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五十七章你们总想搞个大新

2018-11-08 17:14: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五十七章你们总想搞个大把我批判一番

“作先知的感觉真是痛苦啊。”

群仙城仙五区一处精致的庭院中,王舞仰躺在一处假山上,意兴阑珊地放下酒葫芦,仰头看向蔚蓝苍穹之中,两个在皑皑白云间激斗的身影。

万仙盟与上古地仙,元婴组、毒术战、单人战第三场,正在进行当中。

这也是自王舞与千幻童子一战结束,群仙大比全面开展后,近一个月来关注度最高的一场战斗,单单是胜负价值积分就超过五十分,胜过那些文比项目四五项相加。而且万仙盟一方出手的还是老牌的元婴高手,赛前舆论大加渲染,仿佛万仙盟对这一战已是势在必得。

“可惜我都快被他的死兆星闪瞎眼了啊,可怜我大万仙盟的一员悍将……”王舞一脸悲怆,咕咚咚饮下半葫芦酒,“事发前我就预言过那家伙此行必死无疑,结果他的支持者还跟我面红耳赤。难怪说领先世人半步是天才,一步就是疯子。”

“少扯淡了,你能领先世人一步的只有下限值而已。明眼人都知道他是送死去的,赛前的舆论宣传纯粹是少数文人哗众取宠。意淫终归只是意淫啊,如果唱唱高调就能战无不胜的话,我就不必去西夷大陆辛辛苦苦一番耕耘咯别看现在台上人跳的欢,真论唱高调的本事,他们不如我。”

假山下面,王陆手捧着一叠文件资料,冷笑着继续说道。

“早跟他们提醒过大比之初,地仙会全力出手压制士气。所谓顺风装逼逆风装死,前期正要我们避其锋芒,就连五绝的好手都在装死不出手。偏偏一些小门小派的杂碎们跳出来吵闹,个个都眼高于顶心比天高。劝阻都劝阻不住如今台上这个赤血毒尊,也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跳出来的,就被渲染成什么著名高手,著你啊”

王舞轻声说道:“赤血毒尊在七十多年前还是挺有名的,出身上品大派,因心性歹毒屡犯禁忌被驱逐山门,但又有奇遇,实力比同门弟子反而更强……”

“我管他当年有没有名,现在还不一样被人在台上地神智都不清醒。啧啧,赤血毒不是号称血毒弥漫,赤地千里么?怎么现在都被人箍在体内喷不出去了?赤血毒反噬的滋味应该不错吧,我看他都爽的翻白眼了哟,爆体而亡了,好炫的烟火”

王舞仰躺着笑道:“哈哈,怎么感觉你满腹怨念的样子?他得罪你了?”

王陆说道:“算不上得罪,当初我好心亲自出面,劝他别被傻逼忽悠,在这种时候做出头鸟。结果人家当时就翻脸开喷啊,说什么黄口小儿云云……嘿嘿,群仙城里,敢对我这么无礼的人也不多见了。”

王舞感兴趣道:“竟还有这一出?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哼哼,赤血毒尊隐世不出几十年,此番群仙大比在九州大陆广为宣传后,才出山参战作为候选人之一。要说他自身智商不足,那肯定是有,但背后肯定不乏小人怂恿,想要吃人血馒头这一战明眼人都看得出,地仙那边的枯魂仙人实力绝强而且心狠手辣,若无必胜把握最好是直接弃权,非要出战基本就是死路一条。赤血毒尊怎么就有胆子出场呢?而且就连我出面都劝阻不住?”

王舞笑道:“自然是有人欺负那老东西隐世太久头脑不良光,指责你我二人乃至整个万仙盟高层只顾自家利益,打压民间高人。然后将他的实力吹嘘一番,让他忘乎所以,只以为可以一战成名,殊不知人家不要他成名,要的是他身死当场”

王陆点点头:“就是这么回事了,他一死,与先前的宣传反差太大,很容易引起群情激奋,届时只要引导一下众人情绪,就可以把火烧到我们这些筹备组织者身上。例如筹备不利,提供的药品品相不佳,或者于脆指责指责我们三心二意,与地仙们相互勾结导致他们这些能人志士们饮恨赛场。”

“这一套你好像很熟悉嘛”

“借题发挥的套路而已,我见得多了。以前我还见识过‘万仙盟,请放慢你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你的良知,与那相比,这只是儿戏罢了。”王陆淡淡说道。“何况这两天接到的类似投诉信还少么?”

“哈哈,你是怎么处理的?”

