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濒危修仙门派考察报告 第八章 交换

2018-11-09 18:16: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濒危修仙门派考察报告 第八章 交换

任何一个土生土长的青州城人此时若还有一口气,怕是都绝不会认为这个除了白茫茫一片冰雪外一无所有的荒凉世界会是他们喜爱的繁华城市,他们熟悉的大街小巷在哪里?那些豪门大户建造的高屋广厦在哪里?这个连一只飞鸟、一只蚂蚁都看不到的了无生机的地方,真的是那个在其他国家都被称赞为盛景的水城吗?诚然,有些装饰在最高的宝塔尖端的铃铛还露在雪地之外,在风中悲鸣着,可那是很容易被误认为风声,或者被更暴烈的风声所掩盖的——当青州城还是原来的那个青州城时,像这样强劲的、带有毁灭性的风是从未在居民们的记忆中存在过的,他们熟悉的是沿着八水送来的清凉的替他们解暑的微风,青州城居民们热爱在黄昏时坐在沿河的柳树下享受本州甚至其他州丰富的物产,因为青州城的富裕,甚至普通居民也能偶尔享受到云州的火腿和横州的甜瓜,而今这一切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这可怕的寒风!

年幼的夷人女祭司在寒风中吐出了一团白气或什么也没吐出,暴烈的风带走了她身边的一切,唯独不能吹动她分毫,就像她的身体没有为风所动一样,她的意志也没有被这青州城的突变所蒙蔽,她能透过数丈的冰雪感受到下面潜伏的死人大军(他们在那一天还没来得及出动就被冻住直到今日)也能透过依然还在运作却没有起到其主人期望作用的防护壁感受到常家的尸横遍地,她甚至能感受到常家的众人在临死那一刻的恐惧、愤怒、悔恨和茫然,他们的情绪被封冻得非常好,连她都对一旦解冻以后会有什么变化而感到好奇了起来。

不过最大的存在依然是奇云峰,现在它的外形也是与过去完全不同了,被风送来的冰雪将它的下半部分都淹没了,如今它看起来就像一座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雪丘,除了规模够大以外,和其他地方的雪丘看起来俨然毫无分别。

夷人女祭司踏着依然在不停飘落的雪,一步步地向它走近。

当她走到足够近的时候,她就对她所追踪的那个人离开这里感到理所当然了,她已经能够辨识出被雪掩盖的这座巨型建筑里究竟封冻了一些什么,那些被冻住的拜死教僧侣相比之下甚至不是最恐怖的东西。

不,她知道,那些僧侣并没有死,如同他们并没有活,他们的意志依然在这里,在那些被他们附身的腐尸身上,他们在潜入青州前都在他们的神面前发了誓,不灭亡青州,不为他们的神取得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就不会离开这里。这是非常厉害的誓言,不信奉拜死教的人很难理解这誓言的严苛程度,即使是夷人女祭司,也只能大概地明白,在起了这誓之后,这些僧侣在完成他们的战争誓言之前,不管他们附身的东西怎么毁灭,不管他们本人愿意不愿意继续,他们都只会一次次地重新“转生”到青州城的任意一具尸体上——是的,任意一具。也就是说,他们会不会两眼一黑之后附体到一只死老鼠身上,或者更糟糕,附体到一段朽木上,那大概只有他们的神本人在大发慈悲的情况下,才能略微干涉了。

可以想见的是,每一个拜死教僧侣在这种无尽的折磨下都会疯狂地设法完成他们主人的意志,在需要的时候,老鼠会自动跳进油锅,朽木会自己倒下来堵塞道路,只要能够为他们的神服务,他们没有什么是不敢干的,没有什么是干不出来的,他们不怕死,因为相比起违背誓言带来的恐怖而言,永恒的死亡是多么温馨啊!

在这种情况下,守护青州城的仙家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可以杀死这些僧侣一千次,一万次,但是他们有他们的神支援,永远能一万零一次重生在青州城中,青州城的仙家却承担不起这样的损耗。诚然,青州城内有好几位长生的真仙,然而,他们既不团结,还有人暗中和拜死教勾结,庸俗得与凡人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如今的结局竟然已经是最优解!

所有的拜死教僧侣既然是被封冻在此的,处在一种不死不活的状态中,他们的战争誓言便不能加护他们逃脱这场灾难。他们的誓言是那样地强力,真仙即使将他们烧化成灰,他们也会立即转生到附近的任何一具尸体上——真仙们就算能把青州城里的每一个死人每一个死老鼠都火化掉,还能把地底下的每一只死蚂蚁都寻出来烧掉吗?可现在他们附体的腐尸并没有遭遇到任何损伤,只是被冻住不能行动罢了,就算他们的神批准他们转生,整个青州也处于每一只地下的死蚂蚁都冻得和砖头一样硬的程度了。

若是他们及时地放出消息,从其他地方找来帮手,短时间内也救不了他们,因为贸然升上温度的结果会触发奇云峰下镇压的东西,那一直被全青州的仙家之力镇压的东西一旦被胡乱触动,战争誓言也救不了他们了。狡猾的肖千秋留给了他们一个希望,什么也不做的话,只要过一百年——对于拜死教僧侣而言是个非常短暂的时间——积累的寒气就会自然散尽,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轻松完成他们的誓言,取得他们想要的东西——只要一百年,只要……他们在这段时间,这段肖如诗最脆弱的时间里没有那个能力去追杀他。

换句话说,肖千秋牺牲在死人大军下幸存的少数青州居民和几乎全部肖家人的代价就是换取了肖如诗的存活机会,至于他负责镇守的东西会不会落到拜死教手里——他将此交给天知道存在不存在的其他人负责了。

年幼的夷人女祭司对此既没有同情也没有谴责,她的头脑快速地运转着,从小到大的各种记忆,夹杂着许多她早已忘却的噩梦在她脑海中不断地闪现,她能感觉到,其中一些记忆并不是她的,而是……她看到她第一次参加祭司们的聚会,向八只手的古鲁大神献上祭品,转眼,又是她在进攻山外人的时候,与大祭司一起向古鲁大神,不,那不是古鲁大神,她正要呼出这句,那八只手就拖着她,一直拖到绿色的深渊里,她感到有锋利的尖刺插入她的后颈……

她发出了一个字的无声尖叫,忽然发现古鲁大神和绿色深渊都消失了,她身处在从未见过的冰天雪地之中,冰凉的雪花不停地飘到她赤露的手和腿上。

随即,她的惊骇被一个坚强的意志压制了,那个意志对她说:“离开这里,快。”

她转了个身,朝城外走去。

在她身后,奇云峰上,响起了一阵不祥的悉悉索索声,但是没过多久,这微弱的声音就再次被狂暴的寒风的风声所掩盖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