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龙王戒第三百八十六章小玄子好久不见

2018-12-06 17:48:2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龙王戒 第三百八十六章 小玄子,好久不见

朝阳初升,光芒瞬间笼罩大地,天地间仿佛在某个时刻发出了“嘭”地一声闷响。

驯夫帮总坛的练功小院,贾里玉一脸轻松地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是驯夫帮的女弟子们,她们这时正在勤勉地练功。

美人拳。

贾里玉的新发明,是那天见韦小宝回来后触发的灵感。

当初韦小宝被带到神龙教,阴差阳错地成了神龙教的白龙使,苏荃和当时的神龙教主安排他出去办事,临行前,各自教了他保命的“美人三招”和“英雄三招”。

因为韦小宝固有的设定就和上乘武功无缘,所以贾里玉见到他倒没有朝武学方面联想,是韦铜锤阻拦他时,使出了“英雄三招”才让贾里玉灵机一动,想出来自创一套“美人拳”教给驯夫帮的女弟子们。

“美人拳”顾名思义就是美人打的拳,因此拳招的名字也是和四大美人有关,“西施捧心”、“昭君出塞”、“貂蝉拜月”和“贵妃回眸”。

第一招“西施捧心”的最初构思灵感是“黑虎掏心”,不过作为美人拳,名字当然不能叫西施掏心。

这一招的精髓在于“准”,一拳打出,正中敌人中心。

昭君出塞是一记长拳,其中虚实相生,包含一系列后招,对敌时,一旦占据上风,能一鼓作气将敌人打到崩溃,这一招的精髓在于“快”。

“貂蝉拜月”是以守为攻的一招,看似臣服认输,其实暗藏反击招式,往往出奇制胜,令敌人防不胜防,精髓在于“奇”。

最后一招“贵妃回眸”,演化自降龙掌中的“神龙摆尾”,专门对付背后之敌,精髓在于“柔”,当然,是柔中带刚的柔。

院中学习此拳的都是有一定功底的驯夫帮弟子,她们看完贾里玉和柳诗草的演示之后,心中暗自比划、回忆、映照,把这四招功夫用到之前何人动手的过程中,不免有豁然开朗之感,难免暗暗感叹,倘若当时用了哪一招,结果就会如何如何。

因此当她们听说贾里玉要把这拳法传给他们时,她们简直开心得要立即拜贾里玉为师。

贾里玉时升任为驯夫帮的副帮主,是驯夫帮唯一一位男性,处境多少是有些微妙的,现在以一套“美人拳”轻易就震慑和收服了整帮的弟子。

毕竟是做过峨嵋派首领的男人,可谓有着非常丰富的工作经验。

“贾副帮主,我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一个正在练武的女弟子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贾里玉。

“当然可以,随便问。”

“我想请问一下,这一招贵妃回眸需要回头吗,因为敌人从后面进攻的话,如果不回头看,可能会中计也说不定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那女弟子说完,见贾里玉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赶紧低头补充了后面一句。

“这一招的精髓在于柔,但关隘是在回眸,只是初练此招,要训练自己的听劲,不能着急回头观察敌人,因为回头观察本身就是对时间的一种浪费,高手交锋,一个闪念就决定胜负”

贾里玉正耐心讲解,但看到那女弟子脸上的表情,似乎仍旧迷茫,换了一个方式道:“这么说吧,这一招一共有三个境界,第一境界是不用回头,靠耳力辨别敌人招式的方位,予以回击;

第二境界是回首望,回头看一看敌人的招式从哪里来,有没有故布疑阵,有没有声东击西迷惑你;

第三境界再回到不用回头,无论敌人如何出招,你都能凭借耳力判断出来,并迅速做出应对。”

那女弟子点点头说了句“明白了”,然后又说了句“谢谢副帮主解惑”,转身归队。

贾里玉继续在一旁观赏她们练武,过了一会,柳诗草进来,走到贾里玉跟前,低声道:“韦大夫人来了,还带了她的那位公子。”

贾里玉一转头看了柳诗草一眼,然后将手里的小食放回盘子里,起身和柳诗草离开,临走前,跟那些女弟子说:“再练一刻休息一会。”

“来人就是他们两个吗”

“就他们二人,随从都让在外面等候,没有进总坛。”

贾里玉笑了笑,道:“这样说,事情成了一半了。”

两人说着来到前厅,果然看到苏荃和韦铜锤坐在厅内用茶。

“不知二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贾里玉抱拳道。

苏荃和韦铜锤同时站起来还礼:“贾先生客气了。”

贾先生

贾里玉鉴貌辨色,感觉两人的表情有些奇特,先不动声色,看他们葫芦里到底装了什么药。

别人不了解韦小宝,贾里玉是很了解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诡计百出,常常让人防不胜防,不由自主地就落进他的陷阱之中。

重新落座后,苏荃道:“今日前来叨扰是有两件事要跟贾先生说,第一件自然就是我家老爷回扬州的事情,我跟老爷商量过之后,他最终同意跟贾先生一道去扬州走一趟。”

