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杀破狼之武炼天荒第五十二章斗战台

2018-12-07 19:08: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杀破狼之武炼天荒 第五十二章 斗战台

第五十二章斗战台

话説胡扬前去记名,那人问了两遍,见他确定要战武尊,脸上丝毫不见惊容,把他名字记下来。

登记完了,胡扬并没回去看台那里,站在一边等着,他要看看自己的对手是谁。

等所有人全部登记完毕,那写字的人将两张白纸上的内容都看了一遍,然后拿起傍边的砚台与毛笔,回过身面对那一丈多宽的白布。

只见他将手中毛笔凌空一挥,那白布上就立马隔空出现笔画字体,而且速度奇快,两个呼吸,在那一丈多高的白布眉头右半边,狂风、疾风四字写得斗大,字体苍劲清逸,一如那写字的人。

胡扬一边看得这神乎其技的写字方法,虽説大开眼界,却并没大惊xiǎo怪。

他早已下定决心,遇事不再大惊xiǎo怪,那样像个土鳖,与xiǎo爷形象身份不符。等到那人把名字写完了,他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了两次,在步战与骑战栏目各出现一次,步战对手陈楚、骑战对手王禹。

他知道这两人自己十有八`九不认识,疾风部他只认识三个人,陈余、陈槐,还有那个黑胖子。这陈楚是不是陈余的族中兄弟?难道这陈余家族很大,疾风部随便拎一个出来都姓陈?

那白布榜文上两个半边排列写下的名字总共不下一百多个,疾风、狂风两部独占半边,上方是大王指定的对战场次,下方是上台了结恩怨的武者,总共六十多人;而另一个半边也有五十多个名字,都标明了战部名称与实力境界。

最后胡扬数得整张白布上的名字有一百二十四个,也就是説要对战六十二场。

看完了战榜,胡扬不再停留,他要去找那开庄的人买筹了黑百通
,找到刘江一问,才知道还要稍等才行,庄家还要定赔率。心里想着买谁才能稳赚不赔呢?最好的办法就是买对手,然后自己故意输掉比赛或者上场就直接认输。这个想法在脑中一闪就被他否决,

xiǎo爷要晶石、但xiǎo爷更要尊严硅藻泥加盟

左思右想,想不出一个保险的买法,那些武者胡扬全部不了解,如何评判胜负概率?最后脑袋都想疼了,那骨子里的凶性、痞性又冒了出来,心一横、牙一咬——买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步战靠不靠谱,但很确定马战非常不靠谱,那便孤注一掷,全部买自己的步战!若是马战先开始,自己敌不过时便直接认输,步战时再搏命。

若是步战先开始,xiǎo爷便直接把命博上,赢了便就数着晶石过幸福日子,若是输了,xiǎo爷已经死球了,这次是真的去阴间了,那债xiǎo爷也就不用还了。

正自心里发狠,那台前有人高叫着比武的将士们集合,兵器封刃。他知道那所谓封刃的目的,就是封住兵器锋刃,以免轻易闹出人命。

来到长台的侧面,看到一个四尺高的乌黑色炉子烈火熊熊,不知烧的什么燃料,无烟无臭,炉膛里的火焰透着蓝色,想来温度很高。

那掌管炉子的武者黑瘦精悍,前来封刃的武者们都称呼他吴大师,估计这人就是传説中的炼器师。那吴大师接过武者兵器,将兵器伸进炉膛,不见有什么动作、也不见念什么口诀,两个呼吸就将兵器抽了出来,兵器的锋刃就被一种银色的金属包裹。

轮到胡扬,他将两根烧火棍递过去,那吴大师接过后面色一滞,悠悠説道:“好久没见过纯天煌黑铁炼制的武兵啦,这兵器应该是出自墨家黑铁堡的武兵阁,八百炼,可惜是凡兵。”

