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伊凡雷帝第一章归来的继承者谁

2019-01-13 17:29: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伊凡雷帝 第一章 归来的继承者

求推荐票!

神圣拜占庭的北部终年笼罩在风雪之下,唯独被称之为北方奇迹的阿拉萨斯城镇,一年四季都有阳光倾斜而下。

坐落在城镇中心的是阿拉萨斯大教堂,此时璀璨的阳光在穹底之上宣泄而下,笼罩在尖锐的哥特式钟楼的尖顶之上,洗礼和净化着这座北方寒冬之中的沃土,如同上帝的眷顾庇佑着这座见证了神圣拜占庭五百年的神圣的不朽。

钟楼的嗡鸣预告着朝礼的到来,此时年轻的见习牧师都加快了步伐别有幽愁暗恨生,前往阿拉萨斯大教堂,生怕落后的半步而遭到主教的责罚。

站在大教堂门口的主教格列高利满意的看着鱼贯而入的年轻牧师,然而其中一个特别的身影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黑色的兜帽将他的脸藏匿在阴影之中,也是唯一一个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的见习牧师。

他在不远处徘徊不断,似乎心事重重。

格列高利挪动了步伐,走到他的面前语气温和,像是对待一只迷途的羔羊。

“需要帮忙吗,孩子?”

大主教得到的,却是对方沉默的回应。

见对方没有说话,格列高利又补充了一句。

“在神圣的主面前,灵魂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此时他才稍稍鞠躬,恭敬地说道,“谢谢,格列高利神父。我只是来拿一件东西。”

兜帽里的声音潺潺流过北方枢机主教的耳畔,显得异常平静。

“东西?”

格列高利轻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他握住胸前的十字架,柔声问道,“什么东西?”

年轻人像是沉默在回忆之中,娓娓诉说着过去。

“十六年前的神圣拜占庭并不像看起来一样牢固,年轻的国王和权势滔天的教宗展开了权力上的角逐。因为腓特烈大帝反对教皇无谬论,结果一家人遭到了驱逐,一家三口被放逐到北寒之地,最终腓特烈夫妇被教廷的人谋杀在那一片冰雪荒原里,唯独剩下一个背负诅咒命运的孩子,还有一个从异世而来的灵魂。”

此时对方的声音却如同利剑,刺在了他的心头,十六年前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

格列高利张了张嘴,却被对方打断。

“为了活下来,他藏匿了原有的名字,改成了母亲的姓氏瓦西里耶维奇,名字变成了伊凡·瓦西里耶维奇。而且他在长期的流亡生涯中亲眼目睹了双亲的死亡,却也让他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为了他的复仇。向那些背叛了国王,试图将教权笼罩在世俗之上的人复仇。”

年轻的牧师微微一笑,睫毛抖动一下,他仿佛在讲述吟游诗人流传的故事,而不是哈姆雷特的悲剧。

当他亲眼看见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双亲被教皇的收买的家伙吊死在树上时,愤怒湮灭了理智,脑海中只剩下了复仇。

然而格列高利却瞬间脸色骤变,青筋凸起的手无意识的往下拉扯,十字架衰落在了青石板上。

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呵出来的温热迅速凝结成冰冷的水汽。

在对方不急不缓的讲述之中,他终于知晓了年轻人的身份。

伊凡继续说道,“十六年前几乎所有的红衣大教主都参与到那场密谋和政变中,当然你也不例外。我知道教宗将你安插在神圣拜占庭的北部,是为了严防北部的维京战士,但是如果整座阿拉萨斯要塞在一夜之间消失呢?如果我现在动手杀你,你能够反抗吗?格列高利神父,此时你的处境就如同当年我父亲苦苦哀求你们放过孩子时那样。”

当年襁褓里的灵魂至今都记得那一幕,如果不是这群人剥夺自己作为王储的光环,他也不必在冰天雪地的荒原里苦苦熬到现在。

“原来你就是当年下落不明的遗子。”

格列高利的脸色不再慈祥,开始变得狰狞,紧握在手中的十字架。

“但是就凭你也想在阿拉萨斯杀了我?”

格列高利重新恢复了冷静,经过短暂的失神之后又重新恢复了作为主教的冷静。

因为对方就只有一个人。他只要挥挥手,附近巡逻的圣骑士会将他碎尸万段。

伊凡终于褪去了冷静的外衣,流露出狂暴的一面。

“一个人?”

伊凡嗤笑了一声。

“你难道觉得向你复仇的,还是一个人吗?”

没等到格列高利主教的回答,伊凡自顾自的说道,“复仇的,是一头恶魔啊。”

年轻的牧师最终掀开了兜帽,流露出一头诡异的白发。与此同时对方的眼睛开始变得暴戾而不安,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冷气,然后缓缓的张开。

那一瞬间,格列高利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痛苦,

伊凡雷帝第一章归来的继承者谁

憎恨,暴戾。

无穷无尽的情绪充斥着他的脑海,瞬间从人蜕变成恐怖的恶魔。

周围的年轻牧师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纷纷退让,惊慌失色的看着脸色狰狞的年轻人。

伊凡每一次的呼吸,都散发着不祥的迹象。

不知何时,阴沉的密云笼罩在阿拉萨斯之上,遮天蔽日,黑暗的阴影笼罩着神圣的阿拉萨斯,阴影逐渐爬上了圣像仁慈的脸庞。

狂风,电闪和暴雷,所有圣经启示录中出现过的种种末日迹象,出现在了被称之为圣城的阿拉萨斯。

厚实的阴云夹杂了电闪雷鸣,如同漂浮在苍穹之上的岛屿,隔绝了苍穹。星辰与月亮也要在他面前光辉暗淡下去。

闪电和雷鸣穿梭在阴暗之中,如同偶然露出一鳞片爪的巨兽。

终年在神圣光芒笼罩之下的北方教廷重镇,此时俨然在雷电的阴影之中战栗,巨大如同山峰的雷霆从天而降,炸起了漫天的风雪。

落雷在云和地之间,牵连出一条闪耀的光。

阿拉萨斯大教堂周围的建筑,在自然的力量面前,一一炸碎。

圣洁的天使浮雕一瞬间变成了大理石的碎片!

炸雷的怒吼震慑了整座北方的教廷中枢,年轻的传教士脸上雕刻上了恐惧的情绪,在骇人的场景面前,匆忙下跪向他们的耶和华祈祷。

脸色苍白的枢机主教只想到了圣经里描述过的末日场景。连太阳和月亮慑于他的凶威,躲藏在想成就一番事业黑暗之后,

恶魔的黑暗遮掩了星辰,所过之处,皆为黑暗笼罩。

面前的年轻人如同来自深渊的巨兽,用邪恶的红瞳注视着渺小的红衣主教。

向耶稣祷告也无济于事。

孱弱的祈求和咒骂撒旦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根本弱入蝼蚁。

格列高利手中的书落下,在雷暴引发的狂风之下,翻开了《出埃及记》的第九章,第二十三节。

“摩西向天伸杖,耶和华就打雷、下雹,有火闪到地上,耶和华下雹在埃及地上。”

与描述的一模一样的场景,只不过呼唤暴雷的人,不是仁慈的弥赛亚。

而是复仇的化身。

暴戾,憎恶与恐惧的象征。

“渺小的凡人,记住我的名字。”

每一音节都与云层之中的雷霆相互呼应,炸雷笼罩了终年阳光柔和的阿拉萨斯大教堂。

雷霆不间断的,闪烁在格列高利死灰的脸上。

“我是雷帝伊凡!”

防爆开水器
康宝莱奶昔
彩涂板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