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风叱天下第二百九十六章被发现

2018-11-15 18:51:4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风叱天下 第二百九十六章 被发现

“你找死!”

黄土怒喝一声,整个神情变得狰狞异常,这三个字本来应是脱口而出,可却是从牙齿缝隙里锻压扭挤之后一个一个吐出来的一般。

他本想多留紫府一会,至少可以尽情地奚落他一番,可是他等不及了,甚至说一刻也等不了了,他要杀!

他心中奔腾的杀意已经不能让他再等哪怕半分!

“你去死吧!”黄土近乎嘶嚎般吼叫起来。

浑黄的气息如同他一声暴喝在掌锋间奔腾滚动,周天之内沙土卷动竟以他高举的手掌为中心形成了一处不小的灵力风暴,有着足够让人惊悸的力量从其中搅动。

达到武王境自身劲元已然与周天完全相通,举手投足之间便可调动出极端可怖的力量,虽然他没有尽全力,但足以绞杀任何一个武灵更何况紫府居士此番动也动弹不得。

此番武技及身,紫府居士必死无疑!

可是紫府居士苍白疲惫的脸上非但没有丝毫惊惧,反而露出了一缕不协调的笑。

是的,他是在笑,只是这种笑在此刻涌动不免有些凄凉,甚至是有些诡异,因为这个时候不该笑,至少也应该有些凝重才对!

黄土也是这么认为,所以他顿了顿,至少紫府这个异常的举动让他十分不解,更让他心惊,他很害怕自己这个师兄会留一手,这种事情可不是没有发生过!

“师兄,你不会是预留了什么杀手锏吧?”黄土脸色阴晴不定,还是忍不住问了。

紫府居士没有回半句话可依旧在笑,准确的说是嘲笑,因为他已经没有丝毫的底牌了,至少他如今的状态就是连自爆都做不到。

可是即使这样又如何,事实上他已经赢了,至少自己的一个笑容便能让对方吓得神情骤变,这已然足够了!

所以他要嘲笑,尽情地嘲笑,其实他自己很清楚,他不仅在嘲笑黄土,更是在嘲笑他自己!

因为他到现在都没有亲手杀了黄土,而以往的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他从来没有把握住,而等他感觉真正有机会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想做成这件事情已经不可能了!

或许真如黄土这厮所说的那样,他没有这个命,没有杀黄土的命!

可他终归是不甘的,看着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在眼前而无能为力,这种心情可想而知,可他不能将这种情绪表露出来,至少现在不能,这不是虚伪而是高傲。

因为高傲的他不可能卑微的死,就是死也要傲娇的死!

“既然你不说,我便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样的底牌!不过我要告诉你,你就是有底牌我也要将它摧残尽数摧残!”

黄土狰狞般吼叫起来,声音满是怨愤和凄厉,正如他掌锋上滚动的力量从天而降时引起的强大威势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紫府居士得意的翘了翘嘴角,其上的弧度如他高傲的一生般高高挂起,他需要的就是黄土的暴怒和毫无保留的一击,那样他会死的很痛快,而不会再遭受到什么奚落了!

直到他感觉黄土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之后,他才安心地闭上了眼,今生注定杀不了黄土,可是如果有来生,他定要拼尽一切哪怕所有也要亲手屠了这厮!

所以他准备运用冥魂之泪守护者的神通,保住精魂夺舍重生!

每个守护者都有一种特殊的神通,这种力量是得益于女神之泪,他有黄土也有,可是能够死而重生的,十颗女神之泪中只有冥魂才能拥有!

他闭上了眼睛,一滴不甘的泪还是滚了下来,从脸颊滚动落到衣领,又从衣领浸润到全身,最终在周身悄然无声弥散,化成了一道璀璨夺目的光团。

是的,这种消散无声,正如他周身四周浮动的莫名纹理一般也是在无声地衍生蔓延。

甚至让他没有察觉就已经陷入了空间里洞开的某种通道中,整个人也化为了一缕紫光,纯粹无形缓缓消散!

与之一同消散的还有黄土的力量,那看似汹涌可怖的冲击波在紫色绚烂的纹理面前,就像是滴落湖心的一颗露珠,虽然荡漾起了三分波澜,可是仅此而已!

“怎么可能!”

黄土瞪大了双眼,近乎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一幕,神情凝重异常。

他突然发觉紫府看似就在眼前,实则已远在天边,因为他的气息也隐隐消失,身影也在某种力量中变得模糊起来。

自己那股可怖的力量也和紫府一般正在缓缓流失弥散,根本无法抑制!

“原来是冥魂之泪的力量!你想借助女神之泪的力量离开,你根本想都不用想!”

