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道友记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宗门乱—月光下的复仇女神

2018-11-09 18:12: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道友记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宗门乱—月光下的复仇女神

扑倒的尸体,粘稠的血顺着青草流淌,滋养着路边的一片野地。聂芙悠悠醒来,闻到浓重的血腥味道,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首,立刻就明白了眼下的处境。

聂芙比姐姐小四五岁,顶多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经历过的却尽是邪恶,如同被囚禁玩弄小鸟,从没有掌控过自己的命运。

尸体旁的那把剔骨尖刀她是熟识的,在酒楼见过几次,虽然平日里遭万恶的管事折磨,可草地上躺倒的人比那名管家残忍百倍。

姐姐和蒋夫人能把这样的人杀死,让聂芙震惊不已。原来女人也可以做事,也可以杀人。青春稚嫩的脸上闪过一丝光芒,好像突然发现这个世界还有另一种可能。

阿芙突然疯狂起来,大口喘着气,连跪带爬的来到尸体旁边,一把抓起草地上的尖刀,在老七的胸口胡乱的插起来。

惨白的月光下,披头散发的聂芙手握尖刀,血顺流而下,颤抖的滴落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聂芙抬起头来,这才发现王翠花和姐姐阿蓉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

聂芙凄然一笑,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来的柔弱荡然无存,将尖刀掖进腰间,双手抓着老七的肩膀就往路边的草稞子里拖去。阿蓉和王翠花点头会意,随意掩盖凌乱的血迹,装着无事一般坐在原地。

月色有点黑,远远的看不清人的面孔和动作,两名屠夫走近了,见三个女人只剩下两个,嘿嘿笑道:“七爷还是老习惯啊,做事不喜欢被人打扰!嘿嘿……”

“我他妈怎么感觉不对劲啊?”

“当然不对劲,平日里都他娘的是在床上干,如今幕天席地,更爽!”

“给老子躺下!”其中一人威胁道。

聂蓉乖乖的躺倒,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缓缓的闭上眼睛,脸上不知道是真的紧张还是装出来的,委屈和苦楚在漂亮的小脸上展露无疑,让人看了心里软软的,无比吝惜。

“小娘子,不要害怕,爷会很温柔的。”

一名汉子一屁股坐在聂蓉腿上,俯身就要亲吻,粗短的脖颈刚好到聂蓉双手的位置,聂蓉嗅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油腥味。聂蓉再不犹豫,藏在袖子里的短刀,猛然上插,一下子就贯穿了那汉子的脖颈,正是颈部动脉的位置,鲜血狂喷而出,聂蓉苍白的脸瞬间被喷成一张血脸。

骤变陡生,另外那名汉子腰带还没有解开,就听见耳边有风声响起。

“呼!”

王翠花手中的石块照着汉子的脑门就拍了下来。

那汉子毕竟是修行中人,反应比一般人要快的多,本能的挥手一拳,正打在拍来的石块上。

“咔嚓!”手指骨节碎裂的声音。

王翠花没能击中对方,被真元振飞一尺多高,重重的摔在地上。

天烛峰上,王翠花虽然没有修炼,但整日和蒋辽一起凿石开山,已经隐隐悟到了一点东西,只是自己并不清楚,她感觉本来就壮硕的身体比平时更加强劲有力。

王翠花秀眉猛然一蹙,强忍着手臂的酸麻,一翻身从草地上窜起,一把抱住那名汉子的腰。

“快,插了他!”

那名屠夫知道还有埋伏,猛然惊叫,向另两名同伴示警:“杀……人!”,同时企图奋力挣脱王翠花的双手,右手来不及去拔腰间的尖刀,灌满真元直接砸在王翠花宽广的后背上。

一前一后,两把尖刀几乎不分先后同时到达这名屠夫的胸前,噗!一个对穿,那名屠夫满面惊诧的断了呼吸。

聂芙和聂蓉几乎面对面的站在屠夫的前后,短刀拔出的同时,尸体滑倒,王翠花也跟着摊倒在地,仰面朝上大口呼吸着夜风,脸色由润红变得苍白,跟着吐一口鲜血。

“蒋夫人……”聂芙说道。

“老娘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们快跑!”硬生生受了一拳的王翠花竟然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月光下三人再也不敢停留,顺着白晃晃的大道发足狂奔。

距离屠夫藏身休息的地方不足百丈,这边的动静依然惊动了两人。几个起落,两人来到路边,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得一个比一个惨,一声发狠追了上去。

“臭婊子,拿命来……”

天启境的修行者,真元调动起来,速度可以超过一般的马匹。两人一前一后,脚尖在青草上轻轻点过,落在惨白的土路上,掀起一点微尘,刚被夜风吹散,身影已经再次窜出五六丈远。

不过一刻功夫,三名女子就被堵在大道中间。

“三爷,今晚活该我们练练手。”剔骨尖刀在一个汉子的手中快速的翻转。

“废话少说,宰了再说。”三爷扬手一伸,尖刀化作一道流光直逼聂芙面门。

死亡降临的时刻,聂芙反而一脸的镇定,刚刚因为仇恨而浇筑成的冷厉,尽数化作无限的失望,最后恢复成毫无牵挂的平静,缓缓说道:“爹,娘,哥哥,小芙来跟你们团聚了……”

……

叮,夜空中响起一声清响,白色月光下迸发出点点流萤,那是兵器击中尖刀擦出的火星。

聂芙平静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好像从天而降,大路上多出一个人,也是一个女人。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穿着大红的裙袍,平静的双眼好像一口无波的死井,她静静的站在三位女人之前,好像陷入某种沉思。

少女右手握着一把细棱剑,沾满泥土的左手自然下垂,莹莹月光下可以看到深红的鲜血从她的指尖缓缓滴落。

骗子都该死!

