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聊斋好莱坞第269章红伶劫

2018-12-06 18:04: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聊斋好莱坞 第269章 红伶劫

弗兰西丝·法默20世纪初叶出生于美国西雅图。

她1935年到好莱坞发展,和派拉蒙电影制片公司签了7年的合作协议,很快成为电影新星。

然而,性格过于倔强,说话又直言不讳的弗兰西丝不愿充当为老板赚钱的机器,试图反抗,结果是被打入冷宫。

经历一系列的不幸后,生活的磨难使她性格大变,她野心勃勃的母亲借机把她送进了疯人院。

在监管不严的疯人院中,弗兰西丝·法默受尽了各种折磨,经常被**·女干,最后甚至被切除了脑叶白质。

虽然在那个年代,脑叶白质切除术算是正规的疗法,可对一个实际上精神根本没有问题的女人施行这种手术,还是一种犯罪。

而这个手术的具体实施者,正是马尔科姆疗养院的创始人,马尔科姆·希尔德医生。

虽然弗兰西斯·法默的被迫害,与美国早年间流行的麦卡锡主义有关,但对其进行手术的的马尔科姆医生,却是最直接的凶手。

——马尔科姆疗养院中目前的情况,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一种复仇。

夏洛特之前本来没想到弗兰西斯·法默的身上。毕竟,对方1970年已经去世了。

正常来说,人死亡的时刻,也就是鬼魂诞生的时刻。

艾丽克西斯就是这样的情况。

假设弗兰西斯·法默死后,真的化作鬼魂进行报复,那马尔科姆医生根本就活不过1971年。

然而,马尔科姆医生的死亡时间却是1982年。

这种漫长的时间差让夏洛特暂时排除了疗养院中的鬼怪是弗兰西斯·法默的可能性。

然而,私家侦探后来提供的消息,却又让他提高了警惕——

之前80年代初在马尔科姆疗养院中取景的老电影,正是讲述弗兰西斯·法默的故事的《红伶劫》。

而经过调查,夏洛特又发现,《红伶劫》上映于1982年,也就是正牌的马尔科姆医生死去的那一年。

这就很有意思了……

不过,虽然那个时候就在怀疑弗兰西斯·法默变成鬼魂进行复仇的可能性,但夏洛特终究更怀疑的,还是那位马尔科姆·希尔德医生自己。

毕竟,只有他是死在疗养院中的,而弗兰西斯·法默则不是。

在这个地下潜藏着龙的地方,外面的鬼怪不借助特殊的力量,可是根本进不来的。

直到今天上午,拥有阴阳眼的萨姆·菲尔告诉夏洛特,他在疗养院中看到了鬼魂,夏洛特才意识到另外一种可能性——

“我之前调查过这个地方,据说有人看到了不少的鬼魂。”

夏洛特对着电影屏幕上的弗兰西斯·法默——或者按他的说法,对着“龙”解释道,

“之前,我一直以为那是一种依托于龙喷吐的蜃气诞生的鬼市,但听了萨姆提供的消息,我才发现,这里的鬼魂也许都不正常。”

“……不正常!?”

一旁的老枪和艾迪森·杨都有有些欲哭无泪。

在他们看来,整个世界的时间似乎都停止了,而夏洛特还在和电影屏幕上弗兰西斯·法默的画像对话,这已经很不正常了。

而夏洛特却在说这里还有其他的鬼魂,而那些鬼魂“不正常”……

——从刚刚开始,这里哪还有什么地方是正常的啊!!?

两个刚刚“踏入新世界大门”的中年人心中在大声地吐槽,然而,面对眼前诡异的情景,他们还是很识趣地躲在夏洛特的身后,一言不发。

而夏洛特则智珠在握地开始解释他所说的“不正常”——

“那些鬼魂之所以要躲开我这样的成年人,是因为他们其实都是残魂,是“龙”意识组成的一部分。我说的没错吧?”

夏洛特看向屏幕上的弗兰西斯·法默。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你说的没错,我们其实都是一些残破的魂魄。但是,你又知道我们这些残魂是怎么来的吗?”

“我知道。”

夏洛特的声音有些沉重,

“你们来自马尔科姆·希尔德医生对病人脑叶白质的切除!”

说到这里,见弗兰西斯·法默没有反对,他便继续解释道,

“地下的龙脉中要想诞生龙,都需要吸收大量的魂魄碎片才行。而一般来说,人死后无论是化作鬼魂,还是产生魂魄碎片,都不容易。”

“所以,龙脉中要孕育出龙,都需要很长的时间积累。而偏偏美国这块地方,历史并不长,本土更是很少爆发战争。”

“这种情况下,龙会诞生,其实是有些奇怪的——因为太快了!”

“然而,如果这些魂魄碎片或者说残魂不是自然生成的,而是人为制造的呢?”

夏洛特耸了耸肩,脸上的表情有些玩味,

“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脑叶白质切除术会造成痴呆,固然有医学上的因素,可是不是也是因为魂魄因此产生了分离呢?就像离魂症一样?”

说着,他用手一指电影屏幕上的弗兰西斯·法默,

“所以,你的最初始的源头,其实并不是于1970年死去的弗兰西斯·法默,而是早年间被马尔科姆·希尔德医生切除脑叶白质的弗兰西斯·法默!”

“或者说,因为那次手术,弗兰西斯·法默的灵魂产生了少许的分离。”

“这种分离比较微弱,还达不到让她无法保持意识清醒的程度,却也让她几乎像变了个人。”

“而你,就是被分离出来的那少部分魂魄!”

面对夏洛特非常明确的指认,弗兰西斯·法默也耸了耸肩,倒是没有什么敌意,

“你说的可能是对的,虽然我自己其实也不太清楚——但是,你之前不是还说我是龙吗?”

“这二者并不冲突啊!”

夏洛特自信地一笑,

“你既是弗兰西斯·法默的残魂,同时这里过去众多因为切割了脑叶白质而诞生的残魂的聚合体,更是龙的意识。”

“三位一体吗?”

弗兰西斯·法默在电影屏幕上伸平双臂,做了个耶稣的姿势,

“那你要不要像我祈祷呢?就像向上帝祈祷一样?”

夏洛特却摇了摇头,

“上帝死了,弗兰西斯!”

“你说什么?”

弗兰西斯·法默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