黄土瞳孔骤然一缩,意识到了什么,也不再迟疑,背后凝缩出一道双翅,整个人化为一道黄色的流光朝着那隐隐消弥的空间甬道一钻而入!

他看的不错,这是冥魂之泪的力量,当继承者开启女神之泪时,守护者便是可以顺着这种力量的牵引穿梭虚空到达女神之泪之中,这是守护者独有的力量!

紫府居士拥有,黄土居士一样拥有!

可是两者之间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每一个守护者只能对所属的女神之泪的力量有着莫名感应,而黄土不过是投机取巧顺着紫府的的轨迹朝前摸索。

虽然如此做不能直接进入冥魂之泪中,可也足够找到冥魂之泪的继承者,也就是凌风!

而找到了凌风也就等价于找到了冥魂之泪,也意味着他将得到冥魂之泪!

黄土心向来很大,他甚至想过有朝一日集齐十颗冥魂之泪自己造帝,所以在拼尽手段立刻斩杀紫府和放长线钓大鱼的选择题上,他坚定不移地选择了后者!

莫名空间正如它一如既往的苍茫浩瀚,一股亘古尘封的苍莽之感如同飒飒的秋风在这里肆意奔腾。

秋风恼人眠不得,遍上枝头送凄凉!

若仅仅是秋风这里不过是多了几分悲凉之感,可这风劲事实上却是最为纯正的龙气,如风一般在这里席卷,如风一般在这里瑟瑟鼓动!

可实际上龙气是没有清风那种轻柔飘逸的,至少也要极北冥海那种冬风才能勉强和它比拟,可是龙气在这种冷冽逼人的威势里又分明多了不少可怖的蛮横,此番便是疯狂涌动冲刷着四下的一切!

整个空间似乎都在这种强大的冲击下要被掀了去,至少不时跌落的峭壁时时都在表明这一点。

不过凌风对此却丝毫不在意,他依旧站立在那强劲龙气的最中央,像是一尊金人伫立在那。

四下可怖狂躁的力量不时朝他周身席卷冲刷,周身也在这一次次的鞭挞里积累了层层厚厚的泽光,像极了一道金色的铠甲!

是的,这是龙气衍化的铠甲,不过在这厚重的金甲之下他那略有几分瘦削的身影已经不堪重负的要坍塌了一般,可是他还是忍住继续坚持。

实际上他不仅仅是因为这金甲的载重而隐隐颤动,还有这龙气无孔不入地朝着他玉质体的毛孔疯狂灌注方式确实折磨人,至少就以他如今的玉质体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内崩溃了数次,然后又修复再崩溃……

这就像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就如同灵魂感识陷入那无穷无尽的劫雷风暴一般永远飞不到头。

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准确的说就像是陷入了一处泥沼里,进不得也动不得,只能靠着强大的毅力坚持着,哪怕是丝毫的异动都可能让他万劫不复!

所以他在等,等一个绝佳的时机。

只要双方哪怕突破了一丝,他便可以破土而出!

事实上他并知道一股危机正在悄然朝他靠近,可是他知道紫府与黄土一战败得是紫府,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打开了自己冥魂之泪的觉醒之力,希望可以通过女神之泪的召唤救紫府一命。

他也知道成功了,至少他已经感受到了紫府那有些萎靡的气息已经穿过了汹涌澎湃的空间暗流接近了这里,似乎现在就在这个莫名空间壁垒的外头!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开启了冥魂之泪最后的通道,正如他当时毫不犹豫地觉醒这股力量一般,因为他能够察觉到紫府现在异常虚弱,冥魂紫府便是绝佳的疗伤圣地!

即使这样分出心神对于他现在而言很吃力,可他还是没有考虑就这么做了,因为紫府比他现在更危急!

是的,紫府真的很虚弱尤其是在极大的创伤后又经历了如此长距离的空间穿梭,这种虚弱俨然难以附加。

可是真正危机还在后面,至少一同穿梭虚空进入这里的还有一个叫黄土的家伙。

他虎视眈眈地盯着这里的一切,狰狞可怖的脸上满是炙热,因为他看到了龙气,这种世间最为纯正的东西足以让任何强者产生贪婪的念头,当然他也不例外!

他想笑,至少这种情绪是很抑制的,因为他感觉这是天意在帮他,这一次或许不仅仅能够得到冥魂之泪,还可能享受龙气灌体!

而后者毫无压力地可以将困扰他多年的恶疾完全治愈,他将有可能再次回到以往的巅峰!

他终究笑了,笑得这么开心,他已经将近百年没有这么开心地笑过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