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七五套貓的妹紙

2019-05-22 06:33: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小白縮成一團睡著,一感受到窗外射進來的光線,眼睛還沒睜開就往旁邊拱了拱,【姨姨起床,姨姨起床……】小小白牌天然鬧鐘兢兢業業地執行著他的職責。被打擾了睡眠,向晴語嘟了嘟嘴,剛想翻了個身,酸疼的腰肢發出抗議,她趕緊摸摸老腰,剛一抬手,手臂軟軟地垂下。造成她如今癱軟在床起不來的罪魁禍首施施然端著早膳進門,“晴語,起床了。”“展昭,你到底是餓了幾天啊!”向晴語滿腹怨念,抽出枕頭就扔了過去,可她力氣不足,枕頭剛飛出1臂距離就“啪嗒”掉在了地上,翻了個面,似乎在嘲笑她的力氣。展昭一本正經地道:“七天。”“……”向晴語語塞。親戚來了怪她嗎?!人的生理反應怪她嗎?!她也不想要每月一次的流血事故好不好?!展昭在床邊坐下,拍了拍小小白,小小白立即嗖地一下躥了出去,找廚房張嬸他的衣食母親去了。“乖,起來了。”展昭扶起向晴語,知道她渾身無力,大手一按,上下其手,雄厚的內力一點點地搓揉著,很快,還怨念不已的向晴語就倒進他的懷里舒服地哼哼。“以后不準再……這樣了。”“嗯。”“你真的聽見了?”“嗯。”“你答應了?”“嗯。”都是統一的“嗯”回答,向晴語不滿地掐著他腰間的軟肉,齜牙咧嘴:“那上個月為何也這么兇?”害得她起不來床,大中午起來時還要面對一眾戲謔的眼神,只想找個地洞鉆進去。忽地,展昭把向晴語抱進懷里,頭埋進頸窩,深深地呼吸著她身上淡淡的體香。“以后不要離開我。”“……好。”向晴語回抱他,不敢再提。那一日的情景回想起來,怕是他至今沒法克服的噩夢。藍玉那一刀下來的時候,向晴語也以為自己死定了,幸虧白玉堂的暗器及時到達,打中匕首,偏離目標。也正是這一下,所有人都看清了目標。藍玉要殺的不是向晴語,而是他自己的腹部,只是因為把向晴語抱在懷里,所以其他人看過去就是他要殺向晴語,還是沖著心口去的。白玉堂那1記,阻撓了藍玉的自殺,也讓展昭有時間到達祭壇旁,把向晴語搶回來。藍玉的那顆藥丸解了軟筋散的藥效,向晴語有些力氣,但還是被失而復得的展昭抱得差點喘不過氣。拍了拍他,展昭放開一些,依舊警惕地看著藍玉,這個他明面上的岳父大人。向晴語也沒讓他放手,軟軟地依靠在他懷中,“理由?”“青玄死了,阿離死了,你也不要我。”說著,藍玉委屈地低下頭,一副被世界拋棄的小可憐樣子,“活著沒有意思。”眾人:“……”你擺出這么一副模樣到底是幾個意思啊?你是幕后大BOSS好不好?擺出你反派BOSS的狂酷霸炫拽啊!向晴語額角青筋蹦跶得歡,“你弄什么?現在心存死意,柳青玄死的時候你不還好好地活著嗎?現在想死了,早干嘛去了!”嘴上不饒人,一副巴不得藍玉立刻去死的模樣,實則她胸口悶得慌,恨鐵不成鋼!“你不要我。”藍玉很小聲。向晴語更氣了:“為了一個女人哭哭啼啼要死不活的,你還是不是男人!”“我不是男人,你就出不來了。”向晴語:“……”藍玉說完,斜了一眼展昭:“要是你死了,他肯定哭得比我還慘。”無辜躺槍的展昭:“……”這么1說,想起剛剛展昭慌張的樣子,向晴語也不肯定了:“真的?”展昭抱住她的手臂緊了緊,悶聲回答:“不會有那個可能。”這次是意外,以后他絕對不會讓她有任何意外,所以不會有那個可能!藍玉癟癟嘴,從袖中又掏出了一柄匕首,雙手高高舉著,刀尖對著腹部,“我死了,你就不用擔心安全問題了,女婿也不用擔心我什么時候把你拐走了。而且你不認我,不要管我死不死!”眾人:“……”要死就去死,哪來的那么多廢話!藍玉這樣子明顯是作戲,真要死,當年名揚天下的玉公子還會找不到死法?有那個空在這里和人閑扯淡,他或許已從一百種死法里找出最唯美最不損傷身體的死法,并且早早地躺進冰棺里,笑容滿面地死翹翹了。恰恰一直聰明著的向晴語跌倒了,滿眼焦急,一句話沒過頭腦就沖出了口:“我什么時候說不認你了!”一說出口,她頓時懊惱咬唇。