看也不看胡扬一眼,自顾自的説完话,便逐一将两把兵器伸进炉膛、两个呼吸又抽出来。接过一看,那黑铁剑的剑刃被那种银色的金属包裹,变得有三四分厚,剑尖也是变成了圆头,而那长刀刀口也是一样,在手中掂了一掂,发觉增加的重量却是可以忽略不计。

又回到看台处,刘江説已经开庄了,开了三个庄,一个是大王开的,另外旋风部和黑风部各开了一个庄。开庄的地方就在那前方高台下,左中右摆了三张桌子,桌子后面坐了一个武者,武者背后挂着一张布榜,上面写着比武场次和赔率。

叫上刘海跟刘江一起来到大王开庄的桌子前面,看了看那榜文上面狂风部几个武者的赔率:张藐步战陈超,一赔一;魏成马战江衡,一赔一;蒋山步战王朗,一赔一;吴匡马战崔护,一赔一;胡扬步战陈楚,一赔一;胡扬马战王禹,一赔一;门兴旺步战蔡康,一赔一;门兴盛马战杜刚,一赔一……

又看了其他场次,全部都是一赔一。

胡扬无语至极,你这败家娘们儿脑子有问题,土豪也不能这么个玩法的,这跟派晶石有什么区别?一气之下差diǎn就买了对手赢,一问才知道买对手是犯规的,气得掉头就走,也不想想自己到底生的是哪门子气。

来到黑风部的桌子前面,他也懒得看其他人的赔率,直接找到自己的名字一看:胡扬步战陈楚,一赔一十五;胡扬马战王禹,一赔三十。

看完大怒,你们就这么看不起xiǎo爷?居然还有一赔三十的!

看遍整个榜文,自己的赔率第一高,其他被庄家看衰的人最多也就一赔五、一赔三,大多都是二赔三、三赔四。

更加不可忍受的是,那庄家为了促销,将胡扬两个字写的格外浓墨重彩,竟然还在自己的名字下面打了一条横杠黄金麻厂家

是可忍叔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婶可忍婶子她妹的也不能忍!

胡扬咬牙切齿,你们给xiǎo爷等着!

他气呼呼的又来到那旋风部桌子前面,一看榜文,这旋风部也不看好自己,步战一赔十,马战一赔二十五。也不驻足,掉头来到黑风部桌子跟前。

“刘海大哥,你过来。庄家,我要买筹!”

“xiǎo兄弟你买哪一位?”

“我买胡扬,步战,二十万晶石!”

看他説话咬牙切齿,那庄家很是不解。据説那胡扬xiǎo子还是个武徒、还是个武道门外汉,是大王惩罚他才让他上场比武的,你这是送晶石啊!

这送晶石送得咬牙切齿又是何必?

“胡扬啊,统领説了,你最多借五万下品灵晶,再多我就不能盖印啊。”

刘海急了,你这家伙行事神鬼莫测,跟在你身后气血都不稳定,我都怕了。

“刘海大哥,你怕什么,你尽管盖,到时候我跟袁叔解释,大不了我把二球抵给你。”

刘海更怕了,你那二球倒贴百万晶石送我我也不要,还抵给我?

“要不我让二球来跟你説説?”

最后刘海还是妥协了,心道大不了到时输了自己帮忙贴着还,最后答应总数不超过十万下品灵晶。

胡扬买了自己十万的步战筹,庄家写了合约,从中撕开一半交给他拿上。

买完了步战筹,他看着那榜文马战名目上、自己名字下的刺眼横杠,脸色铁青、喘气如牛、双目充血……

“庄家,再给我写十万的约,我买自己马战胜!”

“胡扬啊……”

“刘海大哥,胡扬将这脖子上的脑袋抵押给你行不行?”

