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逆三国转一五九洗牌豪

2019-01-12 16:33: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逆三国转 一五九——洗牌

“哦?兰心小姐,你这倒是……”

贾敏悠悠地抬起右手,抓住了兰心掐住自己喉咙的右手。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她的母亲下手!!!我说过,不准对她……”

“嚯嚯,你似乎搞错什么事情了吧,兰心小姐。”

“什……么……?”

兰心的表情,逐渐变得痛苦起来。

“我本来就没答应过你不对什么孙尚香下手。还有,究竟是谁来服从谁的命令,你不会连这个概念都搞不清楚吧?”

“我……”

不知何时,兰心掐住贾敏的手已松开,带着那难以名状的痛苦跪倒在地。

“不要让我动手教训你,不然的话……”

贾敏摸了摸兰心的右脸,一副奸邪十恶不赦的坏笑。

“我可是会心痛的呀,兰心小姐。”

冷汗从兰心的额头上不断地冒了出来,她却没有对这样的挑逗表现出任何反抗的意味。

“头!!!!”

库拉乌急匆匆地冲了进来。

“怎么了?何事需要如此慌张?”

“那些叛乱分子的动向,已经被查明了,头。”

“恩,那不是很好吗?虽然这些人也不是什么需要我头痛的人物,不都能书写成文字过能够让世界上少一点让人头痛的苍蝇,也是让人异常愉快的。好了,是哪位高明的三国英雄歼灭他们的?”

“是甘宁。”

“甘宁?哦,貌似还算是一号人物。不过,等一下……”

贾敏似乎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小乔呢,小乔也被他杀死了吗?”

“头,谁是小乔?”

“我问你小乔也被杀死了吗?你问我谁是小乔做什么?”

“可是头,我真的不知道……”

“好了好了,我问你,有女性的尸体没有?”

“没有。被杀死的只有两个男的,没有什么女的。”

“两个男的?没有女的……”

贾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开始得瑟起来。

“呵呵,甘宁啊甘宁,想不到你竟打起别人遗孀的主意,而且偏偏是在我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地这样做。真的是不可饶恕!”

“头,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不用管了,把甘宁居住的地点告诉我。我要好好慰劳一下这位功臣。”

“是,甘宁居住的地点就在……”

孙尚香面如土灰地盯着自己母亲的尸体,和她同样面无表情的,是忍着剧痛半跪不起的兰心。

“哈哈,兰心小姐,孙尚香小姐,待会马上就给你们介绍一位新的朋友。你们就在这里乖乖地等着我吧。”

贾敏对库拉乌吩咐了几句,于是离开了孙尚香被关押的大牢。

“好,在头回来之前,你就由我来监视了。兰心,你倒是怎么了,怎么呆在那里一声不吭啊。”

库拉乌瞥见了兰心的右手,那是一只莫名显现出褶皱,甚至开始腐烂的无生气之物。

“这……不可能吧,兰心,你刚刚对头做了什么?”

兰心没有作答,只因这种痛楚麻痹了发声系统。

而库拉乌也很清楚,这就是贾敏的真正实力所在,得罪他的人,从来就都是死无全尸。

“这么看来的话,甘宁那个笨蛋没活路了。”

库拉乌深知贾敏对美色的追求,只要是敢从他手里抢走货源的人物,就从来没人可以继续活在贾敏所熟知的领域内。

“这样……真的可以吗?”

甘宁所在的居所,是一间几近简陋的破屋,他看了看身后那个在头上缠着绷带的男子,有点急躁地摸了摸自己的大剑。

“绝对……没问题。”

“可是,你让我待会静观其变,我可做不到。”

“你不是他的对手,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什么?你也未免太小看我甘宁的实力了吧,我甘宁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吗?”

“嘘,他来了。”

几乎是一脚踹开了甘宁的木门,贾敏抖了抖身上的灰尘,一脸不屑地环视着这个毫无美感的场所。

“喂喂,身为军中的大将,怎么住所这番简陋啊。恩?”

贾敏正等着甘宁回叫自己主公的谦卑,却等了半天毫无半点动静。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

“认识。”

“嚯?这么看来,你把称呼都省略了,是想造反了吗?”

“造反的是你吧,你这个冒牌货!”

甘宁手中的大剑,重重地敲击着地面。

“怎么怎么?是想和我动手吗,你小子有多少斤两,我身为你的主公难道会不清楚吗?”