那名少女转过身来,横起细剑,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男人都该死!”

华丽的红裙上,到处都是荆棘撕破的口子,黑发披散,满身草屑和灰土,原本俏丽的百里冰变得阴冷而又狂躁,一种极端怨恨的阴冷包裹着无情的杀机在月光下弥漫,即使在夏夜也让人禁不住瑟瑟发抖。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们是讲公道的,这几个婊子诱杀了我三名弟兄。小姑娘,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奉劝你不要因此送了性命。”屠夫感受着少女眼中的冷漠,不愿意惹上这样的人物。

没有任何征兆,一道清亮的剑光在月光下一闪而过,隔着数尺的距离,那名屠夫脸上先是出现一道细细的红线,片刻后鲜血才从他头脸上喷发,整个头颅被划成两半。

没有想到这少女说出手就出手,另一名屠夫沉喝一声,刀剑迎面挑来。刚刚前进不到一尺,那名屠夫感到身躯一震,一道无形的罡气罩在他的身前。

“名门正派。”屠夫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本来迅疾的动作稍微一滞,细长的缝衣针没有任何犹豫,平直的刺穿了他的心脏。

杀人无数的十八屠夫没有想到死亡以这样的方式降临,一双牛眼不可思议的瞪着没入胸口的细剑。这把剑太稳,太直,简直不像是在杀人,就像吃饭,喝水,走路,就这样平平常常的刺入自己的胸膛,没有半丝颤抖。

屠夫临死前的最后感觉,是一片火热,好像从自己的胸膛里拔出了一把烧红的火钳,那是真元附着在细剑上的结果。

一股血线向空中喷射,又随着尸体快速的落下,砸在地上,荡起一尺长的微尘。

“多谢姑娘搭救!”聂蓉上前说道。

这位红衣姑娘反应好像有点慢,好像刚才的人不是她杀的,站在原地愣了很长时间才平静的说道,“想谢,仙剑峰后山找我。”没有多看一眼地上的尸体,更没有刻意打量三人,顺着月光下的大道走去,像一只幽魂,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望着百里冰远去的身影,聂氏姐妹突然觉得,女人就应该像她这样,能够杀人,如此冷漠。这个世间好像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她们热情起来。

……

……

艺高人胆大!

孟盂山上,仙魂门前,众人目露震惊的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的壮实少年。

南方宗门对于这个壮实少年还是陌生的,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少年。

“我来向诸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兄弟,过命的兄弟。蒋辽!来自北方天烛峰。”徐风好不掩饰自己的得意。

徐风一抱拳说道:“提前声明诸位,我们兄弟与仙魂门有旧怨,等众位法宝齐出,轰开山门,擒杀掌门破军的事就交给我们,还请诸位担待。”

在南方宗门面前说要擒杀破军,有点大言不惭,太不把众人放在眼里。

仙剑门一名师弟看不过去,忿忿不平的要上前理论,却被符青山一把抓住袖子。

“宗门不论南北,欢迎蒋辽兄弟的加入。不过激战凶险,擒杀贼首就更为凶险,还要讲究一点造化。”

符青山说的也是实情,身后白虎门和仙剑门几个老奸巨猾的弟子脸上立刻露出附和的微笑,如今连洞府大门都砸不开,就开始争抢擒杀掌门的功劳,确实是早了点。

破军也不是一般人物,不是谁想杀就杀的了得,除非妙玉道姑和符青山,其他人对上破军,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诸位,开始破阵!”符青山朗声说道。

众人有序的后撤一丈有余,结成梯队阵法,祭出随身兵刃,一起朝着那扇黑色的大门轰去。

一时间破风声嗖嗖响起,无数道流光在夜空中划过,好像除夕夜里盐湖城上空的焰火,场面蔚为壮观。

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轰鸣,阵法受到攻击,黑色大门上掀起高低起伏的波浪。大门两边的山石瞬间崩飞,然后被狂乱的气流剿成细碎的砂砾飞扬而去,整个孟盂山都在簌簌颤抖。

“砸了这个尿壶!”王德榜吃过阵法的亏,此时凶性大发,高声大叫。

“各位一鼓作气,不要给阵法反噬的机会!”三师兄孟固说道。

随着真元和各种兵刃的轰击,那扇附着阵法的大门上,黑色的波涛起伏更加剧烈,好像一面竖着的沥青海面。

“吱……呀……”

像一道放弃抵抗的叹息,门柱摩擦的刺耳声在众人耳中响起。

这是阵法崩溃的前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