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力皇第九百九十五章如此师父

2018-12-06 17:48: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力皇 第九百九十五章 如此师父

凌志的话刚刚才问出口,一把带着无尽威严的声音就从人群中传了过来,“你就是钟悦?”

伴随着声音一起传来的,还有一股铺天盖地的强大气势席卷而来。

说话的是一名白衣中年人,身材修长笔挺,下巴上留在一撇好看的髯须,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极为潇洒英挺。

听到这把声音,原就身形颤抖的钟悦脸色更是白得比一张白纸还白。

凌志一步跨出,拦在钟悦身前,很自然的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腕,一缕自然诀真元渡进去,很快,钟悦身体的颤抖就渐渐平息下来,脸上也重新恢复了血色。

“凌大哥……”

钟悦仿似现在才回过神来,转头朝凌志投来感激一瞥,“谢谢你!”

凌志温和道:“那穿白衣服的男人是谁?”

“贱人!”

又是一把冰冷的女人声音斜插进来,说话的是之前那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她几步走上前来,却是没有看钟悦,而是朝白衣男子低头道:“江门主,我……”

被喊着江门主的中年人眯了眯眼睛,淡声道:“南宫妩媚,那个女子,就是准备嫁给我江儿的贵派天才弟子,钟悦?”

南宫妩媚一张保养得极好的脸颊微微颤了一下,赶紧答道:“回江门主的话,的确是钟悦小贱人,不过此女品行不端,不仅加害了帝君山公子,早前更是勾结外人打伤我静水宫长老,我早已经把她逐出师门了……”

白衣男子面无表情道:“如此说来,她和你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

中年女人,也就是静水宫宫主南宫妩媚浑身又是一颤,咬着嘴唇道:“是,的确没有任何关系了。”

“很好!”

白衣男子平静的说了句,也不知道这个“很好”究竟指的什么意思。

随即,他微微跨前一步,阴冷的目光再次落在钟悦身上,以冷得令人心悸的语气问道:“南宫妩媚,既然她已经不是你底子了,那我现在杀了她,你不会有意见吧?”

南宫妩媚当即摇头,“自然没有意见,莫说她勾结奸夫害死了贵派少主,就是她背叛师门这件事,江门主不出手,我也绝不会轻易饶过她……”

“师父!”

钟悦如遭雷击,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南宫妩媚。

说一千道一万,对面的女人再不是,对她做出再多不好的事情,终究是生她养她的师父。

她能有今天,也全是拜南宫妩媚所赐。

心中有恨意,有苦水,可是面对这个和亲身父母没有任何区别的师父,她又如何恨得起来?

“闭嘴!小贱人,我已把你逐出师门,从里反出静水宫那天起,我们的师徒之情就早已恩断义绝,你还有什么脸面叫我师父?”

“可是……”

“好了,南宫宫主,我不想听废话,既然你们师徒已经恩断义绝,那你现在就过去替本座杀了她!”

白衣男子打断两人的声音,戟指钟悦道防爆电机

南宫妩媚浑身剧震,盯着钟悦的双眼亦布满了极其复杂的神色,这一次竟然破天荒没有立刻应承白衣男子的话。

“怎么?南宫宫主,这件事有难处?还是说,你希望我亲自动手?”白衣男子嘴角裂开,露出一丝冷笑。

“不,不不,不许江门主动手!”

南宫妩媚摇了摇手,徐徐朝钟悦走过来。

钟悦脸色又一次陷入无尽苍白,看着不断接近的南宫妩媚,她双眼闪过绝望和痛苦之色,声嘶力竭的问道:“师父,徒儿是你一手带大,你,你真的要为了外人来杀我吗?”

“我……”

“你真的下地去手吗?”

“住嘴!”

南宫妩媚终于听不下去了,或者说,她不敢让钟悦继续说下去。

终究不是灭绝人性的无情之人。师徒俩相处二十几个春秋,而且钟悦还是静水宫百年来最天才弟子,一度是她南宫妩媚最大的骄傲。

哪怕后来,对方反出宗门,她口里很恨,很钟悦不尊师命,恨钟悦的忤逆,但还真没想过有一天会亲手结果对方性命。

停在钟悦神情三米出,南宫妩媚眯了眯眼睛,当她重新抬起头来时,脸上已经再看不见任何的怜悯或者不忍,有的,只是一片毫无生气的空洞。

忽然开口道:“悦儿,你,恨为师吗?”

“不……不恨广州礼仪庆典公司
!徒儿不恨师父……”

钟悦泣不成声,噗通一声跪到了南宫妩媚的面前,“如果有来世,徒儿还愿意做你的弟子……”

看见钟悦到现在还认她这个师父,南宫妩媚眼角划过一丝深深的痛楚,不过很快又敛去,化作一片平静,“为师果然没有看错你,不过你背叛师门,甚至勾结外人来伤害自己同门,为师的确留不得你了……”

“师父……”

“闭上眼睛!”

南宫妩媚颤声道:“把眼睛比起来,师父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让你走得痛快点,让你不承受任何的痛苦离开这个人世……”

说完再不看钟悦半眼,扬起手臂就朝钟悦额头拍去。

而此刻,钟悦似乎真的放弃了所有生存的希望,果真如南宫妩媚说的那般,安静的闭上眼睛,徐徐扬起额头,静静的等着南宫妩媚的手掌到来。

“还是太善良了啊……”

凌志心头叹息,眼看着南宫妩媚一掌就要落下去,他一步跨出,在对方快要击中钟悦额头的前一瞬,稳稳捏住了南宫妩媚的手臂,“宫主,还请手下留情……”

“你……”

南宫妩媚在决定出掌的时候,精神都变得恍惚起来,乃自此刻,当手掌被人捏住,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只是很快,当她看清楚站自己面前的竟然是钟悦“奸夫”时,原本还有点内疚的心湖立刻变得激荡起来。

“畜生,放开我的手……”

“宫主,有徒若此,实乃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试问你内心,难道真的下得去手?”

“你……”南宫妩媚怒极恨极,可是任由他如何挣扎,那只被凌志抓住的手臂就好像在他掌心生了根一样,连半点晃动都没有。

“钟悦,你就是这样来回报为师的吗?如果你真的还当自己是我的徒弟,你就自裁以谢天下……”眼看着挣扎不出,南宫妩媚干脆朝闭眼的钟悦大声吼了起来。

“师父……”

钟悦重新睁开眼睛,怔怔的看着她那张满是戾气的脸,忽地狠狠一咬牙滚弯机
,抬手就朝自己天灵盖拍去。

“你疯了?”

魏刚宁一脚踢在她手腕上,“你是一心要求死?”

“别管我,凌大哥,求求你了,别管我好吗?让我死,让我死……”

“白痴!”

凌志冷声道:“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愚蠢的女人?你睁开自己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个一心要置你于死地的女人,还配做你师父吗?

是的,她对你有养育之恩,有授业之恩,但这样就可以成为她杀你的理由吗?

听好了,我只说一遍,这个世上,没有谁一定对不起谁,也没有任何债是必须要用生命来偿还,不要求世事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变好!”

“不求世事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细细呢喃着这句话,钟悦那双布满泪水的瞳孔越来越亮,到了最后,她整个人都平静下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