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长生证道第八十章软禁谋

2019-01-14 10:45: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长生证道 第八十章 软禁

白衣少年本次跟随师兄前来观摩冲灵大赛,路遇那个中年灵修士结伴而行。哪晓得刚一来到梦魇山,就莫名其妙地撞上了一只不知名的妖兽。一场大战之下,师兄和中年修士分别战死,而自己也以为在劫难逃,生生被吓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看到眼前血淋淋的一幕,先是骇然失色,以为自己是不是已经到了地狱,旋即发现那个凶残的妖兽已经被人开膛剖腹,死得不能再死,不由得心中大呼上天保佑。

游目四顾,却发现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马脸少年正在那里怔怔发神,不时还面露一丝会心的微笑。他好奇地走上前去,想要问问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事,不曾想竟然发现对方手中正拿着一样奇怪的东西,看起来居然像是……那个死去的妖兽的内丹!

只不过,他冲口而出的问题并未得到凌霄的回答,白衣少年虽然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快,但却也无可奈何。

假如那真是内丹,其价值大家都是心中有数,对方选择不说,那也是人之常情。何况,

长生证道第八十章软禁谋

他刚才只是晃眼一看,见到对方手里捏着一个蓝色的小石头一样的东西,具体样子也没有看得太清楚,而且他也不知道,真正的内丹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因此,尽管凌霄模糊的回答,激起了他更进一步的揣测,但那也只能是瞎子照镜子-凭空想象,同时他也清醒地意识到,能够杀死他们三人都对抗不了的妖兽,这种实力,恐怕也轮不到他对人家产生任何的想法。

想到此处,白衣少年神色一肃,毕恭毕敬地道:“兄台,请问刚才是你救了我吗?”

凌霄刚要回答,突然间神色一动,转头往身后看去。

不一刻,一阵杂沓的脚步声响起,七八人手持各种兵刃走了过来。

凝目一看,来者全都是灵武窥奥、巅峰级别的修士,而领头的两人身上却是模模糊而蠢却无可救药糊,看不出具体的境界。凌霄心中不由轻轻一凛,这证明此两人的修为要比自己高。

看见地上的一兽二尸,一群人都是一脸震惊。为首一名黑脸老者一眼便瞥见了地上被解剖过的风生兽,登时神色一动,几步抢了过去,略作检视便失声叫道:“竟然是风生兽,而且还是一只二阶中级的风生兽!”

“什么,这就是风生兽?”这一声顿时炸了窝,马上其他几人全都围了上来,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喜激动。

片刻过后,黑脸老者站起身来,看向凌霄两人的神色已然变得有些异样:“这是你们两个杀的?”

“不是,前辈误会了,实情是在下跟随师兄……”白衣少年抢着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道:“……说来惭愧,当时那妖兽对着晚辈狠狠扑来之际,晚辈已然吓到魂不附体,当场就晕了过去。醒来之后,就看见这位仁兄站在这里了。”

一听这话,所有人的眼光顿时都落在了凌霄身上。黑脸老者看着他,眉毛一挑:“这么说来,风生兽是你杀的喽?”

“不是。”凌霄斩钉却遭到了拒绝截铁地道。

不知怎地,刚才白衣少年在叙述之时,刻意将他单独择了出来的表现,以及面前的黑脸老者眼中看着他时那一闪而瞬的异样眼神,都让他隐隐觉着,这些人对他似乎有些不怀好意,这种发现顿时让他心中大生警惕。

“不是你,那刚才是谁救了我?”白衣少年顿时一愕。

“若不是你,那风生兽的脚掌皮是谁切去的?还有,它的内丹又去了何处?”黑脸老者冷冷地道。

“大哥,你怎知道这只风生兽会生有内丹?”一个一直沉默地站在黑脸老者身边的长须男子惊奇地问道,他也是凌霄刚才窥探到的场中功力最高的另一人。

黑脸老者缓缓抬起右手,指尖捏着一个很薄很透、看起来像是动物肠皮一样的东西:“因为它!”

“这是什么?”长须男子一愣。

黑脸老者一脸自负地道:“这叫丹囊,是我方才我检视风生兽的尸体时发现的。这种东西平日包裹着内丹,附着在妖兽的腹壁之上,只有很薄的一层。只要内丹一取,它便会自动落下。所以,丹囊和内丹是一体的,只要是生出了内丹的妖兽,必定会有丹囊,反过来也是一样。”

凌霄一直在旁竖着耳朵倾听黑脸老者的话,此时不禁暗暗叫苦:“没想到内丹竟然还生有丹囊……那一会儿他们要是非要问,我怎么说?”

还在念头急转,长须男子已是眼睛一亮,转头问道:“小子,你是哪里的?风生兽的内丹呢?”