“你可不要误会了。”

头上缠着绷带的神秘人站到了甘宁的身前。

“原来还有帮手啊,可是就算你们两个一起来,恐怕也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我说你误会了,你的对手……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渐渐地,神秘人脸上的绷带慢慢地滑落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让贾敏都诧异万分的熟悉面庞。

“怎么会是……你?”

当然,这样的吃惊,实际也持续了不到5秒的时间。

“哼,老家伙,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于是,贾敏的口吻又恢复到了正常水准。

“我只是受你所说的老家伙之托来看看你而已。怎样,你有什么话需要带给他吗?”

“哈?我没听错吧。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有幽默感了呀,老家伙?”

“有幽默感的人是你吧,贾敏。我可是亲口承认了……我不是你所熟识的那位老家伙的事实了呀。是你半信半疑,对我陈述的事实不肯相信而已。”

——哼,这老家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故意在这里和我斗嘴来打发时间吧,如果是这样的话……

贾敏握紧了拳头,周围开始升腾起一阵不祥的紫雾。

——干脆就直接把他做掉,反正我看老家伙不爽很久了。

而另一边的蔡,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副气定神闲之状。

——很好,看来我这里可以拖一会时间。至于那边最后的结果会是如何,就交给你来发挥了,贯中兄弟。

“那么,我就恭候你的奇招了……”

话音未落,甘宁挡在了蔡的身前,肩上的大剑早已离开原先的位置,敲打着地面框框直响。

“你们两个把我晾在一边,也未免太小瞧我了吧。我可是……”

甘宁右手的大拇指朝着自己指了又指。

“我可是甘宁甘兴霸啊!!!”

“杂鱼就滚一边去,不要在这里妨碍我的视线。”

贾敏正值遭遇蔡的挑衅而怒火中烧,不料甘宁更是自讨没趣,偏偏要对这场争斗横插一脚。

“杂鱼?你这个冒牌货,究竟有什么本事称这个时代的武士为杂鱼?”

——等一下,这个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劲啊。

蔡终于开始意识到,无论是口吻还是胆识亦或是思考方式,甘宁显然已经和杰尼斯原先设定的世界观背道而驰。

——你知道吗,蔡?我所创造的世界,可是用了我毕生的心血研究出来的。这个天底下,我看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复制出来了。

——那是……为什么?

——呵呵,我也不知道那个系统会不会起化学作用,不过一旦发生的话,一定会非常有趣。说不定,就是另外一个规模更大的能人会所。

——也就是说……

甘宁的大剑,充满杀气地指向了迎面而来的贾敏。

——该不会,这个时代的人,

逆三国转一五九洗牌豪

也被赋予了癹这种事物了吧?

“哼……”

几乎就在同时,甘宁不懈地从鼻孔中射出两道寒气,那既是藐去面对挫折视对手的狂妄,也是下一秒意想不到场景的序幕。

“这种场景……”

蔡也算是经历过世事的一位老前辈,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实在超乎自己的想象,刚才还保持正常人姿态的贾敏,在瞬间就被分为两半,化成两块血腥味十足的肉块从自己的身体两边慢速划过。

可是,真的是血腥味十足吗?

“吾乃甘宁甘兴霸,我手中的大剑,可以如手术刀那般精确地把你彻底解剖。”

“所以,你管这个绝招叫作……”

“人体作业。”

蔡瞬间就明白了,这必定就是癹,而整个虚拟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也就从甘宁这小小的举动和措辞中窥得一二。

“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子敬他们了。”

“你说解决……”

——果然,没这么容易被杀死吗?

贾敏的幸存早在蔡的预料之中。

“甘宁是吧,我也看过三国,那也确实是一号人物。人体作业,这也是一个听上去相当不错的能力。不过,你今天遇到我这样的对手,你就只能哀叹你自己的不幸了,甘宁。”

“所以接下来,就由我来上场吧,兴霸。”

“不必。”

甘宁本就是血气方刚的猛汉,经不起对手那样的挑衅,可是就在自己决定站在蔡身前的那一刻,他的腿脚竟不自觉地一阵发抖,即便努力地克制着,也只是化作一种抖动的窘状。

“怎么了,兴霸,你在害怕什么吗?”

“咳……”

蔡一声轻咳,嘴角被零星的红色拂过。

——是在什么时候?

“你的人体作业,只是把人从外部进行破坏而已。可惜啊,我要让你斩断大气的话,你是否也能做得到呢?”

“我……”

甘宁右脚的膝盖,已经和地面亲密接触。

“我即将做到。”

甘宁低着头,掩饰着自己的表情。

南山网页设计
ppr规格型号报价
代理企业会计记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