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我在异界当神壕正文正文第442章无节操易么

2019-01-14 11:36: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在异界当神壕 正文 正文_第442章 无节操易大爷

“拜师?我不是很想诶……”

王尘一句话,把刚从傅圣竹话里回过神来的众人,直接再度整懵逼。

不是很想……拜师?你特么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先且不说傅师为什么看上这小子,你特么拒绝傅师是什么鬼!那是傅圣竹!六阶大符篆师!

一位六阶大符篆师主动要收你为徒,你不是很想拜师?

我在异界当神壕正文正文第442章无节操易么

谁给你的胆子,敢拒绝一位六阶大符篆师的收徒!

谁给你的勇气,敢拒绝一位六阶大符篆师的收徒!

梁静茹吗!啊!

如果这帮人知道什么叫愤怒的土拨鼠的话,此刻一定已经接连咆哮了。

不识相也要有个限度!

一位六阶大符篆师要收你为徒你拒绝?脸呢?嗯?你特么咋不直接上天啊兄弟!

萧媚烟懵了,江舞月懵了,原静妤姐弟仨懵了,高台上的一众长老懵了,台底下,整个武场的上万名观众,也懵了!

就是傅圣竹此刻望向王尘,也是一脸的呆滞。

我,傅圣竹,收徒!

我,王尘,拒绝?

你大爷啊,老子堂堂六阶大符篆师收徒,被拒绝了?

这是亲传弟子但是,亲传!你特么是要疯吧!

许是也知道这么装逼不太好,毕竟,这是一位六阶大符篆师,拿六阶大符篆师的面子来装逼,这还是太过了。

于是王尘讪笑一声,朝傅圣竹解释道:“那啥,傅师,非我不乐意拜你为师,而是……我有师傅了。”

说着,他看向萧媚烟。

萧媚烟这会正魂游天外呢,眼见他看过来,猛地一怔:“嗯?”

那意思:你说什么?

王尘:“……”

傅圣竹嘴角一抽,“小子,别开玩笑。我说的是符篆一道,不是修为。符篆一道小烟儿能教你什么?怎么炸死自己?”

王尘:“……”

萧媚烟:“……”

“傅爷爷!”萧媚烟娇嗔。

什么就炸死自己,我萧媚烟也是要脸的好吗!

傅圣竹瞥她一眼,没好气道:“你自己心里有数!一品符篆都能自爆,威力还能媲美中等灵师的一击,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改造的。这某些方面来说,你也算是符道鬼才了。”

什么符道鬼才,明明是爆破鬼才!

王尘心中腹诽。看向自己这个是我心中的一个密码美女师尊,眼神也有些异样。

转头看向傅圣竹:“可是傅师,说老实话,我对符篆并不是很感兴趣……”

这是实话。

毕竟他自学符篆的初衷,就是想摆脱陈颐真萧媚烟这俩个女魔头的掌控。

方才道台上一番操作,想来她们已经完全见识到自己在符篆一道上的惊人实力,想要跟她们谈判,夺回自己的自由,应该很轻松。

这时候,他实在不想再节外生枝,多出来一个什么便宜师尊。

好不容易夺回的自由啊,难道又要被重新掌控?老子要做一只自由的小小鸟,要挥霍,要浪,要花钱!修炼什么的,不存在的!

他话未说完,直接被傅圣竹打断:“知道我为什么要收你为徒么?”

“啊?”

王尘愣了一愣,然后道:“看我长得帅?”

看我长得帅……

我长得帅……

长得帅……

得帅……

帅……

恬不知耻的声音透过回音石传遍整个圣武场,顿时,整片天地都安静了。

良久。

“噗嗤!”

实在没忍住,静静同学第一个笑出了声。

然后是原梓聃小朋友,瞥向投影中的王尘,小脸上挂满了不屑:“臭不要脸!”

原牧野嘴角疯狂抽搐,江舞月也是,看向道台上的王尘,整个人都傻了。

平时臭不要脸也就算了,上万人面前臭不要脸,你到底是有多臭不要脸?

短暂的懵逼之后,全场爆笑。

一个个指向王尘,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笑的姿势各种各样,简直不要太夸张。

道台上,傅圣竹也有些受不了了。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奇葩啊!

收你为徒你拒绝也就算了,我问你话你特么能不能按正常人的思维跟我回话?帅是什么鬼?帅能当饭吃吗?到底是谁给你的错觉,老夫收徒是看脸的?

还有,你帅?自己长什么样特么心里没个数么,上万人看着呢,这么臭不要脸有意思么?简直不要了个碧莲!

老实说,傅大师活了这么久,也算是阅人无数,什么样的奇葩都见识过了,但王尘一句话,当时还是给他整懵逼了!

都还没想明白此时此刻要用什么表情,旁边的萧媚烟一个箭步冲上来,对着王尘的后脑勺直接就是一记重捶,“傅师面前敢胡言乱语,你不要命了你!”

捂着脑袋,王尘一脸委屈,“我说的是实话好不好。”

还实话……

萧媚烟瞪眼,抬手又是一记重捶。

王尘忙道:“我说的是真的!我这个人除了有钱和长得帅就没其他优点了,难道你想说傅师是看我有钱又要学会欣赏生命才收我为徒的吗!我觉得你是在侮辱傅师!”

萧媚烟:“……”

老娘弄死你得了!

斜眼瞥向她,“别跟我说你不明白我的颜值有多逆天。你我本无缘,全靠我有颜!老实说,要不是看我长得帅,你会收我为徒吗?”

“嘎吧嘎吧!”

萧媚烟粉拳已经握起来了,咬牙切齿地,盯着王尘的眼神更是寒光闪烁,“看来今天,我要少一个徒弟了。”

王尘:“……”

师父,冷静!

“别闹了。”

傅圣竹沉喝,一指王尘,“我问你,可曾见过一位成天说着笑对生活,爱笑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的老者?可是姓易?”

“诶?”

这回换王尘懵逼了。你是在跟我说那个觊觎我美色的变态扫地工易大爷?

“看起来我没看错。”傅圣竹鼻子里轻哼,却是道,“他是不是给了你一堆符篆师典籍,让你自学?”

“你怎么知道?!”王尘眼睛瞪大。

“老夫什么不知道。”傅圣竹轻哼,“那些典籍,都是我的!”

王尘:“……”

尼玛,你不是在逗我吧?说好的万典阁之物,弄了半天,敢情是你的?怎么着,易大爷也在你家当过扫地僧,你被他偷了?

看向傅圣竹,王尘一阵凌乱。

瞥他一眼,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傅圣竹轻哼,“他找我借的。只是没想到,一借不复还。”

王尘:“……”

尼玛,易大爷,咱还能有点节操吗,借东西不还?!

斯柯达原厂导航
钓鱼怎么收费价格
近视眼镜图片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