之前還認定不要認這個爹的,誰知她實在看不得他委屈,這話一出口恐怕就……藍玉眼睛刷地一亮,匕首“哐當”掉落在地,筆直地戳進了石地,“南南,那你叫我一聲?”向晴語:“……”眾人:“……”你還能再不要臉一點嗎?那一日,向晴語終究還是沒有叫出那1聲,因為趙離的傷實在拖不得。是的,他雖然在眾多江湖人士的圍攻中為藍玉擋了一劍,但當時展昭擔心向晴語的安危,手底下到底失了章法,那1劍雖然戳進趙離胸口,卻離心臟偏了一些,沒有一劍斃命。“晴語,你可還認他?”到底,藍玉沒有威脅到向晴語的生命安全,只不過破壞了他們的洞房花燭夜,還害得他擔心受怕了幾日罷了,展昭一!點!都!不!生!氣!“你覺得我該認他嗎?”向晴語笑著反問。展昭語塞。在他人看來,藍玉把剛出生沒多久的向晴語丟在野獸滿山的百靈山,知道親生女兒沒死還多年不曾相認,1見面不關懷幾句就要把人當成祭品,只為無聊的復活一個當年拋夫棄女的女人,實在不配為人父。不光開封府,眾多江湖好友知道后,更是一個個摩拳擦掌地準備見義勇為,至少也要讓這個糊涂蟲知道知道“死人和活人哪一個更重要”。可展昭心底隱隱還有一個聲音:若是藍玉不這么做,他便無法和向晴語相識,更沒有現如今的大好姻緣了。因此,他的心情特別復雜。“我不知,你認,我便認,你不認,我也……”沉思半晌,展昭給出了這樣的回答,很像“為夫一切聽從娘子指示”的妻管嚴。大名鼎鼎的南俠展昭是流著寬面條淚可憐兮兮跪在地上捧著搓衣板的妻管嚴,這可真是……“哈哈……”一腦補,向晴語笑得前仰后俯,展昭窘迫地別開眼去,好一會兒,她還沒停下,他一惱就一個回身壓著人吻了一番。家有嬌妻的感覺如何?新上任不到兩個月的有婦之夫展昭表示:再不能更美了。曾的他不敢想象自己的妻子會是怎樣的人,只因終年隨著包大人,一有事三更半夜到處跑,1出門大半個月不在家,他根本不敢讓妻子這么委屈。幸好,他如今的妻子雖然還頂著“明珠公主”的封號,可她并不在乎這些虛的。公主該有的賞賜她都有,可那公主府自婚禮那幾日用過之后便再沒有回去,皇上太后賜下的金銀等物事全被她搬來補貼家用,開封府眾人難得過起了好日子。也因此,包拯和公孫策對向晴語這個公主長時間住在開封府后院之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固然,其中也有皇上太后都不過問的原因。1吻結束,展昭抱著氣喘吁吁的向晴語,關心地問:“晴語,身子可還有不適?”不適?知道她不適就不要亂來啊!向晴語瞪了他一眼,嗔大于怒,更像夫妻之間的小撒嬌。展昭也不在乎,抱著她,兩人靜靜地享受著難得不被打擾的時光。突地,門口響起了一陣爪子扒拉木門的聲音,隨即而來的還有“吧唧吧唧”的咀嚼聲。小小白沒進來,就坐在大開的門檻上,背對著他們,【姨姨,姨夫,包包有案子。】“噗——”不論聽到多少次,威嚴的包拯被小小白取了這么個可愛的名字,向晴語還是忍不住。展昭無奈地看著小小白,捏了捏向晴語的手心,示意她收斂點。幸虧,小小白的話只有他們兩個能聽懂,否則包拯一聽,那張黑臉還不知要黑到什么程度呢。小小白可不在意他們打的啞謎,一見小白站在遠處對他搖頭,趕緊把咬了一半的大雞腿往嘴里1塞,屁顛屁顛地跑了過去。媽媽說了,姨姨和姨夫在房間里生小侄女,不能打擾。他可是最聽話的白虎了,小侄女什么的……想一想就流口水啊。吸溜——不知道小侄女以后長大會不會像他這樣萌萌噠?1大一小兩白虎扭著屁股走在前面,后面是聽見有案子跟出來的展昭和向晴語,兩人相視一笑。日子再忙再苦,只要有你,滿滿都是幸福。至于向晴語還認不認藍玉這個坑蒙拐騙無所不用極其就為了讓女兒開口的爹?嘛,誰知道呢。反正有趙離陪著,后半輩子不孤單就行。——全文完——

卢克还是教练詹姆斯我需要知道应当如何称呼感恩图报哈登431013威少321111首次登场便受伤邓恩内侧副韧带扭伤将缺战6

2012力诺瑞特豫南办春季誓师大会召开
老年斑的形成原因有什么
都教授金秀贤成韩国首尔市形象大使图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