贾里玉笑着说道:“如此就太感谢了。”

苏荃紧接着:“但我想请贾先生答应我一件事,这件事对我以及对我们整个韦家来说都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贾里玉不等苏荃说出具体什么事情,点头道:“大夫人尽管放心,我以自己的名声跟你保证,我保证会毫发无伤地将韦前辈从扬州带回来,并且同时跟您保证,韦家在大理的一切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江湖人千金一诺,本领越大的人承诺就越有价值,因此听到贾里玉这么说,尽管已经和韦小宝商议过利弊,得出此行可行的结论,但还是莫名松了一口气。

以贾里玉这样近乎通神的本领,他的承诺意义非凡。

苏荃起身行礼道:“那我就在此先行谢过贾先生。”

贾里玉也站起来,道:“是我应该谢你们才对。请坐。”

苏荃落座,然后又笑着看着贾里玉,有些为难但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的样子:“还有另外一件事要麻烦贾先生”说着回头看了韦铜锤一眼,这才跟贾里玉说道:“就是希望贾先生能够收我儿铜锤为徒,教他一些真正的本领。”

“嗯”贾里玉有些没有想到。

“铜锤上次在通吃坊不自量力地跟贾先生交过手之后,对贾先生的身手一直赞不绝口,十分向往,因此不住求他的父亲和我,希望我们能请贾先生您做他的授业恩师我知道此事会令先生觉得为难”

贾里玉举手摆了摆,道:“我答应。”

“嗯”苏荃准备用来说服贾里玉的理由还没说出口,就听贾里玉点头答应,有些始料未及。

“我答应,实际上,我第一次见到铜锤,就觉得他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若能好好锻造,将来必能成为一代宗师。”贾里玉如实说道。

听到贾里玉这么说,苏荃忙道:“铜锤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快拜见你的师父。”

韦铜锤原以为这次拜师会非常困难,因为他带人堵过贾里玉的路,又说了那些大不敬的话,但凡贾里玉计较一点,都不会同意收他为徒,他已经做好“跪在门前三天三夜不起来”的打算,甚至脑补了天降大雨,他仍旧悍不回头、绝不起身的动人场面。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贾里玉居然一口答应下来,连条件都没有听。

原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吗,还是说他是准备收我为徒之后,再想尽办法折磨我不,绝对不会,他如果想折磨我,那天在通吃坊就有一百种办法,何必等到今天

韦铜锤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然后给贾里玉磕头行拜师礼,贾里玉坦然受礼之后,伸手让铜锤站起来,道:“入我门之后,须遵守我的规矩,不过我目前也没有开宗立派,规矩也不多,以后慢慢与你说罢。”

“是,师父”韦铜锤顺利拜师,想到自己以后就要学习上乘武学,得窥武学大道,心情激动不已。

“这次去扬州,你一道同行吧。”

铜锤看了母亲一眼,后者微微点头,然后他躬身应道:“是,师父。”

两日后,贾里玉、柳诗草、韦小宝、苏荃、双儿、韦铜锤等人悄然从大理出发,启程朝扬州赶去。

路上行了三日,弃了马车登船,水上又走了两日终于到了扬州。

因为带着韦小宝同行,贾里玉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进了扬州城之后,直接拿将韦小宝、苏荃、双儿和韦铜锤等人带回家中安置,然后派人去天桥和弘历那边接头。

当天晚上,接头人回来禀报:“三二,见龙在田。”

贾里玉听到这个暗号,知道弘历那边也已经搞定,这是他和弘历当初定好的暗号,他这边搞定叫做“猛虎出山”,弘历那边搞定叫做“见龙在田”。

三二就是六,六天之后。

在等待康熙御驾亲临的第二天,柳诗草跟贾里玉起了一次争执,按照柳诗草的计划,贾里玉可以利用这次康熙和小宝见面的机会,埋伏高手,围杀康熙皇帝,但贾里玉明确地否定了这个计划。

“我这次请韦前辈前来扬州,就是要让他们二人见个面,不是为了引蛇出洞。”贾里玉道。

“我们准备了那么久,费了那么多事,结果终于请出韦前辈,为什么不用这次大好的机会埋伏狗皇帝”柳诗草自小就受反清复明、满清都是“狗皇帝”的思想熏陶,对康熙皇帝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感,只欲除之而后快。

“杀了老皇帝,新皇帝立即就会即位,而且新皇帝为平息朝廷众怒,会不惜一切代价扑杀天地会,到时候扬州固然待不下去,恐怕天地会也将面临灭顶之灾。”

贾里玉这次进入红楼世界,主要是要经历情劫,领悟太上忘情之道,完善心灵,一举突破天仙境界,并没有想种田争霸,实际上,他都没想到白龙会把背景安排到清朝。

贾里玉也不是不知道那句大俗话:“穿清不造反,菊花套电钻。”但就个人诉求而言,现在造反实在有点浪费精力。

当然,不造反不代表贾里玉就会做一个顺民,实际上,到了他这样的境界,早已经脱离俗世纷争,不存在顺民逆民的说法,如果他要想飞黄腾达,当初见到胤禛,完全可以有另外一种更得体的表现。

