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凤命第九十四章单独见面

2018-11-15 18:28:3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凤命 第九十四章 单独见面

“参见汗妃,不知汗妃有什么吩咐”师望着乌洛兰的脸色,询问道。,.猎豹一号酒精测试仪
.

“那个晚奴的来历你可清楚”师是当年跟着乌离的旧人,对乌洛兰很是忠心,所以乌洛兰在他的面前也开门见山地说了。

“这我并不清楚。当时我曾劝大汗不要把她带回来PVC打井管
,但是大汗不听。”

“东胡王敬献如此绝色,到底是何居心”

“东胡王敬献的并不是此女,而是东胡美人,此女是大汗出口要的,且当时她的脸上满是红斑,可能是她自己有心隐瞒。”师直言解释。

“难道大汗真的是因为喜欢她的菜才这样的”乌洛兰疑惑道。

“那依汗妃看,大汗是一个注重吃食的人吗”师用他那洞察世事的双眼看着乌洛兰。

“不,大汗绝不是这样贪图享受的人,他一心只在匈奴统一上。”乌洛兰摇头否定。

“所以,我怀疑”师欲言又止。

“怀疑什么师尽可直言。”

“恐怕汗妃也想到其中的关窍了吧”师反问道。

“您是说,他们一早认识”乌洛兰说完脸色更加不好了。

“有这个可能,否则实在想不通大汗要向东胡王要一个丑陋的女奴做什么我还有一句想问汗妃。”

“你说。”

“自此女来了咱们塔塔以后,大汗是否有什么异样”

“异样倒是没有,只是,大汗与我”乌洛兰欲言又止,她想说赫连城和她似乎更见疏离了。赫连城对那个晚奴的关心她看在眼里,那个晚奴对赫连城说话也不似女奴对主子的样子,也许真的是他们多年前便已相识的缘故,而赫连城他,会不会早对这个女子后面的事情乌洛兰不敢想下去了,于是她对师说:“请师帮我做一件事。”

“汗妃尽管吩咐。”

“去查查这个晚奴的真实身份和来历,以免她伤及大汗,给我们匈奴带来灾祸。”其实她更想知道的是,这二人是否真的有什么前尘往事。

“是,”师继续说道,“大汗过两日要去昆邪王那里商讨事情,汗妃不如趁着大汗不在的这段时间盘问一下这个晚奴。”

乌洛兰点点头:“一切事情待大汗走了以后再说。”

赫连城这几日确实要离开,他要去昆邪,临走之前,他让人把楚向晚叫到自己的帐子里对她说:“我接下来要离开几日。”说完便不再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特意告诉楚向晚。

“大汗的意思是”楚向晚抬眸,不解其意。

“你这个女人是死脑筋,本汗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收敛一点,不要惹出什么事。”明明是关心的话,说出口却是责备。

“大汗觉得我是一个惹是生非之人才加以警告的吗”楚向晚反问。

“你这个女人”赫连城有些恼火,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大汗放心,我会安守本分。”楚向晚又把头低下来了。

“好了,你下去吧。”赫连城不再说话,转身负手而立,可是楚向晚退出去的时候他又转过身来看着她的背影。他喃喃自语:“楚向晚,我的心你难道真的不懂吗”楚向晚并未听到他的话,只是赫连城的心思楚向晚未必不懂,只是不想懂罢了。

在赫连城离开的第三天,乌洛兰单独和楚向晚见了一面。

“燕都,你也下去,我想单独问她一些事情。”乌洛兰吩咐道。

帐子里只剩乌洛兰和楚向晚,气氛有些尴尬了,乌洛兰的性情虽然因为塔塔的巨变沉稳许多,可毕竟是草原儿女,性格豪爽是天生的,若是别的事情她直说了,可是赫连城的事情,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汗妃叫我前来所为何事”楚向晚开门见山。

“你在东胡多久了”

“五年。”

“以你如此美貌,只是一个女奴”

“有些事我自己不愿意,自然有办法应付。估计汗妃应该也听说了,我在东胡并非这副样子。”楚向晚倒是直接。

“那为何到了塔塔又以真面目示人”

“大汗一早发现,我无法再遮掩,况且,大汗并不像东胡王那么好糊弄不是吗”

“是,是个聪明人。”乌洛兰赞赏。她继续说:“你如何会来到匈奴”

“家道中落,又被歹人绑架,被卖到了这里。”

“你以前是否和大汗认识”乌洛兰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

“汗妃多虑了,我与大汗从未相识。”楚向晚刻意隐瞒,多说只会让人怀疑她的身份。

“你觉得大汗如何不过,你们周人对我们匈奴人恨之入骨,我这么问是多余了。”

“那倒不尽然,两国交锋,百姓何辜既然都是受苦的百姓,又何谈仇恨呢抛开立场,大汗是一个风云人物。”楚向晚话说的很中肯。

“看来你很欣赏大汗。”乌洛兰试探道。

“汗妃这话我不敢苟同抛丸机价格
,刚才我的话不过是局外人之言,并不涉及个人感情。”

“那若是把你的感情放入其中呢”

“汗妃不用再试探,您的担心永远不会成真,来塔塔的这些日子,我看得出来,汗妃对大汗的感情至深至纯。”楚向晚说的直白真诚,以诚待人,向来是她的原则。

“可是,大汗似乎看不见。”乌洛兰眼神落寞。

“大汗至今没有侧妃,可见对您的尊重和护,光是这一点,有许多男人做不到。”楚向晚劝解道。

“大汗对我是什么样我当然知道。”下面的话乌洛兰没有说,是因为知道,才难过,因为赫连城的感情并不在她的身上,眼前之人倒是很有可能。她敛起哀伤的神色,又成了那个高高在上的汗妃,她对楚向晚说道,“你既留在塔塔,必须安守本分,若是做出什么危害大汗和塔塔的事情,我定不饶你。”

“我不过一届女奴,如何有滔天的本事搅弄政事,汗妃多虑了。我只想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其他什么也不想。”楚向晚低头。~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