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九阳剑圣八一一吞噬玄火妖岐之死

2018-11-08 17:09: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阳剑圣 八一一:吞噬玄火!妖岐之死!

望着虚空裂火入口的缓缓打开。

妖岐双手猛地一颤,然后瞬间安静了下来。

哪怕在比狂喜比激动之下,他也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

因为他一直坚信一句话,致命的错误,大多数在贪婪和激动的时候犯下的。

虚空裂火对于他是关键的一环,得到了虚空裂火,得到了娜迦帝国的宝藏,就意味着西天帝国的第一步完成。

所以,这应该是他激动的时候。

之前,银月族的投降,还有在银宫大殿上的大宴会,他表现得非常激动。实际上,他却没有那么激动,他反而非常冷静地观察所有人。

只有在早之前,和妖厉族长握手的那一刹那,他有了小小的一阵激动而已。

但是现在,他真的很激动,等了足足一百多年的虚空裂火,终于要绽放了。

入口已经打开到足够大了,甚至已经完能够看到里面虚空边境的神秘画面了。

妖岐还不着急,朝着阳顶天微微笑道:“姜尚先生,这该不会是你们又设下的一个陷阱吧。”

“是就好了。”阳顶天心中道,却没有回答他。

没错,是陷阱就好了!但可惜不是。

这个妖岐,竟然多疑到如此之程度啊。

忽然,妖岐道:“这样吧,一起进去吧。”

阳顶天忍不住笑道:“你真的不怕,我抢你的虚空裂火啊?”

妖岐笑道:“你都说是我的虚空裂火了,当然抢不走了。”

然后,他一手抓住阳顶天一手抓住姬雅,缓缓地走进了这个虚空裂火的入口。

如果是个陷阱的话,那阳顶天就一起死了。

……

果然。不是陷阱!

阳顶天仿佛穿过了一道特殊的空间门一般,瞬间到达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就是虚空边境啊。

哦,没错,这里就是虚空边境。

脚上猜的,应该是叫作陆地的东西。但完是一片黑暗。完感觉不到这是陆地,而只是一种特殊的黑暗物质一般,倒是和海底那种不断蔓延的黑暗物质有些想象。

妖岐甚至忍不住拿出一把剑,狠狠劈砍在这脚下的黑暗物质。发现,完不能伤害分毫。

这个虚空边境,仿佛穷大,又仿佛很小。

因为,后面只有一片黑暗,你根本不知道那是看不见的黑暗。还是脚下的这种黑暗物质。

前面,是穷尽的深渊,数的光陆离奇影像。

整个虚空边境,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哦,也算有!在深渊光影里面,仿佛可以看得见能量生物在游动。

混沌世界中,是很难很难见到电系生物的,而这里就多得是了。那种蓝色透明的游蛇。根本就没有任何**,就只是一团光影。但是它也是生命。

虚空边境如此之恶劣环境,也就只有这种能量生物才能生存下来了。

此时,虚空裂火应该还没有真正绽放。

因为,虚空边境的深渊下面,还没有见到升腾的火焰。按照永舍所说,虚空裂火绽放的时候。会充斥整个边境的深渊。

“来,我们坐下来等吧!”妖岐拍了拍地面。

然后三个人坐了下来

“姬雅,等下玄火绽放的时候,记住看住你的夫君。”妖岐道:“别让他动,也不要让他飘出一丝玄气。一丝意识。”

“是,议长。”姬雅道:“我会好好照顾我的夫君的。”

然后,她的玉手紧紧握住了阳顶天的手,用强大的能量,死死锁住阳顶天部玄脉。

尽管,此时阳顶天的气海装作完废掉的样子,但是他们还是不放心。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

按说,这个时候应该非常紧张的,但是妖岐没有,反而变得非常宁静下来。

“姜尚先生,你近一直在看《魔王问天传》有何心得?”妖岐问道。

阳顶天道:“我好奇一个问题啊,这个魔王的修为到底是如何啊?我每次都听说,好像限接近于圣级,而且虚飘零也是,当然我说的是二百年前啊。”

“那就是限接近于圣级吧。”妖岐道:“反正比我现在要厉害一点。”

“比你还要厉害一些?”阳顶天惊讶道。

“当然。”妖岐道:“我并不在意修为这东西的,因为在小西天世界,已经不是修为说了算了。而且小西天强大的一群人,现在效忠于我。”

接着,妖岐道:“当然,我在小西天世界中的年轻一代,依旧算是强的。”

阳顶天道:“那么像魔王问天和虚飘零二百年前的修为,和你们小西天的顶级强者相比如何?”

