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掌御星辰第397章愚蠢的活路

2019-03-21 16:01:4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掌御星辰 第397章 愚蠢的活路

“老祖,只要你答应了我这个要qiu,让我手刃此獠()!从明天起,我便让出御符峰峰主之位,并交出所有御符峰的特殊典籍!”贺万山此言一出,四方皆惊。

听到这句话的真罡门各峰峰主,长老,包括掌门楚方月在内,心里都ji起了惊涛骇浪。

贺万山抛出的这个you饵不可谓不重。

近几十年来,御符峰贺家在真罡门内尾大不掉,内斗不断,一直是真罡门众多有识之士的心头之痛。但若是强卝行清除御符峰贺家,就算成功,也会损伤惨重。

最重要的是,真罡门四峰一殿之御符峰从此也将一蹶不振,甚至是失去传承()。这些年来,御符峰的精英尽出贺氏门下,而且有关符策方面的珍贵典籍,更是被贺万山据为已有大半,清除了贺家,就等于真罡门自断一臂。

而现如今,这贺万山却提出主动让出御符峰几主之位,并交出特殊所有的特殊典籍。可以说,这是贺家的一种变相的妥卝协,几乎就相当于离开真罡门了。

贺家不费dāobing的离开真罡门,那珍贵的宗门典籍又能保留,纵然真罡门在短时间实力会受损,但是花上十几年时间,御符峰将会重新崛起。

在听到贺万山的这个提议之后,若不是楚方月楚大掌门脑海中闪过凌动的种种奇异之处,又有观星老祖在上,恐怕楚方月楚大掌门会毫不犹豫的答应贺万山的这个条件。

一人之si,换来整个门派的团结和完全掌控,这种好事,简直没有什么考虑的余地。

楚方月的目光不停的在凌动、贺万山、观星老祖三人卝身上liu转,各种矛盾的想fǎ卝轮番而起,希望观星老祖拒绝,但又希冀观星老祖答应!

“祖师,贺万山狡猾无比,此事万万不可答应!再者,贺摘星si于正常的门内大比当si而无怨,若是此例一开,我真罡门后人只能陷入代代仇shā,永无宁曰!”就在其它各峰峰主与掌门楚方月生出相同心思的时候百阵峰的峰主章冰正却是再次仗义直言。

“祖师,耿炎烈附议!”一身暗卝红长袍的火丹峰长老耿炎烈也忽地ting身而出,“祖师,这些年,si在御符峰弟卝子手中的内门弟卝子,少说有六七个,可也没见谁去寻仇,此例万万开不得!”

与贺万山相立在低空中的观星老祖站在那里却是不发一言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听到章冰正与耿炎烈这二位的仗义直言,凌动只能投去感ji的一瞥,脑海要却是飞快的盘算这件事未来可能的走卝向来()。

凌动清楚,影响这件事的走卝向的因素只有两个,一是他在观星老祖心中的价值多寡,二是贺万山开出的条件轻重。

至于情义这种东西,凌动压根不相信会出现在观星老祖这种活了几百卝年的才能怪卝物身上,在观星老祖这种掌卝泉的老怪卝物的心中除了利益之外还是利益。

凌动相信,若是贺万山开出的条件大于凌动的价值,相信观星老祖会毫不犹豫的接受贺万山的提议。

只是凌动觉得以观星老祖灵罡境的修为,还要忌惮这个贺万山而不敢强卝硬处置吗?

“凌师卝弟,不要担心,祖师一定会拒绝他的!”这个时候,美卝人儿师傅秋清怡轻移莲步到了凌动身后,用一种极为肯定的语气这样说道,还极为qin妮的送给凌动一个安慰的笑容。

这一幕,却被低空中观星老祖看在眼中。看到站在一起的凌动与秋清怡,观星老祖又思忖了一下,才极为郑卝重的摇了摇头:“万山,不要hu闹了,摘星si于门派大比,规矩你是知道的,快下去替他收卝拾后事吧。”

“收卝拾后事~~后事?人都只剩骨头氵查了……还有后事吗?”贺万山悲怆的厉笑数声,忽地又开口道:“老祖,让我手刃此獠,贺某便带一干人等彻底离开真罡门,留下所有的符策典籍,不带走真罡门的一cǎo一木,并发下du誓,永不踏入真龙山一步,永不与真罡门为敌!你看如何?”

说这句话的时候,贺万山那转动他那xuè红的双眼,狠狠的盯了凌动一眼,一股骇人的shā气便扑面而来,骇得守在凌动身侧的秋清怡低呼了一声。

不过凌动却是毫无所动,这种shā气,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凌动震卝惊的却是贺万山的一再加价,若是任由贺万山这样增卝加条件,说不定就会达到观星老祖心中的底线,从而放弃他()。

若是观星老祖放弃了他,凌动身侧有御符峰一众门人虎视耽眈,又有贺万山提dāo在侧,凌动实在想不出他的活卝路在哪里。

所以,在贺万山说出这句话的第一瞬间,在观星老祖包括其它人或考虑或震卝惊当中的时候,凌动快步拾回tān狼黑剑之余,厉叱道:“贺万山,休得为难祖师与掌门,有种,来与凌某大战三百回合!”

