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执手在千年

2019-01-11 14:14: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执手在千年

清夜,冷辉成双,因而落笔伤怀。

不思量,抚零泪,卧眉凝攒,华年似流水。

常忆君,梦绕千回,前世前世也曾燕双飞。

青青的衣衿,朗朗的容颜,草堂油灯,1本黄黄的古书,陪伴着你无尽的孤单。

晚风抚画影,乌丝挽红花,彩裙凭栏秋目望断天涯路,不知君归途。

窗外芭蕉雨打声,凄凄、惨惨、戚戚,声声碎君心。

轻启竹篱门,一把油纸伞,常忆三月江南柳堤绿。

依稀如昨,漫步流水小桥外,与君相悦笑颜面。

古琴唱晚,双蝶戏小舟,有位佳人,也曾也曾与君共相知。

青涩,一个少年郎,一个花季女,如昙花一现的怀春。窗外不断的知了声,知了知了,可知那年夏天的少年郎和花季女的心思。爱慕着一张年轻的脸,在霎时的芳华,淡淡的如雨后的云,轻轻的你走来了,那一个微笑深埋我心。

羞涩,阳光里飞扬的青春,小路林荫下,结伴双行,未语时,脸若红,秋千摇荡着纯纯的我们。泛黄的照片,定格着那样的一个人。

苦涩,北雁往飞未有音讯捎来,林花以谢过数载,悠悠的日子,那样的一个人却已是故人。一帘风月闲,却道故人是不是还有少年情。

酸涩,说错过,说今生,说来世,为何人会老去,心却还年轻着。轻轻的你还是迎面走来了,每走近我一步,就越想念那个少年郎,可是而今的我们也只能默默的伫立在街角。

相识于微时,伴读于华年,很近很远,有过儿语时,一别数十载,不记当年情,只记当年谊,花枝零落展转尘,一江春水水自流,两两相望于梦溪故畔,今生却擦肩而过。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也许就是那一分一秒的相望,无语,却于君执手在千年。

2010年1月26日

车床价格

矿用通信电缆

最新小故事网

矿用通信电缆MHYV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