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第1117章寒风萧杀

2018-11-12 18:12: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117章 寒风萧杀

王棺爆炸,殷氏损失惨重,死了损失了长老,死了核心子弟,殷天歌更是重伤,这是所有人的认知,甚至殷氏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觉得的。请大家看最全!

但就是在所有人都觉得殷天歌无声起身的时候,他却是站起来了,还是以绝对强悍的姿态对战楚天,那种极大的反差,任谁都是难以接受的。

十个龙组精英也在这个时候脱离了厮杀站在了楚天的面前。

今晚他们除了帮助楚天拿下殷氏之外,那么就是还要保证楚天的绝对安全,哪怕他们死去都不能让楚天有事。

楚天正想开口让他们让开,十个龙组精英已经爆射而出,对于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所谓的武道精神,每一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那么就是一个任务,只要可以完成这个任务,哪怕是以多欺少,都在所不惜。

结不科科鬼孙恨由孤毫月孙

任何的一切在国家的利益之前,都是微不足道的。

殷天歌掠过意味深长的笑容,忽然的转身就朝着古堡方向而去,瞬间就去到了十多米之外,十个龙组精英没有任何的犹豫,快速的跟了上去,至于这里,六十个龙组精英加上帅军旗下精锐还有路易近卫,足够奠定胜利了。

楚天犹豫一下,快速的奔跑而去,而且挡在了十个龙组精英的面前,指着厮杀现场:“最快速度给我掌控局面,他,我来!”

“这是命令!”

十个龙组精英神色有些犹豫,按道理楚天是龙组的主事人他们必须尊令,可是今夜的行动是最高意志,他们有些不知道该不该听从楚天的意志做事。

只是这点犹豫的时间,楚天已经提着鸣鸿战刀闯入了古堡之内,十个龙组精英对视一眼,五个跟了上去,五个返回了厮杀现场,楚天的意志要遵从,相似的习老爷子的意思也要遵从。

孙不地地独艘球陌阳孤战考

楚天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也不是觉得自己可以轻易的拿下殷天歌,而是他要搞清楚,殷天歌为什么没有出动殷氏绝对精锐。

如果说殷氏没有绝对精锐,楚天是不相信的。

追随着那地上踩踏出来的脚印,楚天快速的往前而去,穿过了殷氏古堡的后门,到了后面的树林之外,殷天歌也停了下来站在那里,没有继续跑的意思。

楚天停下来,五个龙组精英也跟随而来,楚天也没有斥责他们,他明白斥责他们是多余的。

看着风雨萧瑟的殷天歌,楚天皱眉开口:“殷王,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管是从开始,还是到现在,殷天歌都不在乎殷氏之人的死,也不在乎盟友的死,甚至龙组精英参战,殷天歌也是老样子,根本不担心任何事情一般,让楚天一时间都参不透。

前面厮杀声阵阵,殷天歌抬起头来任凭雨水落在脸上,淡淡的开口:“年轻的时候我喜欢在大雨之中去静静的思考,甚至很多决定都是在大雨之中决定的,甚至每做一件事情,我都会挑选下雨的天气。”

“因为下雨会影响别人的心情,不会影响我。”

敌地远不方艘球陌冷孤所陌

手轻轻的抬起,殷天歌拿出了汤王之刃:“而今夜我和少帅注定要倒下一个,我自然要挑选一个安静的地方,安静的战上一场。”

敌地远不方艘球陌冷孤所陌看着风雨萧瑟的殷天歌,楚天皱眉开口:“殷王,你到底想做什么?”

感觉到殷天歌萌生的战意,楚天越发的糊涂了,殷天歌要的不是应该是杀了他保证殷氏安稳吗?现在如果还不把底牌给丢出来,几十个龙组精英足够肆虐前面几个来回,殷天歌到底在想什么?

孙远不远方孙球所月情指克

还在迷茫之中,楚天忽然全身的汗毛竖起,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机笼罩了全身,身体下意识的朝着前面滚出去,只见到一道身影和他错身而过,那是一个精神奕奕的老者。

果然有隐藏!

楚天惊出一身冷汗,刚才如果慢上一点的话,现在绝对已经吐血重伤了。

快速的站起身来,看向站在殷天歌身旁的那个老者,目光凝缩:“殷氏底蕴,果然不同凡响啊。”

“我并非殷氏之人。”忽然出现的老者淡淡的一笑,带着平和之色:“今晚我也不是来杀人的,只是想从少帅的手里,保下殷王和殷氏的一些人而已。”

殷天歌手握汤王之刃走前一步:“介绍一下,他叫楚浩瀚,楚继的一个叔叔。”

微微的一笑:“这算是我的底牌吗?”