见长须男子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看那样子似乎马上就想要扑上来搜身,凌霄心里不禁顿时一沉。

“前辈,晚辈千幻宗肖林,本次乃是和师兄外出历练,刚刚进入梦魇山,就看到……”

前番大开杀戒之后,凌霄便决定本次一律以现在的这个化身来进行活动,反正“相由心生”也要二十天才能换回原形。此时见长须男子询问自己来处,凌霄突然想到了几日前听卞大说起过的“千幻宗”,灵机一动,不假思索就把这块虎皮扯了过来,做成自己的大旗。

他将刚才白衣少年的话重新改编了一个版本,娓娓道来。

他说,自己同样也是跟两位师兄前来观摩冲灵大赛,刚一到梦魇山就碰见白衣少年要死在妖兽爪下,因此两位师兄马上决定拔刀相助。

哪晓得,正当两位师兄合力要将风生兽格毙之际,风生兽似是自知在劫难逃,突然大吼一声,竟然凶狠地自己剖开了肚腹,然后掏出来一样东西,狠狠地扔了出去……

“你说风生兽是自杀而死?而且自杀之前,居然还自己取出内丹扔了?”一众人听完凌霄讲述的堪称匪夷所思的离奇故事,登时面面相觑,脸上皆是一副闻所未闻的表情。

“是的。”凌霄面不改色地道。

“你刚不是说还有两个师兄?那他们的人呢?”黑脸老者突又问道。

“他们切下风生兽的脚掌之后,又一起去找它扔出去的那样东西了。”凌霄仍是脸不红心不跳。

白衣少年深深看了凌霄一眼,嘴巴动了两下,终于还是咽了一口唾沫,什么也没有说。这一微妙的神情立时落入了一直对他和凌霄全神贯注的长须男子眼中,心中不禁泛起一抹怀疑。

目光炯炯地将凌霄的神情来回扫了一个透,长须男子仍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刚才见到他的第一眼,他和黑脸老者就看出这小子是一个凡人,实力连灵武境都不算,风生兽自然不可能死在他的手上。刚才随口一聊,果然发现他还有两位实力高强的“师兄”,这倒让两人暗自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

看来,现在还不宜对这小子采取太过激烈的措施。千幻宗的宗主金老鬼,为人小气,睚眦必报,连带他手下的徒弟,一个个也是心胸狭隘。要是晓得自己的同门受了别人欺负,非不依不饶地纠缠个不死不休。虽然自己几个并不见得就怕了他们,但毕竟来冲灵大赛不是为了斗一时意气,闷声发财才是正经。

还是先等等,看看一会儿这小子的两名师兄到底是什么实力。要是能够拿下,那是绝对不能客气的!要是实力果然高强……哼,岂不闻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几个喝血泡饭的兄弟也不是吃素的!

盘算已定,长须男子又将自己想法和黑脸老者轻声商量了两句,说得对方连连连头,道:“二弟,还是你想得周到,就照你想的去做,大哥百分百支持你。”

长须男子缓步走了过来,微笑道:“肖小友,说起来你们千幻宗跟我们炼傀宗平日也颇有一些渊源。既然难得在此相遇,不如我们陪你一起在此等候你的两位师兄好了,免得一会儿又钻出什么妖兽,你一人恐怕不好对付。”

“还是不打扰几位前辈了吧?”凌不听当无;祸福相依霄面露为难之色:“也不知道我那两位师兄什么时候才能转来。”

“呵呵,无妨无妨,反正本次大赛我们也不指望能拿到那块梦魇石,不如就在这里等等两位道友,正好也可向他们请教一些灵修心得。能够轻松杀死二阶中级的风生兽,至少也该是灵元窥奥左右的级别了,这等实力的高手可是难得遇见,怎么也要交流交流!”黑脸老者也是皮笑肉不笑地道。

“对啊,这位小哥,我们这可是一番好意啊。”

“是啊是啊,有我们大家保护你,你完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另外几人也七嘴八舌地劝说起来,言下之意,凌霄今天能得到他们的关照,那简直就是祖宗十八辈积德了。

凌霄眉头大皱,敢情这帮人真是跟自己耗上了。幸好刚才编造了两名“师兄”出来,否则要就是自己一人,为了那颗内丹,这帮人说不定马上就会向自己动手。

只不过,自己刚刚与风生兽的一战,灵力消耗过大,就算现在想要逃跑也是有心无力。更何况,即便自己目前处于正常状态,眼前这两人随便一个也能力压自己。要是两人同时对自己出手,那自己的处境恐怕就危乎其危了。

“只能等灵力恢复一些,然后驱动风云靴出其不意地逃跑。”凌霄暗暗思忖道。

“小朋友,似乎你不是很愿意啊?”一直在注意他的长须男子忽道。

凌霄一惊,连忙挤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笑容:“呵呵,主要晚辈有些担心,一会儿师兄要是回来,看见我麻烦几位前辈陪我一起等他们,一定会骂我不懂事!”

长须汉子哈哈一笑,胸膛一挺地道:“大家都是灵修一脉,何必分得那么清楚呢?守望相助才对嘛。你别担心,你师兄回来,我会跟他说。”

凌霄感激地道:“那就有劳前辈了。”心中念头急转:“如果一会儿我那两个‘师兄’老是回不来,那可怎么办?”

机械式定时开关报价
271胶水价格
拖拉机防滑链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