话説到这个份上,刘海很无奈,哭丧着脸,最终还是很讲义气的在那合约上盖了印记。

刘江见他气势汹汹,便盲目的信任他,买了他一万下品灵晶的步战筹,刘海的确讲义气,也闭眼咬牙买了胡扬五千的步战筹。

直把那庄家欢喜的合不拢嘴,傍边买筹的武者也眼露怜悯之色——这两个家伙估计接下来半年白干,那个叫胡扬的xiǎo子最起码要三五年,而且跟武尊对战过后不知道还能不能站起来呢,估计横着出去的可能性更大。

哎,这可怜的年轻人呐……

买完了筹,胡扬气势汹汹的回到那看台前面坐着,如同石雕一般一动不动,面色铁青、双眼微眯、精光闪烁,手上青筋直跳。

周围士兵们不明所以,以为他是吓成这样,不由很是同情。

“全体肃静……第一界大风军团将士会武……现在开始……开斗战台……”

高台上的黑塔之一运气发声,声音粗豪却高亢,竟然将全场两千多人的嘈杂声音压住,清晰地传入在场每个武者的耳中,如同直接在每个人的脑中响起。

“比武第一轮,武士境步战,六场、十二人同时展开较量,下面念到名字的武者上场。恭请本次会武裁执官、来自中原浩然圣宗的武圣前辈入场。”一个身穿乌黑战甲、军官模样的武者在高台上大声宣布。

胡扬听到武圣两个字,心头一动,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武圣境界的绝dǐng高手。难道就是那个写字的中年人?

他曾经下定决心,以后就算太上老君站在自己面前也不再大惊xiǎo怪,但接下来看到的情景让他再也无法淡定,嘴巴张的能伸进去一个拳头。

只见那个穿着灰色长衫的斯文中年人从那高台前面飞了起来、飞到五丈多高的空中,飘到比武场地中央的上空迎风而立,飘然若仙!

那飘飞的速度并不快,无声无息,毫无任何气势动静,但越发显得他飘逸神奇。

胡扬已经无法相信眼睛,这个突然出现的场景颠覆了他的思维认知。没有空气波动、没有气势动静,也不见那人屁股下面喷出尾气,他怎么就慢悠悠的飘起来了呢?

几个呼吸以后,他才恢复思维能力,这才看到那人脚下踩着一个器物,确切的説是一把四尺多长的金黄色长剑。

脑中回想起自己看过的那本《武道初知》里面记载的武道境界説明,书中记载説武帝境界的武者已经可以御兵短暂腾空,刚才那黑甲军官介绍这人乃是武圣前辈,那他能够御剑腾空就理所当然了,只不过自己第一次亲眼见到武者腾空,视觉上觉得震撼而已。

想到这里,胡扬心头稍稍平静,但还是羡慕不已,那姿态、那神韵让人钦慕拜服,xiǎo爷我何时才能达到如此境界?

等得胡扬回过神来,比武场中已经上去了十二个人,分作六对,在场地中白线划出的六个同等大xiǎo的区域对面站定。那灰衫斯文中年人在场地中央上空五丈处漂浮、背身而立,也没见他低头观看,似乎他全身都有眼睛,有信心把六场战斗的全部细节尽收眼底。

不再抬头看那灰衫人,目光看向离他最近的一对武者。这两人年纪都不大,只在二十岁以下,一个白净面皮、一个肤色微黄。二人对面而立,眼神对视,目光透着战意,看来矛盾不xiǎo。

“张弛,今日我要你横着出去,你这不知好歹的东西!”那白脸武者恶狠狠的説道。

“谁横着出去还不一定呢!若是今日栽到我手上,你就等着躺上一个月吧!下次记得不要狗眼看人低,你也不过是个xiǎo武士、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微黄面皮的武者比较健谈。

二人对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很是耐人寻味,一个説对方不知好歹、一个説对方狗眼看人低,胡扬也懒得去猜为什么,耳中听到那飘在半空的灰衫武圣语气淡淡的宣布道:“比武开始!”

声音不大,甚至声音听起来很是温和,却清晰的传遍全场,包括所有观众,直抵所有人心神深处。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