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重生之殤小姐駕到

2019-05-22 07:13: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當悲劇來臨,一切陷入黑暗,一發不可收拾。v雜〝志〝蟲v醫院永遠都是江殤雪最懼怕的地方,刺鼻的味道,刺眼的白,刺眼的光,還有刺耳的尖叫聲。是誰在撕心裂肺的痛哭?是誰又失去了生命?死神揮著鐮刀向她走來,她想大聲呼救,卻又無路可走。“放我出去!我沒病,我沒病!”隔壁病房里傳來一個尖銳的哭喊聲,緊接著,很多很多病房都傳來同樣的聲音,只是有的低沉,有的響亮,有的粗獷,有的軟弱,有的充滿希望,有的充滿絕望。這是什么醫院?這不是醫院!這是監獄!是地獄!“我怎么會來到這里?我不該在這里的,不該在這里的……”江殤雪卷縮在角落里瑟瑟發抖,懷疑自己在做噩夢。她1醒來,就發現自己被關在這里,關在這個密不透風,比地獄還可怕的地方,眼前只有白色的墻壁,白色的床單,白色的燈光,還有堅不可摧的鐵門。她就像個囚犯,被人軟禁了起來。“到底產生了什么?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沒人能告訴她,沒人。她隱約只記得,自己那天晚上去找了顧子遙,跟他發生了劇烈的爭吵。那天下著小雨,她和他站在雨中。“快跟我走!跟我去見糖糖!”江殤雪拽著顧子遙的胳膊往前走,卻被顧子遙一把甩開。“我聽不懂你在說甚么。”顧子遙表情冷淡,說完這句話,就轉身想要離開,江殤雪見他這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顧子遙!你這個王八蛋!”“啪!”她伸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顧子遙的臉上。“快跟我走!跟我向糖糖道歉!如果糖糖有事,你也別想獨活!”顧子遙被打懵了,愣愣的看著她,黝黑的眼珠里有一抹深不見底的悲傷,“我不喜歡唐豆豆,從一開始就不喜歡,我的心里只有你!我是不會跟她在一起的!”江殤雪哭了,淚如泉涌,原來歸根到底,她才是傷害唐豆豆的根源。她輕輕抓住顧子遙的肩膀,帶著一絲懇求說:“顧子遙,糖糖是真心喜歡你的,你不可以這樣對她,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她……你知不知道,她割腕自殺了!”深秋的風很輕,卻很冷,吹在人的身上,透心的涼。顧子遙背過身去,渾身僵硬,只覺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他的心臟突然狠狠疼了一下。他捂住胸口,聲音帶著一絲顫抖:“什么時候的事?”怪不得,怪不得她這么久不來煩他,他還以為她徹底放下他了,決定不再喜歡他了。他不是個可以托付終身的好男孩,唐豆豆值得更好的人。“就在前不久,她說親眼看到你在酒吧跟別的女人廝混,顧子遙,我來找你就是想肯定這件事,以我對你的了解,我不相信你會是那種人,也請你如實回答。”江殤雪前所未有的平靜,只因她心中已經下了決心,如果唐豆豆說的都是事實,她會殺了顧子遙。顧子遙靜靜的佇立著,沒有回頭,他的眼睛看著遠方,卻沒有任何焦距,腦海中反復播放的都是那晚的記憶。那天,是他mm顧子薇的生日,顧子薇以此為由,請了一大幫姐妹,說要去酒吧玩個通宵,當然,這種事情他一般是不參與的,但是那天特殊,他就被強拉著去了。到了酒吧,他只喝了一杯酒,但是喝完后就發現不對勁了,渾身發熱難受,尤其是下體,無比脹痛,他的心里漸漸浮現出一個答案,但是他不敢相信,他盯著mm的眼睛問:“你給我喝的酒里放了什么東西?”周圍女孩的眼神曖昧不明,顧子薇嬌笑一聲,攬住顧子遙的脖子說:“哎呀哥,今天是我的生日嘛,酒里不下點甚么,大家又怎能玩的盡興呢?”“顧子薇!你竟然陰我!”“我哪有……哥,我也是為你好。”說著,她伸手招呼一個身材高挑,長相出眾的女孩坐到顧子遙旁邊,便起身離開。那女孩主動上前,直接坐到顧子遙的大腿上,柔軟的身體緊貼住顧子遙滾燙的身子,顧子遙渾身一顫,僅存的理智迫使他猛的推開了她。“滾開!”他的腦海中顯現的,全是唐豆豆嬌小柔軟的身體,他想她,史無前例的想她,想要她。