暗骂一声该死,楚天一直在那里想的都是殷天歌可能隐藏的殷氏精锐,只当下相楚家只是出动了几百精锐和楚继,唯独没有想到下相楚家竟然还出动了一尊老怪物。

神色微微的难看,一个老怪物,堪比五百精锐了,殷天歌这一招,狠啊!

只是哪怕现在知道殷天歌就是故意引他来后面楚天也毫无办法了,人都已经出现,那就只能是选择战了:“殷王,我始终低估你了。”

五个龙组精英知道一般,朝着楚浩瀚爆射而去,今晚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殷天歌必须死,而在杀殷天歌的这条路上,谁挡路那么就让谁死去。

楚浩瀚微微的叹息一声,同时和五个龙组精英对战在了一起。

楚天淡淡的掠过不熟悉但是我绝对不简单的楚浩瀚,楚继的叔叔,在下相楚家,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老怪物。

心里暗骂一声该死,楚天也多了些许的暴戾,楚继出现,现在还出现一个老怪物,楚天相信殷天歌已经和下相楚家全方面合作,不然的话殷天歌不会让那么下相楚家的人隐藏在殷氏古堡之内,更是连殷氏的人都不知道。

杀机一触即发,楚天持刀而上,事情发展到了现在,那就只能是一战到底。

两刀相撞之间,溅射出点点的火星,哪怕楚天比之殷天歌年轻,但在体力之上终究是要比殷天歌好一点的。

一番对撞之后退后再次的激斗在了一起,两人此刻都以武器进行着绝对强大的碰撞,每一招都是以劈杀对方为前提,刀势凶猛让人根本无法抵挡。

五个龙组精英对战楚浩瀚,楚天独占殷天歌,在着古堡的后面,上演着顶尖的对战。

西门剑也陪着担心的秋汐来到,见到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老人,秋汐神色牵动,再看到楚天和殷天歌殊死一战,更是心微微疼痛,嘴唇都已经咬破带着一点殷红的血迹,但秋汐都浑然不知一般。

“少帅,出事了。”

而本该在前面的安思雅此刻也跑到了后面来,神色着急的说道:“忽然出现了一个老家伙,重创了孤剑和云天,现在原青衣烈翌和白雪衣,苦苦支撑。”

楚天和殷天歌碰撞了一刀后退,神色难看到了极致,不用去多想,都知道下相楚家为了殷天歌的承诺,出动了不止一个老怪物。

结不仇远独后学所孤技太球

看了殷天歌一眼,楚天此刻也没有心思了,握刀转身忍着气血翻涌往前面而去,孤剑和云天都被重伤,出现的必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殷天歌握着刀在那里露出淡淡笑容,目光威严的落在秋汐身上,随后冰冷的射向西门剑:“带秋汐,去前面。”

“如果,你不想让她看着我死在她面前的话。”

西门剑神色犹豫,在秋汐正准备开口的时候一掌拍在她的脖颈上,扶着晕过去的女人看向殷天歌,神色略微复杂:“殷天歌,我很想杀你,但我也佩服你。”

艘科远地酷孙恨所孤艘吉察

扶着秋汐就往前面而去,在楚江出现杀死他的目标时,他就知道殷天歌到底在做什么了,所以他不需要去多言任何的东西。

“果然是个聪明人,只是可惜秋汐始终对你无情啊!”

殷天歌神色落寞的抛出一句,握着刀缓缓转身,但却没有去前面,而是看向在被围杀之中的楚浩瀚,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大雨,希望可以冲刷一切的丑陋吧!”

持刀而上,天地蔓延着一股淡淡的寒意,殷天歌的背影,涌现淡淡的死气。

而楚天此时已经到了前面,见到一个黑衣老者抬手之间轰飞了原青衣,神色阴冷瞬间拉近距离,高高的抬起了鸣鸿战刀:“今日之后,我必血洗楚家二部!”

寒冷厮杀之中,殷破天悄然的退后一步,没入了黑暗之中不知何去。

而大家的注意力此刻都在黑衣老者和神秘男子的身上,不曾察觉。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