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九梦幻界第29章时隔三年的相聚

2018-11-08 17:16: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梦幻界 第29章 时隔三年的相聚

第29章时隔三年的相聚

当这个陌生女孩进来时,夜芯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梦夜》里的,一个夜芯的对手戏中,那个以专门采阳补阴的女魔头!

但后来从她认真的尖叫羞涩表情中,夜芯读出了她肯定不是,所以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那个素未见面的姐姐。

三月起初也是一愣,然后盯着他的手又怪笑道:“嘿嘿,xiǎo恶魔先生,你还真会魔法啊,手上的伤痕居然都消失了,而且更牛的是:你连记忆都一并消除?”

可是夜芯仍然是那一副迷惑样,他问道:“我不知道你在説什么?你不是姐姐?”

“我要是你这个混球的姐姐我早就大义灭亲掐死你你,死混球,别给本姑娘装失忆,我最后説一遍,我是三月!”

“你,你,原来你是疯子吧,快出去,不然我,我就叫人了!”

“你是不想偿还我的恩情才故意装失忆的吧……”

“来人啊,救命……”

…………

是的,那一夜自己气的跑出去后,第一次哭得像个软绵绵的xiǎo女生,原本还以为是混球觉得自己是爱惹麻烦的xiǎo魔女,所以才故意装作不理自己的。

可是后来,自己才发现混球的确是患了一种很奇怪的失忆症,那就是他能记住所有发生的事,唯独忘记了自己!

准确的来説,即便他在第一天里认识了自己,然而过了当天晚十二diǎn整,他就会彻彻底底得把自己忘掉,连同与自己发生的有关的事完全忘掉!

即使自己认识了他美丽温柔的姐姐,即使自己认识了他唯一的好朋友七夜,即使自己与他们建立了最密切的关系,他仍对自己只有一天的记忆!

这是雪怡女神在惩罚自己么?恶魔与魔女注定永远只能成为宿敌么?我们只能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么?

为什么……

哪怕他只能记住自己的名字,哪怕只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也好……

“三月!快醒醒!三月!”

这这,这是他在呼唤自己么?是夜芯哥哥么?

时间:六年后,夜芯成人礼的这天地diǎn:翼宫远型终diǎn站

摘掉兔子猫三月的耳机,这种大大的耳机与之前七夜战斗用的耳机功能完全不同,它只是用来护耳及接受无线音乐听的一种娱乐用具。

再狠狠摇着她的双肩,七夜大吼着:“三月!快醒醒,三月!救命啊!”

终于三月的眼睛缓缓睁了开来,那长长美丽的睫毛微微上扬!

伟人夜无大人曾説过,睡着的傲娇猫咪,在被异物弄醒时,必挠之!

只听“啊”得一声惨叫声,七夜那张本来就凌乱不堪入目的脸上又增添了三道血红!

睁开眼的三月,很理所当然得没有认出七夜,而是把他当做怪物,所以才用睡觉前就涂好了痒痒粉的指甲挠了他的脸!

“是我啊,痒痒,三月!”

七夜捂着抽蓄得脸大叫道,经过研发的痒痒粉现在不仅不用使用者戴上秘制手套才能使用,其威力更是大大提高了几倍,七夜干脆蹲在地上拼命揉脸自虐着。

“痒痒?”三月开始还处于迷糊中,不过再看到七夜那熟悉的一成不变的装束,才知道这个叫醒自己的怪物是七夜。

于是她也蹲了下来,从背着的包包里拿出了一瓶印有圣怡怡饰的,代有一个喷嘴的瓶塞,绿色的瓶子上赫然写着“洗面奶”三个大字!

“嘿嘿,原来是七夜啊,怎么又弄成这样一幅惨样!你一定是又和谁打架了吧!来给!”

三月知道七夜喜欢到处惹事,以前自己还是“新风月”组合成员之一时,每次这家伙都会蹭自己的宝贝洗面奶。

洗面奶是三月最得意也是视为最珍贵的怡技,因为它能祛除皮肤上的大部分异物,痒痒粉当然也是属于异物之类,然而,最珍贵的事,它能美白皮肤,使你的皮肤更加光滑细腻!尤其是配合三月自己的怡力使用,效果更为显著!而这对于每一个女生来説当然是最珍贵的东西。

七夜接过洗面奶立马朝着自己的脸上喷了几下,就一会,七夜便感到满脸都是清清爽爽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无数双少女柔滑的xiǎo手抚摸着自己的脸一样,那种久违的爽!

看着七夜拿一脸的贱样,三月亮了亮纤细的五指,那白玉般的尖尖指甲上闪过一道亮光。

她的举动立马唤醒了一脸陶醉的七夜,“咳咳,我説三月,两年前你不是被圣姑推荐去修道院进修去了么,説好三年的课程还没结束,你怎么在这里啊?”感受到杀气的七夜立马恢复过来,充满疑惑地问道。

“这个嘛,有很多原因啦,反正我就那么回来了呗!”三月一边又从包包里掏出了几个创口贴交给七夜,一边无所谓的回答着。

此时七夜的脸上已经恢复成俊朗干净的模样,除了那三道扎眼的红线。

“吆喝!那非常好啊,这样我们无敌的不良组合之最:“新风月”王者归来,再度重回不良榜首了!”

七夜接过创口贴兴奋得怪叫着,他的激动是由内而外产生的!

“恩恩,哦,对了,你刚刚为什么喊救命啥来着?”三月也会心的笑了笑,随意的问道!

“要死!芯芯!他,他很危险!”七夜猛地想到了正事,语无伦次一边説着,一边一把抓住三月的左手准备拉着她走。

而三月只是再次挥了挥右手,警示他把话説清楚。

而再次感到杀气的七夜显然冷静了很多,他艰难得传达出了夜芯目前状态很不好的信息。

而得之信息的三月的脸也立马阴了下来,虽然不了解具体情况!但只见三月吹了吹一口哨子,原本那只在地上蒙着眼甜棒棒糖的夜鸦,竟然毅然丢下了棒棒糖,挥动起不足一臂的翅膀,把蒙在眼睛的黑布打掉了!

身为闲者的七夜从来不知道,看似弱xiǎo的夜鸦居然可以左右脚个带一个人,还能在天空中飞翔得如此之高,之快!

以至于,仅用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夜鸦便带着他们来到了夜芯的身边。

夜芯还是那副躺在地上的安详模样,不过不论是他身上的血迹还是地上的血痕来看,他的情况不是很好。

三月在见到他的瞬间,眼睛便湿润了:自己才刚走,这个傻瓜竟然又把自己弄成了这样!

“七夜,你去刚才的终diǎn站拿三瓶能量水,我要对芯芯再使用一次特殊治疗!”三月的声音冰冷却又平静。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