即便这些本质上的因素不提,贾里玉也不会刻意去站哪位王子,接机牟取权势,他会以这次机会为契机,到时候跟胤禛、弘历两人达成一个协议,保证贾府和天地会都能够安然无恙。

柳诗草见自己说服不了贾里玉,只好搬出总舵主:“此事不能一人说了算,要总舵主和其他各位堂主共同决定。”

如果是别人,贾里玉也就直接无视了,老实说,不管是天地会还是当今朝廷,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能量,想要左右他,更是根本不可能。

但跟他说话的是在大理放哨了数月、居功至伟的柳诗草,他不能无视她的感受。

“如果你觉得这样比较好,那就这么做。”贾里玉没有反对。

柳诗草还要说什么,但贾里玉点了点头,转身走掉了,她下面的话也不好再说出口,只能自言自语:“笨蛋贾里玉傻瓜贾里玉”

其实,柳诗草想让贾里玉布局杀康熙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她希望贾里玉可以完全站在天地会这边,然后她就可以毫无心理阻力地跟他在一起,但如果贾里玉真的只是为了那个狗皇帝完成一个心愿,最终还因此得了朝廷的封赏,甚至做了大官,那她就没办法愉快地嫁给他了。

作为一个坚定的反清复明分子,她怎么能嫁给一个清朝的大官呢

柳诗草思量再三,终于还是把这个消息跟父亲柳满弓说了,柳满弓得知这个震撼的消息之后,立即去见了贾里玉,结果让柳诗草讶异的是,父亲居然被贾里玉说服,也不同意围杀计划。

得知这个消息,柳诗草顿时松了一口气,莫名的,好像父亲终于不会反对她和情郎在一起一样的轻松感。原来这才是关键。

不过流程上来说,柳满弓还是把消息上报了总舵主,并把不围杀的理由一并说了:

首先,经过上次扬州围杀之后,天地会遭到重创,想在策划一次大规模刺杀,困难重重;

其次,基于同样的原因,这次康熙皇帝再次来到扬州,守卫肯定会更加森严,陷阱肯定会更加危险;

其后,耗费如此力量刺杀皇帝,即便成功,但意义并不是很大,对清王朝来说,不过是促进他们提前更新换代,无法动摇其根基。

最后,贾里玉准备长期潜伏敌营,想利用这次机会,打入敌人内部,成为一个间谍,随时为天地会提供有用的情报。

总舵主和其他堂主听了这几条原因,也最终同意放弃刺杀行动,按照贾里玉堂主的计划行事,众人积极配合。

六日后,一支神秘的队伍从京城出发,悄然朝扬州赶去。

当今皇帝康熙、当今雍亲王胤禛以及雍亲王之子弘历,全出现在这支神秘队伍中,可以说,这支队伍堪称清朝前后五十年最豪华的一支队伍。

这一日傍晚,贾里玉将自家门口的守卫全部调走,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先后有二十位衣着普通、但个个行动如风的神秘人进入贾家,当夜幕完全降临时,又有八位神情警惕,目光如鹰隼般扫视周围的神秘人护送着老中少三人进入贾家。

贾家内间暖房,一代传奇韦小宝,正和两位妻子坐在榻上等待什么人,此时他神情紧张莫名,心情激动难抑。

在两位妻子苏荃和双儿看来,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见到过自家相公有过这种表情。

吱呀

暖房门被推开,一个形容苍老的老人在两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韦小宝看到那老人,猛地站了起来,盯着那人愣了半晌,然后饱含各种情绪走向前,跪在地上:“奴才韦小宝参见皇上”

这一拜跨越了四十多年。

康熙看着韦小宝,神情特异,也不让他免礼,对其他人道:“你们都出去。”

胤禛犹豫了一下,康熙重复道:“都出去”

“是。”胤禛和弘历退出房间,苏荃和双儿也无声地退了出去。

房门关闭,屋内只剩下康熙和韦小宝。

康熙走到榻前坐下,然后沉声道:“小桂子,你可知罪”

韦小宝道:“问我这句话的是当今的皇帝陛下还是我的好朋友小玄子”

“皇帝如何,小玄子又如何”

“是皇帝的话,我就知罪,是小玄子的话我就不知罪。”

康熙眼眶已然湿润,笑骂道:“你他妈的还是跟当年一样狡猾,问你话的是小玄子”

韦小宝抬头看了看,然后站起来,道:“是小玄子的话,我就没罪,而且我还要跟小玄子说一句话。”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我要跟小玄子说,小玄子,咱们好久不见啦。”

“小玄子,哈哈,小玄子,如今我已经是老玄子,而你小桂子也已经成了老桂子”

“老玄子,没错,你是老玄子,我是老桂子”

一语未罢,两人俱已老泪纵横。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