驚雷劈開的傷口冒出的黑水就越是多。紀陳把注意力從窗外轉過來的時候,看著柳格,發覺他的臉色有點難看,比喝藥之前還要難看。紀陳心里一突突,怎么柳格喝了自己的姜糖水以后,不但沒驅寒,還發燒,現在喝了自己的退燒藥,不僅沒有好轉,還愈來愈嚴重了?紀陳伸出手覆到柳格的額頭上,柳格被驚了一下,看著她的眼神十分的凌厲,紀陳一下子就被他鎮住了。“我看看你退燒了沒。”紀陳聲音弱弱的,不讓自己刺激到柳格。柳格現在的狀態真的是差的要死。紀陳的手心覆到他的額頭上,發覺他的體溫不是很高,顯然燒已經退了下去了,但為何他的臉色還這么的難看呢?紀陳細細看著柳格,柳格低著頭,劉海要把他的眼睛都擋住了,只有握著筆的手,用力到手指發白,他的手還在微弱的顫抖著。紀陳一把奪過他的筆,將它扔到一邊。“我上次就捏斷了一支筆,你的手勁肯定比我大多了,你要是不想和我一樣大拇指掛彩就別這么干。”話畢,窗外又是一道大閃劈了下來,柳格立馬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紀陳意想到他的不對勁,在雷聲到來之前,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柳格的身子都在顫抖,通過她的手傳到她的身上,那恐懼感也順著這道顫抖抖到紀陳的身上。她不知道該怎么做來安慰柳格。直到那隆隆的雷聲過去后,紀陳才收回自己的手,她有點手足無措的看著柳格,不知道該說甚么好,就這樣的看著他。發覺柳格一點反應都沒有,紀陳才伸手碰了碰他的手,“雷過去了。”好半天,柳格才回過神來,放下了擋在眼上的手。“怎么可能過得去呢”柳格喃喃道,不知道是說給紀陳聽,還是說給自己聽。“應該還會有,我們今天就到這里吧。你趕緊回宿舍去休息休息,你現在這樣這的很可怕。”紀陳摸到柳格手都是冰的,他今天高燒,好不容易燒退了,可是現在的身子卻是這樣的冷,紀陳怕他后期還會生病,那病可就磨人了。“你陪我坐會兒。”柳格說。他垂著眼,紀陳伸手將眼前窗子的窗簾拉上。“好,我陪你坐一會兒,你緩緩。”紀陳干巴巴的坐在柳格的身旁,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除了看著他也沒什么可做的。拉上了窗簾的教室只有教室里的黃燈,看著讓人都覺得暖和了一點,但是此時的柳格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拋棄了的小狗,可憐巴巴的。紀陳忽然想到了自己之前那個關于柳格的夢。他的親生父母的死。是不是在這樣的一天里,他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人,所以他才會害怕打雷閃電?如果是這樣,紀陳真的想伸出手抱抱他,給他自己僅有的溫度。“柳格,你冷不冷啊?”紀陳想找點話跟柳格說說,不要讓他一個人陷在痛苦的回憶里,那很難過。當她在夢里體會那個自己的悲慘的生活的時候,她特別想有誰能叫醒她,不要讓她就這樣,在另一個自己的世界里遭到她的感情的傷害。她想柳格應當也是這樣的,她想將他拉回現實來。“柳格,你冷不冷?”柳格沒有回她,但她已經不依不饒的問了好幾遍。“有點。”柳格終于將注意力轉到了她的問題上,但是眼神還是那樣的無神,他躲著紀陳的視線,怕讓她看到自己眼睛里的恐懼。“我們聊聊天唄?就這么坐著有點無聊啊。”紀陳想找點話題,但是又不知道該找點什么樣的話題和柳格聊。“哎,你高考想好考哪個學校沒有啊?我現在很迷茫啊,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呢。你想好考哪里了你告訴我一聲啊,我想去你在的城市。”“紀陳,我冷。”柳格說。“嗯?那我們回去?”“你能抱抱我嗎?”紀陳受寵若驚,繼上次接吻以后,柳格居然向她索要擁抱?紀陳毫不猶豫的站起身來,彎腰抱住了柳格。柳格的把下巴抵在她的肩上,聞到她洗發水濃郁的香精味,卻有了點現實的感覺。把他拉出那無盡的回想,讓他有點實感,這一切都過去了。柳格伸手環住紀陳的腰,從她身上汲取著自己想要的溫度。紀陳,怎么辦,我好像開始有點依賴你了.小說屋

沃神曝安东尼现状多支球队想要但都不愿付出视频强硬加里纳利突入禁区飞身暴扣詹皇霸气点评NBA4大豪门却依旧睥睨天下

大数据成国际博弈焦点互联网生态平台是关键
沧州市国家和省级生态村镇增至48个
泰康的新玩法: 互联网保险+大健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