“哥,這個藥效可不是一般的猛哦,如果你再死扛下去,身體會受不了的。”說著,顧子薇使了個眼色,另外一個妹子聽話的上前。這次這個妹子,是清純可愛型的,畫著淡妝的小臉上帶著一抹羞紅,微笑的時候,眉眼彎彎,和唐豆豆有幾分神似。她不好意思的上前,輕輕攬住顧子遙的脖子,身上有一股兒淡而好聞的奶香氣。唐豆豆……眼前女孩的臉,漸漸和唐豆豆的臉堆疊在一起,理智消失殆盡,顧子遙翻身一上,將她狠狠壓在身下。他咬住她的唇瓣,來回摩擦,嘴里反復低喃著:“小傻瓜……小傻瓜……我想你了……”這一幕,恰好被闖進來的唐豆豆看見,因而,誤會由此產生。“顧子遙!”唐豆豆淚如雨下,豆大的淚水砸在水晶地板上,也砸在顧子遙的心上,他聽到了她的哭聲,也聽到了她的呼喊,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就像一個行走在沙漠中瀕臨死亡的人,見到水源,便不顧一切的上前,瘋狂吮吸。“顧子遙!我真是看錯你了!”唐豆豆轉身飛奔離去。而顧子遙,則流下一行熱淚。對不起。后來的后來,他們失去了聯系,顧子遙打了無數個,試圖解釋,可是都沒有打通,唐豆豆換了,也轉了學,再沒出現在他的面前。見顧子遙久久的沉默不答。江殤雪雙拳緊握,牙關緊咬,眼底有殺意閃現。“你就沒什么可解釋的嗎?”“我不是個好人。”“什么?”“唐豆豆值得更好的人去愛她守護她,而我只能給她帶來傷害。”顧子遙面帶苦笑的說。江殤雪怒了,沖他咆哮:“顧子遙!你這個大忘八!”“你聽聽你說的甚么混賬話!說甚么唐豆豆值得更好的人,可她只要你啊!世界上只有一個顧子遙,她只要顧子遙啊!”顧子遙靜靜的停著,內心開始動搖。“既然你不喜歡她,既然給不了她愛與守護,那為什么還要糟蹋她?為什么還要奪走她的第一次?!”顧子遙愣住了,轉身呆呆的看著江殤雪,語氣有些激動:“你怎么會知道……”江殤雪深呼一口氣,努力克制住自己內心的火氣,就算殺了他又能怎樣?殺了他唐豆豆就能變回從前的樣子嗎?不可能的,事已至此,她必須冷靜下來,給唐豆豆一個最好的結局。“她懷孕了。”江殤雪靜靜的說。“什么?!”“我說,唐豆豆懷孕了,是你的孩子!”顧子遙再也說不出一句話,渾身的力氣一瞬間全部消散,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流下一行清淚。江殤雪見他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心里反而好受了些,聲音也不似剛剛那么兇狠,“不過好在,她現在脫離了生命危險,腹中的孩子也很健康,顧子遙,這是你唯一贖罪的機會。”顧子遙去了醫院,跟唐豆豆解釋了所有的事情,唐豆豆雖然裝作一副不認識他的癡傻模樣,但江殤雪知道,她的心里已經原諒他了,她不會再自殺了。離開前,顧子眺望著唐豆豆的睡顏笑著說:“之前我以為,我心里一直愛著的人是璃茉,卻原來只是一種年少的執念,得不到的總覺得是最好的。直到唐豆豆出現,整天像個跟屁蟲似的圍著我轉,可以為了我,做任何事情,我才漸漸明白,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喜歡。江殤雪,你雖然很像璃茉,但卻不是她,因為她是個軟弱的女孩,常常需要別人的保護,絕不會為了誰豁出一切。”“江殤雪,我很感謝你找到我,否則,我恐怕永遠都不知道唐豆豆曾為我犧牲了甚么,我差點錯過一個拿生命去愛我的女孩。”雨過天晴,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一切都會變好的。江殤雪這樣想著,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轉身離開了醫院。卻不知,噩夢才剛剛開始。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CAE走出神坛大讨论启动浙江合信签约8thManage地理勘测不兵书著作我国古代有哪些著名的兵书

亿方云CEO快盘们关闭让我们谈谈网盘的未
恒温恒湿箱用水要求
宜家开始“加速跑”,保持一年开三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