说完,凌动虚劈引雷剑,引雷剑发出轻微的滚滚雷声之际,凌动剑指贺万山道:“凌某的人头在这里,有种的,便来拿吧!”

凌动的这句话,犹如滚滚天雷一般,将附近的内门弟卝子与长老们劈了个五mi三倒。

有震卝惊的,有讥诮的,有骂凌动异想天开的,也有赞凌动豪气冲天的,但更多的,却是惊讶。

反应最快的就要属贺万山了。

听到凌动的叫卝嚣,贺万山大喜之余,戟指凌动道:“小兔崽子,这是你自己找si!来,老夫便与大战三百回合!”说话之际,贺万山浑身青罡一动,就yu扑向凌动,刚刚有所动作的刹那,一股仿佛大海天空般磅礴恐卝怖的气息硬生生的拦住了贺万山大喜扑出的势子。

“万山,一个小孩儿家的气话,你也信?你现在下去,停止纠缠,一切都还来得及!”观星老祖拂袖道。

贺万山却被观星老祖的行为给气zhà了肺,“老祖,你这也不行,哪也不行,为了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卝子,莫要bi着贺某拼个两败俱伤吗?”

怒喝的时候贺万山下意识的举了举手中那令观星老祖退僻三舍的淡黄卝sè玉符。

“不是bi你,而是不能!万山,老夫还是那句话,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观星老祖挡在贺万山身前,不避让一步。

“老祖,这小龘子真的有那么大的价值吗?”贺万山却是怒极反笑,“既然这样,贺某先前的……”

“祖师,请允许弟卝子与这大胆狂徒一战!用这个让掌门威卝泉受损,让祖师头痛,给真罡门méng卝羞的狂徒的xuè来结束这一切!”凌动的大喝声cu卝bào的打断了贺万山的又一次加码。

几乎是凌动这句话出口的时候凌动就看到观星老祖袍袖一拂似乎有拒绝的意思。

发现这个情况凌动面sè一变,忙不迭的横剑于颈大喝道:“弟卝子凌动,让掌门威卝泉受损,让这等狂徒威卝胁祖师,是为大不孝,若是祖师不答应弟卝子与此狂徒决战的请qiu,弟卝子便自卝绝于此,以解掌门祖师之难!”

如果说先前凌动要qiu与贺万山大战的举动还会被人认为是作秀的话那凌动此举带给在场众的,就是十足丰的震撼了。

因为他们实在没有见过这样的洒卝子!

见凌动横剑于颈,原本要阻卝止的章冰正章峰主也明智的闭上了嘴巴。

“动儿,你的孝心,我们都知道,且不可鲁莽!”观星老祖神sè复杂的轻喝了一声,目光极为复杂的看向了凌动。

“不,还请师祖答允,否则,徒儿宁可xuè溅三尺,也不愿意掌门和师卝尊为难!”在这个时候,凌动又点出了他与观星老祖的师徒关系。

“你……”观星老祖被凌动气得为之语结的时候,贺万山却是厉笑起来,“好,你凌动虽然蠢,但也蠢得算是个人物,老祖,你看,他自己老要qiu如此,贺某怎能不给他这个机会?”

贺万山这样说,但却也没有动,因为观星老祖还没有给他让路,观星老祖依丹还在考虑这件事()。

观晏老祖此时甚至真有点生气了。

他生气是因为凌动,一个贺万山就够他头痛了,没想到凌动又出来添乱,他怎能不生气?甚至,观星老祖还用传音入密的功夫骂了凌动一通:“蠢货!平时也ting机灵的,今天怎么如此鱼蠢?还不退下,此时老夫自会处理!”

事卝实上,在场的大多数人,此时都在骂凌动鱼蠢。

但实际上,只有凌动知道,与贺万山一战,若许是他今天唯一活命的机会,又或许是最合适的出路。

还是那句话,凌动的生卝si,不过是凌动在观星老祖心中的价值和贺万山开出的条件之间的利益博弈bà了。

凌动不喜欢这种生卝si被其它人掌控的感觉,凌动绝不敢自信的认为,无论贺万山开出任何条件都搏不过凌动在观星老祖心中的价值。

如果凌动的价值真的达到这个地步,让观星老祖si保凌动,以致御符峰贺家一脉跟真罡门si磕然后两败俱伤,让真罡门实力大损,这种情况也不是凌动愿意看到的。

因为在凌动的心目中,若是一切顺利,真罡门将会置于凌动掌控之下。

听到观星老祖的喝骂,凌动心中徵徵一动,很有些意外,看来,他在观星老祖心中的价值还是蛮高的吗。

不过,凌动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想fǎ和初衷,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数息之后,一片寂静的真龙殿上空突地传来了观星老祖的一句话:“好!老夫准了,凌动,你要战,那便与贺牙山战吧!”

……@。”

皮肤干燥起皮什么原因
老年人脚抽筋吃什么好
玉林湿毒清胶囊有什么功效
怎么判断膝盖韧带拉伤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