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一个裁缝的故事第十八章反劫一道

2018-11-08 17:09: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个裁缝的故事 第十八章 反劫一道

刘牛施展开入木三分,虎精一跃,他便按照抛物线的原理,测算好虎精的落点。巧天剪已被召唤出来。

他可不会站着不动,硬接虎精的下扑之势。身子朝左闪了过去,巧天剪划了一圈,护着上半身。

“铿……”

刀剪相击,响动山谷!

刘牛心中稍宽,刚才这一击,二者力量大致相当,虽说虎精临空变招,事起仓促,但刘牛也是被动防御,发力不多。

这下,他对除去这只虎精的信心更足了,也敢大胆使用琢而成器的刀法了,毕竟一个将死的虎精,是无法将自己会裁缝之道的事情传扬出去的。

其次,初来贵宝地,碰见一个讨厌的喊打喊杀的虎精,只要有实力,都会干他酿的,说不准能从虎精的身上了解这一带的人文地理,势力分布了!

想好了一切,刘牛不再采取守势。巧天剪一翻,人随剪走,直插而去。

那虎精见刘牛躲开了致命一击小龙虾苗多少钱一斤
,正自恼怒,还没等骂声出口,便见到金光袭来,急忙挥起长刀,对着眼前的身影砍去。

“嗖”

长刀带着破风声砍入那人身影!

虎精嘴巴一咧,呵呵道:“看你还不死!”

话音刚落,忽觉有点不对头,怎么没有刀入肉身的“噗哧”声,也没有那种阻碍感,登时心中一凉,急忙后退。

可惜,刚退半步,虎精手腕一凉,接着是剧痛传来,长刀顿时掉落。

虎精好不恼怒,这个贱民怎么如此厉害,以往的贱民,不论是否有实力,见到自己无不瑟瑟发抖,主动退让。

这个时代是妖魔的天下,自从女娲补天一役战败,所有人类都是贱民,就算他们当中有修为高深的强者,但整体实力上,不知道弱了多少倍。

贱民只配当妖魔的奴隶,贱民只配充当妖魔斗争的炮灰,贱民怎么敢与妖魔翻脸?难道他们不怕老天爷暴怒么?

虎精其实还很年轻,今天的事情颠覆了他对世界的认知,颠覆了他对贱民的认知,可惜,他没有机会去弄明白了!

长刀没有落地,便被刘牛单脚一接,一带,送入手里,他将巧天剪收了起来,这家伙能不用最好不用,器灵不是说了么,这片时空有他的对头,万一通过巧天剪知道自己乃五彩石的传人,那岂不糟糕。

“刷……”刘牛耍了一片刀花出来,暗道,这长刀好似轻了点,不过暂时拿来防身也算不错。

接着凶光一闪,看向虎精!

“小子,你若杀了我,古城的虎头帮一定会找你算账的!”虎精色厉内荏道。

刘牛露出犹豫不决的神色,道“说的也是哦,可惜咱们已经动过手了,接了梁子呀。”

虎精见事有转机,急忙道:“小哥一看就是一表人才,虎头帮三当家的乃我表哥,咱们算是不打不相识,刚才动手纯属误会,咱们就此罢手,我带你去古城找我表哥,相信你在虎头帮一定会受到重用的贵州甲醛检测治理
!”

虎精心想,先言语诓他,等到了古城,再让表哥替他出气,任你如何厉害,也逃不出虎头帮!

“主意不错哟。”刘牛将刀反手拿在身后,笑着走了过来。

“必须……啊……”虎精刚说两字,只觉得眼前一亮,喉咙一凉,一股血剑直喷而出,惨叫一声,带着无限恨意,归西了。

刘牛走上前来,在虎精身上摸索着,道:“老子若被你这个头脑简单的虎精给骗了,那真是脑袋被驴踢了!”

摸索了一会,就袋子里的东西还算有用,一本秘籍枪柜
,上面的字与小篆有点像,“闪电刀法”。

刘牛觉得仅巧天剪收起来还不保险,天工开物刀法虽然很高端,但保不齐在这穷乡僻壤里有隐居的老怪物,要是偶然被发现了,告诉了什么天外邪魔,那自己照样死翘翘。

所以,得学一些刀术,剑术,只要到时候将天工开物的精髓融入其中,有其形做掩饰,有其神做杀手锏,这才万无一失嘛。

袋子里还有半截老山参,看上面的牙齿印,就知道是虎精吃过的。刘牛在水里洗了洗,然后用刀削去咬过的地方,嚼了一口。

甘甜中带有一丝苦涩,刘牛将碎末咽了下去,不一会儿觉得肠胃处暖洋洋的,似乎有无数细微类似能量流的东西在蠕动,渐渐的,他们汇聚在一起,果然形成了一道能量流,虽然比刚才的洪流要小得多,但性质似乎是一样的,这道能量流在体内自行运转了一周天,随后朝丹田处汇聚,最终融入到丹田的能量团中。

刘牛虽然不懂什么内视之术,但刚才身体的变化还是很明显的,暗想,如果有很多类似的天才地宝,吸纳天地灵气便会快多了。

随之又叹了口气,可惜老大没来得及教会自己如何吸纳天地灵气,就沉睡了。这四周都是宝贝,对此却毫无办法。

当务之急是先去古城,看看能不能从哪个高人口中套取修炼的法门。打定主意,刘牛将鞋底在虎精光滑的皮毛上蹭了蹭,便沿着小溪上路了。

一路上,他不时的研究闪电刀法,幸亏秘籍上有图谱,刘牛与注释的小篆两相对照,一边学字,一边练刀法,可谓是两不误。

由于刘牛有裁缝之道的底子,这刀法很快便掌握了,有时他对着溪中鱼儿斜刺,有时对着挡路的树枝挥砍,偶尔窜出来几头豹狼,可惜未成精,俱皆被他三两刀给结果了。

这当中,刘牛发现了一个秘密,他运用丹田能量挥刀砍到哪个活物上,只需一刀,就算那口子不太大,这活物的鲜血却是流个不停,好似这血小板失去了作用一般。他又对着自己实验了下,轻轻的在手指上戳了道口子,谁知很快愈合了。

可惜问不了器灵,不过这种诡异之事,对自己的战力有帮助,他也就不费神去想了。

那半截老山参,在第一天的时候,就被他吃光了,此后,他再也无法吸取天地灵气了,这令他极度恼火。

顺着小溪走了三天,终于看见一条大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