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第一百六十八章 口齿交锋

2018-11-09 18:29:1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第一百六十八章 口齿交锋

空间一阵晃‘荡’,嬴政并没有看到南宫小蝶的身影,仍旧只有银月老祖一人。,访问:.。

不过很快嬴政就捕捉到好几道隐晦的气息,隐藏在虚无空间之中。

他并没有丝毫担心,而是一副不悦的样子,看着银月老祖道:“为何没看到衡阳公主?”

见嬴政神魂颠倒,深深惦记南宫小蝶,银月老祖心中会心一笑,只是他一脸陪笑道:“小友何必心急?小蝶已经确定是你的人了,你看咱们是不是坐下详谈细节?”

嬴政心中冷笑,脸上却‘露’出大喜之‘色’,立刻道:“对,对,对,是晚辈疏忽了,老前辈请坐,马上就要上菜了,咱们一遍吃,一遍谈,请……”

银月老祖十分满意这样的结局,毕竟嬴政展‘露’出的实力很强,而且势力滔天。

虽说银月皇朝底蕴强悍,可以消灭嬴政以及他的势力,可是这注定是惨胜,得不偿失。

原本银月皇朝比末日皇朝和日不落皇朝就弱势一些,若为了消灭嬴政,儿伤筋动骨,岂不是更加没落?

反之,牺牲一位天才后辈,拉拢住嬴政,哪怕不能为己所用,只要关键时刻,嬴政站在银月皇朝这边,无疑是一股很强的助力s;。

况且还能得到真神格,这笔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银月老祖自然明白如何取舍。

他之所以对银月皇主南宫‘玉’龙失望无比,就是因为南宫‘玉’龙实在糊涂。身为银月皇主,却被骨‘肉’亲情左右,这样的人,在银月老祖看来不配做银月皇主。

至于想到南宫神月,银月老祖十分满意,深有老怀安慰之感。

“老祖,您放心小蝶那里神月会做其思想工作……”

“为了南宫家族的千不朽霸业,为了银月皇朝的不灭丰碑,哪怕小蝶不愿意。神月身为其父,必将以死想‘逼’,竭力促成此事,但请老祖放心。”

“既然必须要有人被唾骂。那这个骂名就让神月背负,各位老祖都是德高望重的长辈,万不能沾上一丝污迹,神月当‘挺’身而出……”

想到南宫神月在元老会斩钉截铁的话语,银月老祖。真有一种后继有人的感觉。

很快,一道道真材灵兽佳肴被一个个妙龄少‘女’端了上来,近万道美味,足足上了一整天才全部上齐。

银月老祖曾经也是银月皇主,数亿年一直都是银月皇朝的高层,对登天宴,他并不陌生,所以很悠闲含蓄,随便吃了一点,全当意思意思。

他不由把目光望向嬴政和五大教主。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几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狼吞虎咽。

反而风轻云淡,品着美酒,偶尔吃一点珍材灵兽佳肴。银月老祖可以看的出来,嬴政几人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并不在意。

这就让银月老祖恨吃惊了,要知道如此多的天材地宝,除了三大古老皇朝,银月老祖可以肯定没有哪个势力可以忽视等闲。

哪怕是巅峰四级帝国,也不会表现的如此惬意。仿佛这登天宴的珍材灵兽佳肴就是普通的家常便饭一般。

看嬴政和五大教主清澈如水的眼神,银月老祖十分肯定自己的推断。

可越是如此,他对嬴政的来历就越好奇,究竟是出自哪里?这股势力暗中潜伏了多久?是否已经是全部底蕴了?还是冰山一角?

“不如请那几位老前辈也一同入席吧!反正这么多。吃不完也‘浪’费。”就在银月老祖走神之既,嬴政陡然诡异一笑道。

“啊?”银月老祖心中一惊,脸‘色’一变,只是瞬间就恢复正常,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嬴政,随后笑着道:“小友果然厉害。只是小友一点都不担心吗?”

嬴政自然听的出银月老祖的弦外之音,他微微一笑,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道:“本来朕是准备同归于尽自爆真神格,将银月城化为乌有,可是现在成了一家人了,朕自然不会那样做了,你说呢?老前辈……”

听到嬴政的话,银月老祖心中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不知道真神格能不能爆炸,也不知道真神格真的爆炸了威力如何……

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哪怕嬴政一伙人在银月城自爆,那也绝对是一场灾难,尤其是他撇了一眼气定神闲的玄武教主。

一位无限接近地境的强者自爆?就算老祖出手能够镇压下来吗?银月老祖心中瞬间甩开这个疯狂的想法,哪怕被老祖强势镇压了,只怕老祖也要真的魂飞魄散了。

为了一枚真神格,失去了老祖庇护,真的值得吗?

“哈哈,小友可是真幽默,那几位是我南宫家族的元老,他们是暗中保护小友的,既然小友不喜,老朽让他们回去吧!”银月老祖也不是省油的灯,睁眼说瞎话的本领也是一等一的,只是瞬间就想出了一个蹩脚的理由。

虽然是一个蹩脚的理由,但总归解释了,可以消除戒心误会,这样总聊胜于无,总比互相猜忌要好的多。

“那还真要多谢银月皇朝的垂爱了,朕在此多谢了!”嬴政心中十分鄙夷,可是表面的功夫还是要做好的,毕竟拆破脸皮,自己也讨不到好。

“呵呵,小友严重了,我看还是进入正题。小友既然怜爱小蝶,不知何时下聘?”银月老祖眼神‘露’出希冀之光,特意把下聘说的很重,生怕嬴政听不懂。

“下聘嘛……”嬴政声音扯得很长,然后微微一笑道:“现在就可以啊!”

“什么?小友此话当真?”银月老祖心中一动,要知道这本身就是一场‘交’易,真神格换南宫小蝶,他让嬴政下聘自然指真神格。

毕竟这不是太光彩的事情,有损银月皇朝和南宫家族的尊严,所以银月老祖说的很隐晦含蓄。

“这还能有假?君子一言九鼎……”嬴政十分肯定道。

“好,好,好,看来小蝶找了一个好归宿,小友果然是豪爽之人啊!”银月老祖心中快乐疯了,没想到真神格如此容易就可以到手了。

迟则生变,银月老祖不想节外生枝,忍不住搓了搓手道:“这样吧!明日小友就带着真神格到南宫家族下聘,然后便可以迎娶小蝶了。”

“什么?神格?聘礼是聘礼,神格必须要南宫小蝶嫁到天国,朕才会‘交’给银月皇朝。而且朕虽然身份不高,可好歹也是堂堂天国国主,迎娶南宫小蝶,朕要风风光光的在银月皇庭下聘提亲,这样才不会辱没衡阳公主的美誉。”

银月老祖眼睛瞪的老大,至于神格延后倒也算了,到时候只有南宫家族的元老全部出动,不怕这小子敢耍赖。

可是在银月皇庭提亲下聘,却不是银月老祖愿意看到的。这本来就是银月皇朝的污迹。他之前之所以让嬴政到南宫家族,而不是银月皇朝下聘就是为了把声誉影响降到最低。

要知道一旦在皇庭,那可是等于昭告天下了,银月皇朝的衡阳公主本就是风云人物,如此若不轰动整个星河文明才是怪事。

若仅仅这样也就算了,关键是神月要三个月后才能继任新皇主,这样怎么去皇庭?名不顺则言不正,指望钻牛角尖的南宫‘玉’龙?相想想银月老祖就头大,这小子还真会出难题啊……

...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