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人道昌盛第六十六章诡异的婴儿

2018-11-08 17:25: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人道昌盛 第六十六章 诡异的婴儿

绵延无尽的山岳横卧在眼前,如同史前的巨龙盘横其上,纵横万里,分割圣地与大荒。这里是守门山,为圣地东边最边陲,也是人族的疆域边界。这里是人族世代的保护的屏障,拥有人族皇兵、巨擘甚至是半步人王的存在驻守此地,守住人族的门户,护佑着人族昌盛。

高启知道,在距离自己大概千里之地,那里有一座赫赫有名的雄城,门山巨城!那里是人族东边最后的城池,十分繁华与热闹。

往来的不少武者都会选择在门山巨城休恬几天,加上圣地之外的荒地,往往奇珍异宝众多,带回来也是先到门山巨城,所以几乎圣地知名的商铺都在山门巨城存在。收到的异宝,运回圣地内部,价格却是连翻几倍。

商人逐利,趋之若鹜,所以巨城自然繁荣无比。

不过高启也不太算进去门山巨城了,径直度步走入面前横立天地的山岳。守门山苍莽,古树参天,树藤如虬龙般垂下,山岳气息古老而苍凉。

古山里面不时传来凶兽吼声,也有不知名的异兽一闪而过,没入林中。高启浑身缭绕紫气,缓步而走,一步便出现在数里之外,身形骤闪骤现,形如鬼魅。

“吼!”

一尊头生独角,浑身火红的如狮如虎的异兽走出。这头异兽身上煞气冲霄,所走之处整片地区都变得寂静,四周的飞禽走兽战战兢兢,俯首称臣。这头异兽漫步古林,如同无上的王者巡视自己的领地。

终于,等到这道身影消失,半个时辰之后,古林之中仿佛凝固的空气才重新充满生机与活力。清脆的鸟鸣绕耳,五彩麋鹿优雅越过溪涧,一条斑斓的小蛇缓缓从蔓藤上伸出呈现倒三角形状的朱红蛇头……

“这守门山脉果然非同凡响!”

高启的身影缓缓从一株几人合抱粗的古树上走下,身影从透明逐渐变得清晰。收起手中的道诀,高启望向异兽远去的方向,不由心中微惊道。不得不说,拥有道法的高启在复杂的环境之中,生存能力远远超于同等的武者。

捏着隐身诀,收敛气息,高启有惊无险地在山脉之中行走。

这已经是高启进入山脉的第三天,遇到过好几次强大的异兽,这些异兽的气息修为并不比蜕凡圆满的武者差,甚至还有强横几分。进去其中,实在令人胆颤心惊。

怪不得各大学院与氏族有规定,不进入生灵境的武者不能走出圣地,因为不能收敛气血的武者,在大荒之中,简直如同如烛火般明亮的血食。

“终于走出来了!”

高启的身后便是横卧万里的庞大山脉古林,面前则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从这一刻起,高启便正式走出了人族的圣地,进入万族野蛮生长的大荒。这外面才真正是弱肉强食,比人族自身的圣地残酷百倍。

高启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接着眼神微眯,辨别自身的方位。半响之后,身影才慢慢地度步消失在原地,这身影在行走的过程之中,身形逐渐变得透明,最后仿佛化为空气,消失在天地之间。

由不得高启不谨慎,大荒的危险与诡异,在无数的典籍之上,便可管中窥豹。

接下来的几天,高启依旧谨慎小心地行走在这片大地上。

“哇哇!”

倏尔,一声嘹亮的幼儿啼哭声响起,令高启的身影骤停。

“这荒山野岭怎么会有小儿啼哭声?”

高启心中疑云大起,不过还是隐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此时高启已经走出了接壤的大草原,这里是连绵无尽的古林与荒山,草木蔓藤虬结,无数高大的灌木长出足有脸盆大小的树叶,又厚又重,呈暗青色。此时在一株高大的不知名古树边上,一个衣着褴褛,浑身血迹斑斑的男子倒在树荫下。

这名男子的怀里抱着一个皮肤雪白、粉嫩的婴儿,这婴儿身上布帛略薄,深秋的天气似乎有些冷的过分,此时小孩沾着灰尘的小脸蛋都冻得有些发青。

高启虽然相隔百丈之外,但是能感受到这名男子已经没有了生息。也就是说,这名婴儿若再没碰到有人救护,只怕还没饿死就变成了野兽腹中的血食。

看见如此场面,只怕再铁石心肠的人也忍住出手相救。

“这里有婴儿!”

“不对,事情又蹊跷,这荒蛮之地,怎么可能有婴儿啼哭?”

两名身穿劲装,肌肉隆起的中年武者路过,循着啼哭声而来。

高启捏着隐身诀,这两人倒是没有察觉到另外有人存在。只是如此,他们也跟高启一般,对突然出现的婴儿啼哭声产生了疑心,摸到了百丈之外查看。

“这到底是何人,怎么死在此地,居然还带着婴儿。”

“好在这小家伙大命,遇到我们两兄弟。”

“唉,这大荒非善地啊,赶紧将婴儿抱走吧!这兄台也好歹埋葬了吧!暴尸荒野着实悲哀。”

两名武者拨开野草,看见眼前的情况,不由怜悯起来。

“这,这不是曲龙吗?嘶,怎么会在这里!”

“真的是他,听说他昨天晚上失踪的,怎么会抱个小孩死在这里。”

武者的视力极佳,走近几步,不由惊慌失措起来。这男子的尸体披散头发,头发乱糟糟地垂下,遮住了他的相貌。但是与曲龙相熟悉的两人却一眼认出这血迹斑斑的衣服,以及曲龙咽喉处鲜红的黑痣。

“不好,赶紧逃!”

当即有一名武者脸色大变,脚下气劲陡然爆发,轰隆一声,跺碎脚下的硬地,整个人化为一道虹光急速飞退。另一名男子的身形稍慢,但是也紧跟其后,身形猛然退走,诠释了什么叫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哇!”

刚刚还茫然大哭,天真无邪的婴儿猛地转头,漆黑的大眼睛没有任何色彩,冰冷漠然地看见两人飞退,不由再次张开嘴喊叫了起来。但是这叫声此时却如同夜枭,变得沙哑尖锐,刺耳无比。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