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仙念第一百六十八回独桥与罡风

2018-11-08 17:24: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念 第一百六十八回 独桥与罡风

不一会功夫,一身青袍的袁虎带着天玄宗弟子,来到一处模模糊糊的旋涡附近,众人停下身来,观察起了此道旋涡。

石生双目一眯,旋涡面积不大,丈许左右,里面是一条光线昏暗的通道,隐约间能看见蜿蜒的阶梯,只是通道内雾气流动,看得并不太清晰!

“这似乎是通向二楼的阶梯!”于飞双目一亮。

霍伟思量片刻,左右张望了一番,点头道:“因该是二楼的阶梯了,幸好附近还没有其他人,我们应该是第一波发现入口的!”

一名长脸青年微笑道:“哈哈,太好了,还以为闯到二楼有多难,虽然四周迷障重重,但多亏袁虎师兄带队了路,让我们这么容易就找到了二楼入口!”

袁虎单手摸着下巴,眼中精芒闪烁:“在这里遇见阶梯,倒是有可能是二楼的入口,只不过这般容易闯到二楼,似乎不太可能,若是所料不错,这阶梯之上恐怕还有什么阻拦。”

“什么?那我们怎么办?”长脸青年疑惑道。

“既然有可能是入口,那当然是闯过去了?遇上什么困难解决便是,若真的不是入口,大不了返回来,总不能怕危险连入口都不敢进!”于飞不愧为新弟子中的顶尖存在,言语间也带着一股自信和果断!

“不错,于师弟言之有理,趁着还没有人赶来,我们速速进去,以免被其他人发现!”袁虎略作沉吟,便是率先冲入了旋涡。

于飞作为新弟子中的佼佼者,更是没有多言,身形一闪的冲进旋涡,其余人陆陆续续的飞了进去,最后只剩下了霍伟与石生,两人对视一眼,皆是眉头一皱的飞了进去。

“咦?入口不见了?”

“不好,我们出不去了!”

“难道是陷阱!”

石生没有理会四周惊疑不定的声音,而是四周打量起来,发现身后的入口旋涡却是消失不见,眼前白蒙蒙一片,那条蜿蜒的石阶就在眼前,众人根本没了退路。

“大家不要慌,既来之则安之,如今没有退路,只有一起前行了!”袁虎一声大喝,率先向着石阶上方走去,众人则是点了点头,随后跟上了袁虎的身影。

虽然这阶梯不长,但众人却是走的小心翼翼,生怕触动四周什么陷阱,不过走了接近一盏茶的功夫,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石生也有些疑惑起来,暗自猜测上二楼如此轻松?正思量间,发现前方身影全都停了下来,且发出一阵阵惊叹声!

石生几步之下来到众人身前,透过白蒙蒙雾气一看,也不由得惊讶起来!

石阶前方是一道万丈深渊,深不见底,下方漆黑一片,似乎隐藏着凶禽猛兽,散发出浓浓的危险气息,对面百余丈远的地方有一道平台,上面座落着一道门户!

不过石生发现,在脚下台阶与对面平台悬空的地方,有一条尺许宽的独木桥,吊架在深渊上空,想要去到对面,除了御剑飞行,那就要走过这条独木桥!

但石生有些惊讶,发现其余人除了盯着对面的的门户,却没有盯着石生眼前的独木桥,而是盯着各自的脚下,也不知在看什么!

长脸青年忽然开口打破沉默,不过话一开口,众人不禁脸上一惊!

“袁虎师兄,之前我试验过,这里有禁空禁制无法御剑飞行,但眼前只有我脚下一座独木桥,我们只能一个个的走过去了,不然这独木桥似乎无法承受太多人!”长脸青年盯着自己脚下。

“什么?你脚下?”于飞当即听出了不对劲,其余人也不禁疑惑不已,因为他们只看见了自己脚下的独木桥,哪里见到别人脚下有独木桥?

“奇怪,我只能看见自己脚下一条独木桥!”袁虎眉头一皱:“难道是,我们每人都能看到一条不同的独木桥?看到自己脚下的而看不见别人的?”

霍伟看了看自己脚下,点头道:“我也只能看见自己脚下的独木桥!”

“奇怪,我怎么看不见你们脚下有?我只能看见自己脚下的独木桥”长脸青年露出惊讶之色,石生则是盯着黑乎乎深渊内,隐约间感觉到阴煞之气流动,似乎有些危机感,但并不知道有什么危险!

嗡鸣声一起!

忽然间,附近空间刮起一阵劲风,两旁白色雾气被吹散不少,众人惊讶的发现,无涯谷,欧阳家族,天山派等各大宗族的弟子,都出现在了天玄宗两旁。

不过每个宗族的石阶各自不同,中间隔出丈许远的深渊,互不相连,天玄宗弟子虽然能看见无涯谷的弟子,但却是无法过去。

当然,无涯谷的人也无法来到天玄宗脚下的石阶!

