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至尊天印第二章家宴尴尬章节名打错了1吃

2019-01-14 14:21: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至尊天印 第二章 家宴(尴尬,章节名打错了)

“对,若是不来,就是虚有其表,夸大其词,让他自己诏告天下,说是不敌金华城段玉。”另外两位华丽少年顿时起哄,一脸的狂笑。

“狂妄小儿!”方镇气得脸都发紫,可眼前这三个少年都有聚元中期的实力,他根本不是对手。

段玉不耐烦的挥挥手,“赶快去送信,我会在岗石镇落脚一天,什么破地方,连个像样的客栈都没有,就这样的地方也会出现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我呸!”

“好!我这就去修书一封,等天儿回来,你们可别后悔!”方镇重重的挥一挥袖子,就要进去,可在转身的时候看见白衣****的方立天正在缓缓走来,顿时脸上露出喜意。

“你这老头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莫非要我等动手你还肯去不成?”段玉身旁的一位少年喝诉道。

“天儿,你回来了。”段玉没有理会那少年的喝诉,而是惊喜的对这另一个方向道。

那三个少年脸色一变,人的名,树的影,方立天的名气不是他自己讲出来的,而是远在天南城的赵东出亲口说的,赵东出可是第二阶梯的高手,他们三个,连聚元境的实力阶梯都上不去。

不仅如此,还有不少光曜门玄元门的弟子亲口证实。

这三人苦苦修炼,在金华成也算大有名气,平日里经常是三人一起到处欺凌弱小,实力强的不屑与他们做对,实力弱的又不敢与他们做对,久而久之养成了目空一切的习惯。

他们三人听到方立天的名气,都觉得自己修炼了十九年,都还只是在金华城有名气,别人方立天还没到十七岁,就已经响彻天南国。

于是段玉想了一个法子,前来岗石镇挑战方立天,他们肯定方立天现在还在连云宗,自然不会从连云宗赶过来接受他们的挑战,到时候离开岗石镇,把方立天不敢接受挑战的事情一传闻,那自己的名气不顿时就传遍了天南国,到时候要是方立天打上门来,自己往角落里一躲,躲个一年半载,想必方立天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难为他们几年的时间。

这样又得了名声,又保障了安全,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事生活的方式也会有所改变情吗。

想到就做,三人日夜兼程的就来到了这岗石镇。

开始还好声好语,一旦确定了方立天不在岗石镇,几人立即就原形毕露,张狂起来。

可谁也没想到,方立天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他不好好的待在连云宗,来这鸟不拉屎的岗石镇做什么,就算要省亲,也要等到逢年过节的时候啊。

三人在心中狂呼。

“你们想要挑战我。”方立天懒得猜测这三人的心思,淡淡道。

面对方立天清淡的语气,段玉三人猜不到方立天心中所想,额头上已经是细汗密布,刚刚他们的语气可是很不好,这方立天肯定听见了,要是把他们三人杀了都没人敢替他们出头。

段玉讪笑一声,后退一步想躲到两个同伴的身后,可那两人比他速度还快,一个个的站在他背后当起了鸵鸟。

低头走路易撞人

段玉都快哭了,呐呐道:“那个……这,其实……”

“是不是!”方立天重申。

“没有,我们开玩笑的。”段玉连忙摆手,急忙道,“我们就是过来瞻仰一下您的风姿,现在看到真人,我们心满意足,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说着就准备后撤。

“我让你们走了吗。”方立天道。

“啊?”三人立即停住,一动不敢动。

“道歉,马上离开岗石镇。”

三人如临大赦,低头哈腰的向方镇道歉之后赶紧离开,连饲养在客栈的马匹都不要了。

“方镇叔祖,因为我的原因,让你受气了。”方立天像方镇弯了弯腰,轻声道。

自方家在生死存亡之际这些人都留在方家与方家共存亡的时候,方立天已经放下了以前的芥蒂,开始接受他们。

方镇有些不知所措,论辈分,他是方立天的长辈,应当受方立天这一礼,可论实力地位身份,他拍马也赶不上,六十多的人,此刻在方立天面前竟有些拘束。

其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当初他是在站在方坤林那一方的。

方立天微微一笑,道:“方镇叔祖,我先进去见父亲母亲,稍后在与您叙旧。”