妖岐道:“这没有办法比的,如果是在小西天世界,那么当然是小西天的顶级强者胜之。而如果是在人类国度,我们妖狐族的局限性就很大的,所以不是万不得已,我们基本上不会进入人类国度,对修为损害太大了。”

阳顶天道:“也幸亏如此,否则人类国度要遭殃了。”

妖岐摇了摇头道:“等我们孕育出大量的半神后裔,他们就不会有这个局限性了,所以到那个时候,整个人类国度,也是我们帝国的一部分。”

“呼……”

忽然,一道火焰在虚空深渊中冒起。

尽管刚刚冒出,但已经非常之刺眼,因为是雪白色的。

阳顶天还是第一次见到,雪白色的火焰。

妖岐呼吸一滞,朝着阳顶天一笑。

而姬雅的玄气,紧紧锁住了阳顶天身体的每一寸地方。

然后,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这道白色的火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然后,猛地分裂。直接变成了两朵。

一朵黑色的,一朵白色的。

这,这就是虚空裂火的由来吗?

分裂出来的火焰,继续变大,大到了一点程度,又开始分裂。

就这样。这道神秘的火焰,不断地分裂,不断地分裂。

顿时间,整个深渊,完被这神秘的虚空裂火充斥着。

黑色的火焰,原本是看不见的,但是在白色的衬托下,它才变得清晰可见。

此时,妖岐完坚信了。这是虚空裂火,这一定是虚空裂火。

天下排名第二的虚空裂火。

整个玄火,依旧在不断地分裂,不断地分裂。

后,除了脚下的黑暗物质之外,已经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了,入目的一切,部是虚空裂火。

终于。

虚空裂火停止了分裂。

但是。依旧在变化。

黑色的火焰和白色的火焰,渐渐开始融合。变成了一种极度复杂,不断变幻的颜色。

后,整个火焰,完趋向于透明。

不断地透明,透明,透明!

一旦彻底的透明。就意味着看不见了,也就意味着彻底成熟吧。

瞬间,整个虚空边境变得比之华丽。

除了脚下的黑暗物质之外,剩下整个深渊,变得如同一块完整的水晶一般。晶莹剔透。

没错,虚空裂火完绽放了。

妖岐朝阳顶天望来一眼。

在永舍的话中,虚空裂火的吞噬方式,是直接跳下去,直接跳下火焰之中,这样不但会吞噬了火焰,而且还会进入特殊的空间之内。

但是妖岐,本能地怀疑别人说的任何一句重要的话。

如果,跳入火焰还是一个陷阱怎么办?

于是,他选择小心翼翼朝着虚空裂火输入一股玄气。

没有任何反应,一点点反应都没有。

紧接着,他目光盯着虚空裂火,注入一股神识。

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那么,仿佛除了跳下去之外,没有任何任何办法了?

而此时,阳顶天也目光迷离地望着眼前的虚空裂火,他以为气海之内的黑绿玄火一定会疯狂,一定会贪婪躁动的。但谁知道没有,它反而蛰伏得深了。

妖岐忽然开口道:“姜尚先生,你说如果,这是永舍给我后的圈套,我应该怎么办?”

阳顶天很好奇,为何妖岐在姬雅面前,始终称呼自己为姜尚。

听到他的话,阳顶天沉默了片刻道:“我不知道,这个问题,只有你自己一个人能够回答。”

妖岐问道:“那你觉得,我到底是不是应该跳下去?”

阳顶天道:“虚空裂火,对你那么重要吗?和你的命比起来,哪一样重要?”

“当然是命重要,有了命,就有了一切。”妖岐道。

阳顶天道:“那就不要跳,万一是陷阱,就死定了。”

妖岐叹息道:“可是,还有一种比生命加重要,那就是意志和决绝。如果是一种懦弱的生命,那么这条命也就不值一提了。”

妖岐缓缓站起身来,望着下面晶莹剔透的虚空裂火。

一道玄火的成熟时间,是非常非常短暂的,很就会消失了。一旦消失,就要再等二百年。

就如同妖岐所说。

如果这万一是永舍的陷阱,那么跳下去就会死。

但是如果不跳下去,那就意味着懦弱,意味着对自己的妥协。这或许比死亡,还要可怕。

妖岐缓缓道:“阁下,如果我今天不跳下去,那么永远也不敢跳下去了,二百年后,四百年后,八百年后都不敢跳下去的,我就永远失去了虚空裂火。因为不跳下去,怎么知道是真还是假?一个懦弱的生命,就承建不起整个帝国的。”

妖岐缓缓朝深渊走去,道:“如果这真的是老师给我的圈套,那么请转告一句,我服他,他把我算得死死的。”

站到了深渊边上,下面就是熊熊的虚空裂火。

妖岐扭过头来道:“阁下,你给我做的那首短歌行,我非常喜欢。但是我没有在宴会上念,因为我觉得那个场合还不配。那么我现在就念出来吧。”

接着。妖岐一字一句,念出了豪迈壮阔的短歌行。而且,是用汉语。

没错,是汉语,不是妖狐族语言,也不是混沌语。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夫庵。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妖公吐哺,天下归心。

尽管,妖岐应该是第一次念汉字。他完是对着注解上的读音去学的。

所以,算不上很标准。但是比阳顶天的妖狐族语言要好得多。

尽管不标准,但是抑扬顿挫,完把这首曲的精髓释放了出来。

那种内心的豪迈,那种波澜壮阔的气势。

甚至,阳顶天来读这首曲子的话,都完法拥有这种气势。

读完后。妖岐望着阳顶天道:“谢谢,你的诗!”