“投诉信我都直接转给小海处理了,也不知他联系好了废纸处理机构没。”王陆撇了撇嘴,尽显官僚风范。

“对于那些煽风点火的人,你打算怎么办?公开辟谣么?”

王陆说道:“那是下策,对付一群蝇营狗苟之辈何需浪费口舌?直接碾压掉就是了,找人把他们全都抓走,然后把罪证随便搜罗公布一下,反正也不会给他们还嘴的机会,我们说什么,公众也只能信什么。”

“嗯,做得漂亮,顺带记得抄家的时候给我留一份。不过恐怕煽风点火的人里不只是杂碎,也藏着大鱼呢。”

“我知道,万仙盟高层也不是铁板一块,想要借机上位的上品大派多得很。所以当时被赤血毒尊挑衅的时候,才没当场打掉他的门牙。对于这些大派领袖,堂堂正正的碾压策略很难应用,因为之前我与河图真君沟通时,试探了三两次口风,他都沉默不语,可见并不赞成。”

王舞坐起身来,沉吟道:“河图那老家伙是怕自己身为万仙盟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一言一行关系重大,不便轻易表态吧?”

“是的,他有他的考虑,所以这件事我就不勉强他了。这段时间,他给我的支持已经足够多了,我若是自己不能做点什么,岂不是对不起他的期待了?如今堂堂正正的碾压不可行,那就……改成悄悄的碾压吧。”

与此同时,在仙七区的一座大殿之内,一位书生模样的修士俯首案前,奋笔疾书。

“悼赤血毒尊毒尊天赋异禀,自幼得上品大派调教,法术娴熟根基稳固虽性情孤僻、一时轻狂而被门派废去根基,终生无望化神,但游历经奇遇,得上古传承,一身毒术惊天动地,化神真人也难言必胜,同境界内更是几无敌手。然而今日与地仙一战却一败涂地,一身毒攻之威风,十成发挥不出一成,令人不免惊诧而目睹毒尊死状,更让人不得不问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本是胜券在握的毒尊,却在万仙盟一番精心备战之后,凄惨死于场上?为什么近月来,武斗场上,散修邪修死伤无数,却少有听说名门正派弟子殒命?为什么毒尊殒命,群仙大比形势一片糜烂,万仙盟高层却仍我行我素,不思悔改?”

一篇言辞激扬的文章,片刻间就被他挥笔写就。书生一气呵成,哈哈一笑:“墨香,将这篇文章送去,我要明日一早,就在群仙城各处见到它”

身旁名为墨香的侍女轻笑着应了声是,伸手将墨迹初于的文章拿了过来,妙目流转,赞叹道:“主子的文章真是越来越妙了,这篇文章一出,万仙盟只怕要人人喊打了。”

书生闻言大笑:“这却和我文章无关纯粹是他们咎由自取这群仙大比自筹备以来,事事都是他们专断独行,而且姿态蛮横,自私自利――只见他们几个超品门派得了这样那样的好处,我天书楼却分润到了几分?那些灵丹妙药倒也罢了,既然说要众志成城,为何我天书楼向万法仙门申请知识共享,他们却推三阻四?今日我这文章,也只是为了千千万万个深受其苦的人发声罢了好了,时间紧迫,墨香你速速将文章送去,不得耽误。”

女子轻笑点头,转身离去。只是背过身时,笑容却有些僵硬。

主子说得大义凛然,可是……身为他的身边人,实情如何,自己还不知道吗?那篇文章的确是妙,妙就妙在关键处闪烁其词,投怀概念,煽动人心

例如说被门派废去根基、终生无望化神,听起来似乎毒尊前途远大,本应化神有望,其实以他灵根资质,元婴巅峰就是上限了。其次说什么奇遇得上古传承……上古不假,可惜却是两万年前小门小派的传承,质量未必比今人强出几分。化神难言必胜――化神下品的确如此。同境界内近乎无敌――元婴巅峰,在元婴大境界下自然几乎无敌。至于后面那段更是字字诛心为什么经过万仙盟的战备后惨死当场?为何名门正派少有人死?因为他们早就提醒散修们不要去送死,是你们在怂恿他们出场啊

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天书楼的利益……若是这篇堪称檄文的悼文发出去,万仙盟那边的高压姿态难免要松动一下,甚至为了平息众怒,不得不做出交代。而那个时候,准备已久的天书楼就大有可为了。

不过,大敌当前时,还要内部争斗不休,这样……真的好吗?

带着这样的疑惑,墨香从大殿中走了出去,只是刚到门口,却见到门外已经站了一个人。

一个金发碧眼,明艳无俦的少女。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