“好好。”方镇连连点头。

方立天唤来门童把蛟血马牵走,朝着方坤山的书房而去。

经过上次的方家大变,方家已经焕然一新,入门不远就是一个巨大的演武场,此时演武场有着十余位方家的后辈子弟正在修炼武技,大院内不时有人走动,人气十分高涨,方家因为方立天,正欣欣向荣。

方立天的回来,让方家满门欢喜,处处欢声笑语,一个个年纪比方立天小六七岁的孩子跟在方立天身后想看看这位明传天南国的年轻强者的样子。

方海方罗这两位以前跟着方立志的小子第一时间跑了过来,可只敢在不远处看着,让那些小屁孩不要打扰方立天。

方立天一直面带微笑,那些刚进方家没见过他的年轻侍女见到方立天温和的样子,一个个心里犹如小鹿乱撞。

杨月茹与方坤山站在书房门口,杨月茹微微垫着脚尖,望眼欲穿的看着大门的方向,方坤山面带微笑,眼中闪烁的精光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激动。

早就有人提前赶在方立天之前告诉了他们两人。

至尊天印第二章家宴尴尬章节名打错了1吃

方立天快步走上去,弯下腰,“爹娘,孩儿回来了。”

“见过家主,夫人。”跟着方立天后面的人同时行礼恭敬问好。

“都下去吧。”方坤山笑着挥挥手,众人不舍得看了一眼方立天纷纷离开。

杨月茹拉着方立天手左看看右看看,眼睛有些发红。

方立天急了,连忙道:“娘,您这是怎么了。”

“没事。”杨月茹抹抹眼角还没溢出的水光,温柔道,她自然听说了方立天在天南秘境的大战,她是方立天的母亲,消息自然比其他人更加准确。

想着方立天被人围攻,杨月茹这几天就吃不好睡不好,恨不得立马前去连云宗看望自己的孩子。

“天儿回来了该高兴,你这个样子是做什么。”方坤山要保持一家之主的威严,不满的说了杨月茹一句。

谁知杨月茹俏目一瞪,“你这个没良心的,天儿在外面历经生死,你这个做父亲的就没一点关心,你还是不是天儿的父亲,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吗。”杨月茹连珠带炮的说了起来。

方坤山立即哑口无言,求助似的看了一眼方立天。

方立天失笑,明白他们这是为自己担心,母亲是女性,性子娇弱,父亲作为男人,表达的方式自然不同,可方立天能感受到他们都是爱自己的。

“娘,我们进去吧,父亲其实也很担心我的,只不过爹不善于表达罢了。”方立天打圆场。

杨月茹这才放过方坤山,临尾却还瞪了他一眼,亲密的拉着方立天进去,把方坤山落在一旁。

“有了儿忘了夫,不过得子如此,我方坤山又还有什么不满足。”方坤山微微一笑,走了进去。

杨月茹拉着方立天的手,硬是要方立天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一遍,方立天无奈,只好避重就轻的把在天南秘境的事情说一遍,饶是如此,也让杨月茹捂着嘴眼泪直流,尽是担忧。

方立天想让方坤山劝一劝,可方坤山眼中也有担忧。

方立天只好等杨月茹平静下来,一家三口继续聊着方立天在天南秘境发生的事情。

当晚,方家设家宴,方立天被杨月茹紧紧拉着坐在身边,杨月茹一直没有放开方立天的手,不断给方立天夹菜,其他方家人或是崇拜,或是羡慕,或是欣慰。

总之,家宴其乐融融,方立天很享受这样的感情。

在方家,方立天才能放下所有包袱,尽子女应尽的,让杨月茹方坤山尽父母的爱。

豆浆机哪款好用
六轴机械臂价格
液晶电视壁挂支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