然后,他猛地跃入了透明的,熊熊的,虚空裂火!

首先。是彻底的静止!

然后……

噗哧,他的双脚灰飞烟灭。

然后,他的双腿灰飞烟灭。

他的整个身体,飞地消失,彻底的消失。

他面孔猛地一颤,露出一道笑容道:“真,真的是陷阱!老师,你好厉害,这个陷阱,我根本不可能逃得过……厉害,厉害……”

然后,他完法挣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可怕的火焰,疯狂地摧毁自己的一切。

姬雅瞬间呆了,完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切。

“啊……啊……啊……”

接着,她猛地发出一阵阵尖叫。

然后,猛地扔开阳顶天,就直接要朝火焰跳下去,试图下去救妖岐。

“不,你停住……”妖岐猛地一声厉喝。

他的时间不多的,整个身体,飞地彻底消失。

“姬雅,我时间不多了,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要部记住。”妖岐颤声道。

姬雅泪流满面,浑身抽搐,站在火焰边上,彻底崩溃。

此时,阳顶天只要轻轻一推,就可以让她也送命。但是,阳顶天没有那么做。

“拿出回影玉,记录我此时的画面。”妖岐道。

姬雅从怀中拿出了回影玉。

“我死后,让,让永舍大贤师和姜尚大贤师监国!”妖岐道,因为记不了声音,所以妖岐让嘴型非常的清晰。

“不,不?”姬雅大哭道:“是他们害死了你,我要将他们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妖岐用力地摇头,道:“我死了,小西天就没有人可以撑得起建立帝国的霸业了。也,也没有人控制得住姜尚的,也没有人能够孕育出半神了。”

接着,妖岐朝阳顶天望来,道:“姜尚先生,其实……其实……我真的对你说的那个路线心动过,让妖狐族永恒生存下去。而不是像娜迦帝国一样,璀璨即逝,毁掉世界。但是,我真的不甘心这样默默闻,孤寂地活着,不如璀璨的死去!所以,我活着,我就一定要轰轰烈烈,要称霸世界。但是我死了……那么,那么就走你们说的道路吧。”

“我死之后,你和永舍老师监国,继续走你们说的那个道路吧。”

阳顶天点了点头。

此时,妖岐的整个身体,已经完消失了,只剩下脖子和脑袋。

他拼命地喘息,但是已经没有身体让他呼吸了。他此时,已经完只剩下灵魂了。

“阁下,我……我做错了什么了吗?为何我会失败?”妖岐问道。

阳顶天摇头道:“你没有做错任何东西,在和任何人的争斗中,你都没有输。”

妖岐道:“那,那我为什么会死?会失败?”

阳顶天道:“这是天注定的,也是你的性格注定的,性格决定命运。再来十次,再来一百次,你也是这样的结果,因为你依旧是这样的选择。宁可轰烈而死,不容窝囊而活。”

妖岐道:“那就是说,我没有做错任何一个步骤?”

阳顶天道:“你没有,你是我见过杰出的王霸之才,只不过或许,这个世界不允许你的存在了。”

“那就好,那就好……”妖岐微微一笑。

他的脖子,灰飞烟灭。

他的下巴,灰飞烟灭。

“阁下,我……我真的很喜欢,很欣赏你这样的人,能够如此的聪明,还如此的光明磊落,以至于设置阴谋的时候,还要先骗过你自己。难怪你会成为所有人敬仰的领袖,希望你走的路,能够成功,保重……”

然后,妖岐的嘴,灰飞烟灭。

然后鼻子,眼睛。

后,整个头颅,消失。

妖岐的整个人,整个生命,整个灵魂,彻底灰飞烟灭。

这个阳顶天见过聪明,杰出的王霸之才,真正的一代枭雄。

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

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没有做错任何步骤。

每一步,他都在赢!

甚至到了后,他都在怀疑,这是不是永舍的计谋。

跳下去,就是死。

不跳下去,就意味着懦弱和妥协,就意味着永远失去虚空裂火。

所以,他选择跳下去。

然后,他死了!

阳顶天的整个身心,都在震撼!

在这个人面前,阳顶天没有赢过一分一毫!

一直都在输,一直被弄于鼓掌之中。

但此时,他依旧沉浸在悲伤之中。当然,如果可以选择,他每一次都会让妖岐去死。

因为,妖岐是真正的敌人,可改变的敌人。

但是敌人的死,带来的悲伤加震动!

……

注:第二送上,我要出门办事了。拜求兄弟们的月票!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