“哈哈,没想到你们也赶来了!”袁虎看了看远处无涯谷方向!

无涯谷方向,一名红脸中年微笑道:“看来我们的入口各不相同,但每个门派似乎一样,只不过如今的独木桥要自己走自己的,若是所料不错,这才是通往第二楼的考验!”

欧阳毅看了看众人,拱手一笑:“各位,这独木桥下似乎有阴煞罡风,在下几年前遇见过一次,据说此风极其阴邪,寒冰彻骨,只有念界稳固,念枝粗壮之人,才能轻松度过!”

袁虎眉头一皱:“哦?欧阳道友的意思是,这第一轮考验的并非是战力,而是潜力?据说念界越稳,念枝越是茂盛,将来才可能有更高的成就!”

红脸中年点了点头:“那便是了,先前我也感觉到了阴煞罡风的气息,还是欧阳道友见识渊博,看来我们只能各自走自己的独木桥,来度过桥下的阴煞罡风了!”

“不知道失败会是如何?难道掉下独木桥,就要死在这里?”人群中传出一道声音。

四周不时飞来几道身影,出现在人群边缘,刚一出现也是惊疑不定,看了看对面的门户,又看了看自己脚下的独木桥,显然刚来还没弄清楚状况,应该是一些小宗族或者散修。

“掉进下方深渊是死是活就不清楚了,袁某并没有接到长老讲解什么!”袁虎沉吟道。

“哈哈,既然这般多人都聚在这里,前方门户定然是通往无量宫第二层,是死是活,也只能闯一闯才能知道的!”欧阳毅意气风发的说道。

“不错,既然如此,在下先行一步!”无涯谷红脸中年脸色一正,随即一脚踏出。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红脸中年身形刚一离开台阶,仿佛走在深渊上的虚空中一般,脚下空空荡荡,仿佛虚阳境能够飞遁一般。

不过众人也是清楚,红脸中年看似身悬半空,实则是走在只有自己能看得见的独木桥上!

“我们也马上出发,长老们虽然不记得无量宫内有什么考验,但却说过一点,那就是越是先冲到上一层,好处将会越大,我们天玄宗万万不能被别人先占领先机!”

袁虎说完话,天玄宗一方十人身形一动,纷纷脚踏只有自己看得见的独木桥,向着对面慢慢走去!

石生走在桥上,忽然感觉四周一道道呼啸之声传来,奇怪的是,身体一点也感觉不到,仿佛自己的身体是虚幻的,那罡风竟然直接吹到了念界之内!

嗡的一声!

石生当即觉得念界微微一震,一阵罡风席卷而出,巨树般粗壮的念枝,树叶开始晃动,树梢细软的树枝微微摇晃,但念枝整体并无大碍!

啊!

一声惨叫传出!

众人举目望去,远处一个小宗族一名子弟,在独木桥上身子微微一晃,双手抱住头颅,脸色一白的嘶吼一声,最后身子一个踉跄,向着下方深渊摔了下去!

“这!”石生眉头一皱,眼看着深不见底的深渊,恐怕一旦掉下去,定然是没有了存活的希望!

石生不禁停下脚步,看了看其余人,发现袁虎,红脸中年,欧阳毅,都是一脸从容地走在自己的独木桥上,似乎之前那一阵罡风袭来,对于他们的念枝念界,皆是没有影响!

“看来他们的念枝也很粗壮,念界应该也比较沉稳,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念枝有多大!”石生忽然发现,就连霍伟都是一脸从容!

师兄救命!

一生惊惧的喊声传来,逍遥峰一名弟子一个踉跄,便是掉入了下方万丈深渊,这似乎是一个导火索,陆陆续续几道身影,向着下方掉落而去。

“难道他们的念枝很微弱?念界也不稳固?”石生有些疑惑,但此刻来不及多想,眼见着众人身影走在前面,石生不禁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这时候,有十余道身影走在最前方,皆是各个门派的佼佼者,袁虎就是其中一个,天玄宗众人跟在后面,不过新弟子只有于飞勉强能接近一些。

老弟子当中,也只有两三人和于飞并肩,其余人皆是落在后面,石生便是其中一个,只不过,石生走在自己脚下的独木桥上,脸上的表情更加从容一些!

嗡鸣声一起!

一阵令人窒息的气息压迫而来,众人不禁脸色大变,只见半空中黑云压顶,猛烈地罡风在所有人眼前呼啸而过。

石生双目一凝,念界内黑芒闪烁,巨树般的念枝被罡风吹得摇晃不已,树叶摩擦的沙沙作响,石生不禁一个踉跄,只见四周许多人身子一歪,如同下雨一般向着深渊下方坠落而去!

……

终于赶出一章,情人节啊,估计大家这个点儿没睡正忙呢,还有人看书咩,坏坏苦逼的熬夜码字不会单机了吧,明早迟更下,今天买东西忙了一天,有些累晚上早点睡了,早晨要去拉柴火!!!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